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九章 道口过夜(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二十九章 道口过夜(一)

    老徐漠然的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四下里看了看,斟酌了一会抬手指着远方向着身下正等待着他回复的唐小权道:“前方就500米的地方有几辆车挡路,不过都是挡了半幅路面,不影响我们的车子通行,只是这些……”

    也难怪老徐面露为难之色,因为不管前方道路如何坦荡,眼下的通道口可是被4辆轿车堵的死死的,根本无法通行。¥f,

    唐小权伸手接过欲跳车下地的徐仁杰,领着他踱步来到出口处紧邻的另一边,不慌不忙道:“徐连长,你看这入口,只堵了2辆车,我们人手多,应该可以挪动吧?”

    的确,诚如唐小权所说的那般,进口处的拥堵状况明显要比出口处要好很多,而且撞击围堵的车辆也都是整齐的列在通道内,不似出口处,4辆车横其竖八,歪扭的不成样子。凭他们手头的力量,根本无法将其推挪动分开。

    “没问题,我们没必要挪动它们,只要掀翻弄开条道就可以了。”老徐很肯定的给出了答复,他抬眼看了下天空,冬季的白昼总是比往常要短,虽说他们一大早就开始赶路,但受限于公交车速度的拖累,此刻已是4点有余,而且天色明显已经开始垂暮,再加上他们此行为了避开春修赫雷一伙人,特意规划了条相对安全,但耗时较长的线路。所以他们现在即便将眼前的几辆车挪开,清理出通道,恐怕都很难赶在日落前到达避难所。

    老徐不想冒险,尽管他们行进中有车辆的保护,根本无需担心丧尸会追上袭扰。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谁都不能保证这夜路之上不出现啥意外状况?

    所以保险起见。老徐他宁愿就地扎营耽搁一晚的时间,也不愿拿全团男女老少的性命去做赌注。

    “让老赵他们开过来吧,咱们先把道路给清理畅通,今晚在此休息一夜,明天一早动身继续赶路!”

    唐小权没有多言的点点头,他对老徐的指令没有意义。眼下在这里扎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此处两边是农田,视野开阔便于警戒与观察,前方收费站只要清除堵塞车辆同样方便戒备。

    商量妥当的徐,唐二人返回车队,立刻想全车下达了就地宿营指示。

    “警戒组,负责戒备!行动组待会儿过去把挡路车子解决!维修组趁天没黑把车子检查下!后勤组,起火做饭!通讯保障组……对了,李中。李国,你们那高科技搞定没有?”

    “设备已经组装完成,就差调式了。”

    “好!加油弄,争取早点搞定!”

    “ok!”

    吩咐完毕,各组按预先分配兀自行动起来。

    警戒组由5名战士及胡晓东组成,接到老徐命令后,他们第一时间摆出防御阵形。

    胡晓东与雷瞳登上公交车顶,利用高度优势戒备四周。

    华表。李小信负责车队左侧;段成伍,沈炼负责右侧。

    维修组的王忠瑜。罗保春则抓紧一切时间检修4辆车子。

    毕竟,这些家伙都是缺少保养的老东西,尤其是公交车,它担负着团队大多数人性命,虽然距离出发仅行驶了十来个小时,但为了不至它在紧急状况趴窝。王,罗二人还是对其进行了相对缜密的检查。

    老赵,阿城以及尉泱这三人作为后勤组成员,抬着大锅及来时就准备好的清水木柴开始生火做饭。

    于颠簸一整日的幸存者来说,一顿丰盛晚宴无疑是最能提振士气的东西。

    老徐。带着吴超,温泉鑫,唐小权,魏大壮以及魂不守舍的王强来到收费道口。

    按理小章说法,以王强目前的状态并不适合参与团队任务,但唐小权觉着眼下推车并无太大风险,与其叫王强闷在车里发呆,倒不如叫他出来走走,活动活动调节下心情。

    毕竟,适逢恋爱打击的人,最好摆脱方法无非两种,一是开始另一段爱情,而另一个就是找朋友疯狂分散注意力。

    目前开始另一端爱情显然没多余资源供王强使用,即便唐小权有心,尉泱怕是也接受不了王强。

    这非是说王强不好,只是后者的性格实在和唐小权相差太多。

    有时就连团队兄弟,也觉这两人能处10年朋友实在不可思议。

    要知道王强那性格就跟个炮竹,一点就爆。

    反观唐小权则冷静的有些可怕。

    为此王强没少揶揄顶撞唐小权,很多时候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但即便这样,二人依然亲密无间。

    其实这从心理学角度解释非常简单,恰是他们极反性格让他们形成了互补。

    王强热,唐小权冷;王强神经大条,唐小权思维缜密;王强说话总是没招没调,唐小权却冰冰有礼,细致入微。

    然而真正能维系二人纽带,令二人吵吵闹闹还能相处数十载不破裂的原因是,不论发生怎样恶劣的争执,他们都不会记仇,也不会往心理去。

    因为双方太过了解对方,所以冷静下来,彼此都会明白,对方不是有意和自己撕破脸皮。

    所以,这才让一对看上去水火不相容的对头,变成了亲如兄弟的伙伴。

    “嘿!强子,待会推车时你可别壮怂,要多出力啊!”唐小权一如往常,意图通过调侃激发王强“斗志”。

    只是这次王强受伤太深,预想中的回呛并未到来,王强依然如丢了魂的行尸走肉,仅仅无力应了声“是”,便随着大部队继续向前。

    “唉!”望着王强颓然的背影,正在搭建糟蹋的赵云海不由轻叹了口气。

    他对王强还是很喜欢的,他曾不止一次在想,如果自己女儿在,一定要撮合二人认识。

    虽然王强有些地方还不成熟,虽然他性格冲动且易暴躁,但不可否认,王强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他绝对是个能为兄弟上刀山,下油锅的主。

    想到这儿,赵云海的眼神略显落寞,妻女的身影不能自抑在其脑中翻涌。

    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你们可一定要坚持下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