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给我站起来-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八十四章 给我站起来

    嬉笑之声随即响起,十来个“脚盆国”学生皆是嘲弄与德里克的狼狈。∑,没人上前安抚一句,没人谴责渡边的暴行。有的只是冷漠的戏谑。

    这还是金字塔尖的学生吗?这根本就是群冷血的混蛋嘛!

    渡边的行为让老徐联想其了百年前脚盆国侵略华夏施出的暴行,虽说德里克已非华夏国籍,但他好歹是在华夏出生,身上流淌的华夏的血脉。

    百年前你们侵我土地,辱我人民,百年后你们还……

    拳头不由紧紧蹙起,但考虑到轻重缓急,徐仁杰还是按捺下了出手的冲动。

    毕竟特种兵不是神,虽说面前都是些20岁出头的年轻人,但都带着家伙,真对战起来,胜负确切不说,那些被困的学生很有可能因此遭殃。

    小不忍则乱大谋,徐仁杰当然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可德里克……透过之前年轻人眼眸闪过的那抹愤怒,老徐知道德里克的血性还未被绝望的生活磨灭,他的体内还是有反抗的火种的。

    这显然是老徐愿意看到的事情,只是这个节骨眼他还是希望德里克能保证足够的克制。

    否则一旦起了冲突,老徐只能为了大局,而放弃年轻人的生死。

    屈辱!愤怒!德里克爬在地上,双眸红通几欲喷火。

    渡边见德里克爬地没有反应,眉羽一挑:“你!给我站起来!”

    没有反应,德里克好似为有听见。

    “我叫你站起来!听见没有!”

    “啪!”一脚踢在德里克腰肋。精瘦小子不知何时窜到了德里克的身旁。眼下他见渡边有火气在身,心知是个千载难逢的巴结机会。没有二话,飞起右脚便朝德里克身上招呼。

    “八嘎!装死吗?我们渡边老大说的的话你敢不听!?”

    也不知是不是精瘦小子这脚起了左右。原本还“无动于衷”的德里克,在遭受这轮打击完毕后,终于开始动了。

    只是爬起速度,有些龟慢。

    而这再次给了精瘦小子“表功”机会,他又是一脚抡在德里克腹地,这击他用了八成力道,德里克本就被渡边踢的没缓过劲,现在精瘦小子双重打击,使得德里克刚刚躬起的身子陡然一缩。接着便是重重坠在了地面。

    “八嘎压路!没用的废物!起来都没力气!我看你就永远爬在地上算了!”

    望着再次软倒的德里克,精瘦小子面色浮起抹狰狞,随即他高高抬起右脚,继而对着德里克背脊便是重重踏下。

    “怎么样!躺在地上感觉是不是很舒服啊!”

    “啪!”第二脚!

    “连我们渡边老大的话你都敢不听!”

    “啪!”第三脚!

    “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啊!”

    “啪!”第四脚!

    “你不过就是我们养的一条狗!”

    “啪!”第五脚!

    精瘦小子一脚接着一脚踏在德里克身上,踏到兴奋处,精瘦小子甚至会将鞋底踩在德里克脸上。

    要想德里克活了20余载,何曾遭受过此版屈辱。

    他从未向现在这样,觉着地面是那么的冰冷。

    精瘦小子的每句话都如尖刀刺在德里克的胸口,他那一脚脚跺下的球鞋。踏烂的不止是德里克的身体,还有后者身为男人的自尊。

    这么眼睁睁看着“脚盆国”学生撒野施暴委实叫雷瞳憋屈,他是个直性子的人,没当兵前也曾不良过一段时间。

    但不论是混江湖还是成为国家卫士。雷瞳有一点从未变过,那就是根本,他和人争斗。从不恃强凌弱,也绝不会把自己的愤怒强加与别人身上。

    而此刻脚盆国学生所做之事。完全突破雷瞳底线,如果不是他在部队锤炼这么久。学会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搁着以往江湖中的雷瞳,怕是早就撩开膀子撂爬精瘦小子了。

    不过即便如此雷瞳还是希望能做些什么,他不动声色朝徐仁杰望了一眼,意识是想问问是否要出手拦阻。

    老徐立刻蹙眉否定,显然这个节骨眼动手,那和在一堆干柴上点火没什么区别。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精瘦小子能尽快发疯完毕,同时也希望德里克能继续克制自己情绪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因为很多事情,不是靠一脑子冲动就能解决的。

    要知道血性这玩意儿用好了会成为你的助力,用不好那可就只能变成血腥。

    不过老徐显然是低估了精瘦小子的暴虐,他那是越踏越开心,越踏越疯狂。

    如果说一开始他仅是为了拍渡边马屁,那么现在,在连串脚踏兴致起来后,精壮小子俨然是把眼下的凌辱变成了发泄私欲的渠道。他异常享受此时的动作。

    毫无疑问,德里克若是在这样被“糟蹋”下去,就算精瘦汉子住手,他怕是也难逃重伤毙命的危险。

    毕竟,时下可没那么全面医疗设备替其疗伤。

    眼瞅着事态就要滑向不可收拾的惨剧,就在这个节骨眼,事件发起的始作俑者突然低喝一声:“好了!”

    也不知是不是渡边这记声音太过低沉,爽到极致的精瘦小子压根没有理会。

    而他的无视,让渡边感到颜面无从。

    当下,沉着脸,提步朝精瘦小子行了过去。

    抵达其身侧后,挥其左臂猛的朝精瘦小子拍打而去:“我叫你停下,听不见吗!!”

    手掌好似一张蒲扇,精瘦小子正沉浸在自己的施暴中,他忽觉一股劲风从旁侧袭来,他下意识想要抬臂阻挡,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渡边快准狠的巴掌稳稳砸在精瘦小子胸口。

    接着相同精瘦小子便是在渡边的力压下按在了地上,落定后,渡边顺势向下,凑脸抵近精瘦小子面前继而凝眸问道:“我的话!!听见没有!?”

    “听,听见了!渡,渡边老大!刚,刚刚才是我没注意!抱,抱歉!”

    不敢反抗,不敢辩驳,此时的精瘦小子哪有刚才半点嚣张之气。

    望着场上突兀的变化,徐仁杰一边鄙夷精瘦小子的欺软怕硬,一边也是对渡边那两下身手微微蹙眉。

    从专业角度来看,他的手法称不上上道,但就同年龄段的学生而言,他的身手无疑算是个中高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