第八百二十四章 下次亲手砍了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二十四章 下次亲手砍了你

    黄勇心不甘情不愿的回道:“刘总,今天这个事吧,不能全怪少爷,我个人觉得男h女爱这种事很正常,何况少爷和杨雪过往还处过一段时间,至于说王强和杨雪是不是现任男女朋友关系,说实话这都是咱们的臆测,谁都不知道。而且刚才在在屋里咱们也都可以看出来,杨雪在帮着少爷圆谎话,说明她本人并不反对少爷的提出的交h要求,否则她大可以向着王强,让别墅的人把少爷给砍了,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刘云鹏感激的望着黄勇,对方短短的几句话,就把他今日所做的苟且之事给堂而皇之的漂白了。

    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的是黄勇并没有记恨自己过往对他的不敬和出言不逊,要知道此刻刘福贵向他征询处罚自己的方案,对方若是想要报复自己,这可是绝佳的机会。

    不过对方却没有这么做,反而在帮着自己脱罪。这让刘云鹏感激涕零的同时,也自责过往对对方还抱有那么大的城建,实在是万分不该。

    “够了黄勇,我是要你给我说如何处罚这个逆子的,不是要听你在这给他找机会开脱的。”刘福贵一把将刘云鹏推飞了出去,锐利的目光直指黄勇。

    “那个……”黄勇本以为自己这番托辞一出,刘福贵便会借机终结此事,谁曾想后者竟然这么执着,看来想靠和稀泥过关是不太可能了。

    黄勇只得硬着头皮道:“刘总,我看这样吧,考虑到这次事情主要还是那个王强贸然挑起的。所以用家法惩戒少爷有些过重了,再者说少爷是刘总你的独子。他肩负着接受集团未来的重任,这次就给他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说重点。具体怎么办?”

    “关少爷的紧闭,这段时间不准外出,老实反省错误,认真写一封悔过书,若是再犯此类错误,就按家法处置,刘总,你看这样可行?”

    黄勇的处罚决定,听的姚如意难以置信。他扭头瞟了眼对面而立的手下,人家的脸上却是平静异常,似乎对这个结果早有意料似的。

    对此姚如意心下慨叹,人和人不能比啊,他们平常稍微犯点小事,轻则被谩骂毒打,重则可能就是挑颈断腿了。

    唉,也罢,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

    “嗯。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刘福贵默然的点了点头,黄勇识相的配合让他还算满意。

    说实话。他今天这么做,也是想利用这个机会试试对方的忠心,如果黄勇头脑发肉。不上道的赞同他砍手的提议,亦或是给出其他较为严厉惩罚刘云鹏的措施来。那他便准备在日后尽快干掉黄勇。

    毕竟是人都知道刘云鹏对他的意义,何况还是在他身边。跟了那么多年的人。

    所以只要他有动刘家人的念头,在刘福贵看来就是属于有二心的举动,这样的人不处置后快,难道还等着日后等他来砍自己的脑袋嘛!赫雷不就是最好的警示嘛!

    ”云鹏,我告诉你,看在你黄哥的面子上,我今天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但是你给我记好了,别以为你是我儿子,我就会一而再再二三的纵容你,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你若是再敢把我这帮弟兄拖入险境,我定亲手砍了你。”

    刘福贵话说的虽狠,但在黄勇听来不过是个笑话,他宁愿去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可能把前者的这番戏谑之言当真。

    ”爸,我……我绝对不敢了,黄哥可以作证,要是我再有下次,你们就家法处置我!”刘云鹏现在哪里管的了其他,不论如何先把眼前的这关过掉再说,至于是否会有下次,天知道呢……

    刘福贵不耐烦的摆摆手:”希望你最好做到,不然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念咱们的父子情分。好了,今年你能逃过重罚,亏得你黄哥帮你求情,还不谢谢人家吗!”

    ”唉!刘总,这……”

    ”黄哥,谢谢!”黄勇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刘云鹏就跪着地的行到了他的身前:”你放心,我日后一定不会辜负你今天的求情。以后还请黄哥多多监督提点我。”

    黄勇被眼前的这出戏码给弄的一脸苦笑,他心下暗道,你个混球最好尽快再给老子弄点事出来,看下次你老爹怎么处理。md你小子一天搁在我们身边,我们身边就一天埋个定时炸弹。老子可不想被你这枚定时炸弹害死。操!

    心中这么想,但黄勇脸上却是郑重无比,他赶忙伸出双手将刘云鹏搀起,语重心长的道:”少爷这是哪的话,守卫少爷,是我的职责所在,谈不上监督提点,总之未来少爷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黄勇定当尽我所知相告。至于说少爷有哪里做的不好,我也一定直言不讳的指出来。而如果我黄勇有什么办事不周的地方,也请少爷明说。”

    ”恩,行了,那这事就这样吧。黄勇你们都回屋吧,时候也不早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刘福贵缓缓站起身子,刚才佯装恼怒发火,让他消耗了不少精力,此刻事闭,顿觉周身倦怠不以。

    黄勇一听刘福贵要他们回屋,赶紧建议道:”刘总,你和少爷休息吧,今晚我们在这守着,以防万一!”

    ”没那个必要!”刘福贵无力的摇摇头:”对方若是真要来找茶,咱们就算提防,也无济于事。别忘了你们的枪可都交在他们的手上。所以与其做这些无用功,还不如早早休息吧。”

    黄勇低头沉思,想想也是,这样徒劳的守卫耗费精力不说,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不过他话已出口,再收回去便显得他们懒散不称职,所以他继续提议道:”那这样吧,刘总,我让小姚留下来守夜,这段时间我们3人轮班,如此要是有什么紧急情况发生,咱们好歹有个应对,刘总,你看如何?”

    ”恩,那成吧!就幸苦小姚了!”

    ”好的,刘总,我这就去安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