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分道扬镳(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二十七章 分道扬镳(三)

    该说服的都说服了,该通知的也都通知了,对老徐他们来说,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出发了。

    但是这次怎么说都是举团迁移,不同于以往,车上还有女人和孩子,所以务必要将路途中可能遇到的险情提前考虑到,并尽可能的将其规避。

    由于春修和赫雷两伙人占据了东面的工厂,所以别墅方面首先需要解决的便是行进路线的问题。

    如何能够最大限度避免与上述两伙人相遇是此次行动的关键所在。

    经过细致缜密的讨论,老徐他们规划出了一条相对曲折,但是安全系数相对较高的线路。

    他们有信心在这条线路上可以避开春修等人的袭击,但是带来的负面影响便是耗费的时间和油料比之老赵3人上次出行还要久上一点。

    既然路上的行程拉长了,那对车辆的性能无疑是个考验,尤其是那辆一直停于别墅后方的公交车。

    当初摆放它在那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预防诸如别墅遭到丧尸袭击,众人被困楼内,无法从正门突围时救命用的。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个考量,公交车始终都保持着停放状态,除了王忠瑜隔三差五会去楼下启动预热下它外,根本就没其他人再曾碰触过,就更别提挪动车辆了。

    长此以往势必会导致车辆元件的老化与磨损。所以王忠瑜和罗保春接到的任务就是以最快速度检查并确保公交车在行驶过程中不出现抛锚,熄火等非祸端的故障。

    王忠瑜,罗保春也明白这辆公交车对于此次迁移的重要性,对此老徐还特别和他交待过:芳芳,尉泱,还有贺静3位女性都将乘坐此车。

    不仅如此。此车还承担着几乎团队大半人员及辎重的运输重任,所以此车若出现闪失,那对老徐乃至整个个幸存者团队都无疑是灭顶之灾。

    除却这辆公交车,幸存者团队手上还有两辆货车,一辆押运车。

    特别是王忠瑜他们带回的货柜车,它的车灯。保险杆几乎全部损毁,车身也被丧尸抓挠的面目全非,所以他也在修理名单中。

    按理说,这车修复已无太大意义,但王忠瑜作为爱车之人,它对这辆将他与温泉鑫,罗保春顺利从尸堆救出的好运车子还是抱有相当感情的。

    所以这才有了王忠瑜决议修复此车的决定。

    当然这其中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令王忠瑜,温泉行没有想到的是。他俩无意中救回的这个罗保春,竟然在修理车辆方面有着不俗的技艺。

    至少比之王忠瑜这个“二把刀”,那要强上不止一点半点。

    后来经过聊天才得知,这主要得益于后者多年从事货物运输工作,走南闯北的他一辈子都在和车子打交道。

    加之国家税收繁重,跑一趟车的利润本就不多,罗保春为了能够节约开支,一般性的车辆修理工作。几乎都是他自己完成的。

    为此,他还专门保修了修理专业。所以这才让王忠瑜这个专业车手刮目相看。

    有了罗保春这个强有力的帮手加入,车辆的维护工作效率立刻得到了大幅度提升。

    得知此消息后的老徐无疑是相当高兴的。一方面这意味着离开别墅的日程又可以大大向前推进。另一方面也就等同于他们外出行动又多了一层保障。

    毕竟在末世里,无论是搜集物资也好,运送人员也罢,没有车辆的支持那将是寸步难行。

    而现在虽说遍地都可以找到无主废弃的车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车辆终究会因长时间无人打理而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而如何能排除这些故障让其正常为幸存者的生存服务工作,就需要诸如王忠瑜和罗保春这样的专业人士才能应付的了。

    这次的行动,老徐他们将会动用4辆车来承载运送人员,为了能够做到行动的万无一失。他,唐小权还有老林三人特地的对三车的人员分配问题进行了仔细的研究规划。

    最终决定由老徐,唐小权外加一名战士作为头车,在前探路,如若发现任何异常及时通知由老赵所带领中车,免得让大部队遭殃。

    而对承担着承载大部队的中车来说,他的防护工作尤为重要,所以老徐他们将弓箭队的几名成员全部安置在了此车上。

    不仅如此,雷瞳还被分配了一只五四式手q,以备可能遇上的歹人袭击等突发时间。

    至于后两辆则由老林,老赵他们担任断后,机动任务,说白了就是这次分配的原则就是尽一切力量保证中车的安全。

    所以就连驾驶员都安排让罗保春这个常年驾驶货车的老司机来负责。

    眼见着别墅方面每天忙里忙外的筹备着离开前的各项准备,刘福贵的心理愈发的阴郁。

    原本他来此的目的就是想借助别墅这个落脚点为自己保驾护航,可自己费劲心力好不容易才获取的被接纳机会,却被他那不争气的宝贝儿子,因为管不住下面的老二给彻底的破坏了。

    一想到这,他就窝火的想动手教训刘云鹏,可每每燃起这念想的时候,却总被儿子埋头看书的刻苦劲给浇灭了。

    时下刘福贵的境遇的确不容乐观,明面上别墅方面说是把此地留给他,似乎显的很仗义。

    可刘福贵不傻,如果这个事情搁在以往他一定乐得接受,可眼下时局不同了,不管是赫雷还是春修一旦发起袭击,那首要的攻击对象就是这栋别墅。

    而且受前两次失败袭击的教训,他们肯定会研究和酝酿更加猛烈的进攻计划。所以此时别墅的撒手撤离,不亚于在背后捅他一刀。

    现在他面临着艰难的抉择,离开就意味着颠沛流离生活的开始,而留下就不得不随时提心吊胆的防御春赫联军的不知何时会发起的袭击。

    头疼啊!刘福贵站在窗前,心烦意乱的燃起了一只香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一旦别墅的人准备完毕,他也就必须做出决断。

    是走,是留,他该如何选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