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惊心动魄的逃亡 (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十三章 惊心动魄的逃亡 (下)

    感受到脚踝传来的冰冷,胡晓东背脊一阵寒凉。

    他本能的侧转过身子,抬脚便是朝着乌黑的尸手怒踏而下。

    毫无疑问,这一脚关乎着生死,所以胡晓东骇然之余所施展出的力道可想而知。

    几乎瞬间尸手的皮肤表面便是深拗下去了一大块,就好似是被重装的坦克碾过一般,细听之下,你甚至可以闻得骨节断裂的声音。

    面对如此凶悍的攻击,若是搁在普通人身上,你就算侥幸能逃过骨裂的命运,怕是也难忍那深入骨髓的痛楚。

    可丧尸是普通人吗?显然不是,这帮畜生压根连人都算不上。

    那么它们是什么呢?它们是地狱的使者,是死神的代言人。

    它们没有也感受不到那些所谓的痛疼,害怕,怜悯等毫无所谓的情感,所以这便注定了它们完美杀戮机器的称号。

    尸手依然牢牢地紧缚着胡晓东的脚踝,饶是其掌骨碎裂,也没有丝毫松离的迹象。

    不仅如此,其泰然缓起的身形也是渐而攀至了洗头椅的边缘。

    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胡晓东神色严峻的背手抽过5尺长刀,银白色的刀面立时泛起了森冷的寒光。

    在眼下这个节骨眼,所有的动作皆是出于求生的本能。

    遍布全身的神经元驱使着胡晓东高举起了寒刀,继而又是令他以着雷霆万钧之势怒劈而下。

    刀身携眷着劲气,划破空气,发出细微的破空之声,旋即你便可以清楚的听见一记刃尖跺裂骨头的碎骨之声。

    “咔嚓!”结果显而易见,尸手在锋利刀刃的切割下,不出意外的被硬生生的切离了臂腕,登时一捧捧黑色的粘稠液体溅撒满地。

    胡晓东大气粗喘的跪卧在洗头椅上,黝黑的塑脸布满了如溪水般的汗珠。

    他还从未有过这般疲累的感觉,饶是当年高原拉练,也未曾有过此般感受。

    只不过老天爷似乎并没有要去怜悯这个落魄年轻人的意思,因为就在他手起刀落,斩下尸手的同时,其面门所向的那扇木门,终于是在尸群持续不断的攻击下,彻底碎裂成了木渣。

    尸群争先恐后的拥入,饶是有同伴摔倒,也不能阻挡它们前进的步伐。

    “干你娘的!”胡晓东不禁破口大骂,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风浪,所以他那颗原本还慌乱无比的心竟是一反常态的浮起了抹难得的平静。

    只可惜这抹平静来的快,去的更快,丧尸那极具压迫的嘶吼顷刻便是叫他再次陷入了无边的地狱之中。

    生死存亡,顾不得其他,胡晓东用力地掷出了手中的砍刀。

    砍刀在空中旋转两下,然后撞击在一具行尸的脑壳后,坠落而下。

    卸去所有负重的胡晓东再次重复起跃窗上墙的动作,而且他很清楚这将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所以……

    不成功!则成仁!

    右脚重踏于椅面,强劲的反冲力将胡晓东推至了半空,他眼疾手快的抓住墙垣,继而身形稳稳的定了下来。

    “胡哥!快快快!”

    四个人,四双手,除却负责警戒的吴超外,王唐温杜四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因为,从他们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此刻,就在胡晓东的背后,乌泱泱一大片行尸正面露嗜血之色,曲展着手臂向他袭来。

    不能有任何的停顿,停顿便意味着死亡!

    对于这个道理,胡晓东自然是心知肚明,他下意识的提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攀跃而起。

    生死时速,胡晓东双手刚刚缚上墙垣,身后呼啸而过的利爪便是袭了上来。

    “好险!”唐小权不禁是为眼前的男人捏了一把冷汗,或许后者并不知道,适才他只消晚上那么一步,其此生的命运就将彻底的改变。

    合力将气虚的胡晓东拉上了墙头,心惊万分的众人终于是得以长舒了一口气。

    “胡哥,喝点水吧!”阿城贴心的将早已准备好的矿泉水递了过来,胡晓东二话不说仰头便是倒灌了下去。

    “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温泉鑫一边凝望着墙下愈聚愈多的行尸,一边失神的问道。

    是啊,该怎么办!随着清水的入肚,胡晓东凌乱的思绪也逐渐意识到了新的问题所在。

    眼下它们所处的位置,正位列于高约3米的石墙之上。

    石墙自左向右延伸,长度刚好围彻完一个街道的距离。

    而相对于于幸存者而言,这座高墙无疑是他们与行尸之间天然的屏障。

    所以只要他们待在上面不下去,那么除非行尸学会诸如搭人墙亦或是攀爬等技术,否则是绝迹无法触碰到幸存者分毫的。

    不过这种情况只可能存在于理论之中,毕竟人不是木头,他们得吃饭,得喝水,得睡觉,所以他们不可能像个木头般长久的定在一个地方不动。

    何况这个地方还仅仅只有一双鞋子的宽度,稍有不慎就有坠落的危险。

    对此,胡晓东是真的没辙了,过度的体力与精神消耗已是令得这个男人无法正常的思考问题。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向了旁侧的身影,继而淡淡的问道:“小唐,你有什么想法吗?”

    微微一愣,唐小权迷离的眼神逐渐变的清晰,他先是莫名的“啊?”了一声,旋即才是回过神来道:“呃~那啥,我仔细看过了,高墙至北50米就到了岔路口,那边正是我们刚才路过的商业街,而向南也差不多就100来米到路口,所以我个人的意思是……”

    话到此处,胡晓东已经大体明白了唐小权推论的根据。

    毫无疑问,高墙的长度有限,它不足以支持幸存者行到相对安全的位置。

    而就南北两边的情势而言,南面虽然情势未知,但相较于北面50米后商业街里的扎堆丧尸,胡晓东明显更加愿意领着众人去南面碰碰运气。

    希望老天爷你能开开眼啊!

    心下做着虔诚的祈祷,胡晓东撩过吴超手中的复合弓,继而大手一挥道:“好!咱们就按小唐说的办,朝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