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新的篇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二十八章 新的篇章

    复古的别墅穹顶逐渐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望着渐渐变的模糊的别墅方向,幸存者们心中可谓是五味杂陈。,

    虽然近期他们在别墅的生活过的颇为紧张和单调,但如果抛开春修一伙人不谈的话,别墅特殊的地理位置当真是末世中难得的一片净土。

    至少在此地生活的尽二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连个丧尸的毛都没见着。

    相较于正在乔迁路上对别墅的依依不舍的幸存者们而言,此刻留在别墅里的人们可是一点愉悦的心情也没有。

    刘福贵就不消说了,自打前些天老徐他们突然告知要离开的消息之后后,他便明显消瘦了去多,原本干练威严的精气神也全然被颓废的苍老所替代。

    刘福贵尚且如此就别不要说黄勇等部下了,用黄勇私下对姚如意等人说的话来讲,别墅这招不亚于是釜底抽薪,他们这一走,弄的己方毫无准备。

    先不提随时可能面临的春修赫雷一伙人的袭击,光是未来三餐补给怎么应付都成问题。

    杀人不见血大抵就是如此吧。而将众人陷于如此被动局面的那个人,黄勇几人心理都很清楚,就是那个脑袋一坨浆糊的刘云鹏。

    刘云鹏是幸运的,他有个好爹,否则就他这没什么本事,还特喜欢招蜂引蝶的德性早就死过n回了。

    刘云鹏有他的爹照着,没人敢动他。

    可造成这场冲突的另一位主角杨雪可就没前者那般好命了,至少看在刘福贵的面子上,老徐他们还派人就将要离开这件事和刘家人打了招呼。

    而她这个好吃懒惰的女人,似乎已经被人遗忘,就连过往被她唾弃,觉得对方像个粘豆包恼人烦的尉泱也再未去过她的房间。叫她吃饭或者是提醒其他什么事情。

    惊诧,迷茫,害怕萦绕在杨雪的心头,从车队离开别墅的那一霎那起,她不得不开始为自己接下去的命运做思量了。

    还记得刘云鹏回来之后,第一次和她面谈时说过的话。他们这次冒险逃回别墅的目的就是想和这边的人联手对付春修和赫雷一伙人。

    而现在显然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这份协作破裂了,一想到刘福贵那骇人的惩戒手段,杨雪就不寒而栗。

    往常这个终点她定然是在睡梦中享受的,然后此时,无论她如何辗转反侧,闭眼数羊,都无法让其慌乱的心神稳定下来。

    她害怕极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只被人丢弃待宰的羔羊,尽在咫尺的那扇大门就似是阴曹地府的鬼门关。黑白无常随时都有可能破门而入把她带走。

    自己为何又要和那个刘云鹏勾搭上,这个问题这些天杨雪已经不知道自问过多少回了,但是人类独有的自私欲让她始终不愿去承认和面对自己的过失,直到此刻她都还在把责任推卸到刘云鹏身上。

    她认为造成目前这个局面,并陷自己与不利境地的罪魁祸首都是后者。

    如果后者不来找她,如果不是她太过貌美优秀引得两个男人为其争风吃醋,又怎么会引发这一系列的事件呢,所以归根结低还是因为自己太有魅力了。

    杨雪竭尽所能的在自己的世界里为她开脱。似乎这样就能让众神宽恕她的罪过,逃过可能需要承担的责罚似的。

    她甚至恬不知耻的将一直对她深爱有佳的王强也归结到了不负责任的负心汉行列。

    她觉得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孬种。在亲眼所见自己的女友被人险些迫害的情况后,竟然选择逃离,而将她独自一人丢在狼窝里任其自身自灭。

    王强落寞的窝在公交车的一角,颓废的表情恍若具行尸走肉,不知道的还真会误以为他是具死尸。

    这若搁在以往没发生杨雪时间前,他怎么可能这么安稳的待在中车上。以他的个性,不缠着老徐把他安置于头车带路那才叫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望着失魂落魄的王强,大家心理都很不是滋味,他们除了暗骂杨雪,刘云鹏不是东西之外。也都理解的没有上前去打扰王强。

    因为临行前小章特别叮嘱众人千万不要在前者面前提及任何有关杨雪或是刘云鹏的事情,以免刺激对方。

    他说要想让王强正真的走出困境。还是得靠他自己,也只有等他自己看破了,想透了,才能真正意义的重获新生。

    收费站这个词,在国人眼里并不陌生,不管是官方的,还是民间集资的,但凡你上了路就没少受过盘剥,尤其是靠跑运输过活的人们,对其可谓是恨之入骨。

    “该死!”老徐怒骂一声,将车缓缓停下。他们刚刚从驶完一条乡道,正前方不远处正有座设立在出口处的收费站。

    当然老徐的骂声绝非是为了抱怨这所谓的过路费而起,而且现在就算他有心缴费又有谁能来收呢。

    收费站的规模并不大,这也难过,毕竟是乡镇一级的,想来平时过往车辆不会太多,所以收费口不过就两座而已,它们背靠背而立,用以收取进出车辆的费用。

    只是眼下这两座收费口已是面目全非,两边的收费道口均被车辆堵死,就连供收费人收费的岗亭都被一辆货车撞的稀烂。

    散落在地的一块残破的玻璃碎渣上半截硕大的五指血印依稀可见,见到此番场景无需多问,老徐他们都能推测出当时发生了何等恐怕的事情。

    几只干瘪游荡的丧尸被老徐和唐小权轻松搞定,按照行动前的约定,他们在发现异样后,第一时间便叫停了后面三辆车。此刻作为头车的老徐3人正在对这座破败的收费站作着探查。

    “咚咚咚!”老徐借着撞击在一起的弃车,轻巧的攀至了小货车的车顶。

    “怎么样?老徐,前面道路状况如何?能通过吗?”唐小权用手遮在额前,试图能瞧望的远些,只可惜凭他人眼目力所及的范围实在有限。所以他不得不放弃徒劳的举动,耐心等待老徐的观测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