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八十五章

    “把他给我拉起来!”站起身的渡边,指了指旁侧两个脚盆国学生。⊙,

    学生闻言不敢怠慢,赶紧上前,一左一右将德里克架扶了起来。

    此刻德里克半侧脸颊全然肿胀,溢出的鲜血在其唇角留下一道清楚的印痕。

    而相较于这些rou体上的创伤,显然心灵上的屈辱对德里克打击更大。

    见着德里克半死不活的模样,渡边心头火气更甚了几分。

    只是他的火气并非是对德里克,而是朝向了适才狐假虎威的精瘦小子。

    “啪!”如法炮制,渡边一巴掌扇在精瘦小子脸上。

    精瘦小子被扇的气晕八素,险些又要摔倒,好在旁人拦阻了一下,这才堪堪避免“惨剧”发生。

    “八嘎!你的脑袋被馿踢了吗?谁给你权利打他的!?你不知道我们的食品物资需要他去搜集吗?你把他弄成这样,明天你出去弄物资啊?”

    此言一出,精瘦汉子登时冷汗就冒出来了,饶是适才被打的伤痛,眼下也随着渡边的威吓荡然无存。

    开玩笑!出去搜集物资?那不是找死嘛!

    别看精瘦汉子暴打德里克人模狗样的,但真叫他面对丧尸,他连德里克半点定力都赶不上。

    这就是某些所谓“强人”的本质。

    “渡边老大,我,我不是……这个……我是看他不听你命令。相帮你……”

    “相帮我教训?八嘎压路!我要教训谁轮到着你来吗?”渡边显然是火大了,两个眼睛几乎快要爆出。

    这也难怪。纵使他们十三人身手多么了得,纵使他们在此校如何称王称霸。

    但到了外面。到了那个危机四伏的末世世界,渡边他们就萎了。

    丧尸吃人可不带挑的,它们无疑是这个世界最不分三六九等,强弱等人的人。

    所以于渡边来说,德里克是非常重要的资源,比之精瘦小子还要重要。

    “喂!derrick你怎么样?”目光落到德里克身上,渡边的音调稍稍缓和了些。

    可这对精瘦小子来说,根本无法释缓其心下的恐慌,他同样是两眼紧盯德里克。暗自恨道:八嘎!你小子别装死,就那几下挨不住还是个男人嘛!快点给老子答话!快点给老子答话!

    徐仁杰也是密切注意着德列克的反应,他现在非常担心德里克做出不理智举动来。

    除此之外,他希望德里克能尽快回答渡边的问题。

    毕竟,末世下的人心是复杂的,加之渡边一伙窝在这教学楼“作威作福”那么场时间,早就将心下的魔鬼释放了出来。

    虽然明面上渡边适才话语满含关切,但徐仁杰相信那不过是源自渡边对德里克需求而发出的本能声音。

    换而远之,倘若德里克不在限定时间回答他的问题。那保不齐渡边就会把德里克列入到无用资源范围内。

    而在末世。若一个人无用没有价值,那么……

    小德!清醒店啊!你都坚持这么久了,再忍忍!我一定会替你收拾这帮畜生!帮你找回尊严的!

    老徐默默在心理给德里克打劲,也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老徐心意。亦或德里克也意识到此刻不是颓丧的时候,在渡边将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他终于是勉励抬起头道出三个字:“我……没事!”

    如释重负。听到德里克确认答复后,精瘦小子觉着周身皆是一轻。

    随即他再次恢复先前嘴脸。借着渡边威严喝道:“八嘎!没事装什么死!没见渡边老大很着急嘛!你小子……”

    “你给我闭嘴!”脑袋慕的扭转,渡边只一眼便是叫精瘦小子闭嘴了。

    苍蝇解决。渡边仔细打量了下德里克的伤势,眉头那是愈发紧蹙。

    无疑,这个事关他们团伙生存资源的年轻人绝对不能有事儿,否后他这土皇帝还怎么坐下去啊。

    所以……

    “谁带derrick去把伤势治疗下?”

    话音落下,片刻无声,余下12名“脚盆国”学生没有一人应答,包括精瘦小子在内。

    在他们看来为这些拥有华夏血统学生做事,那是有辱他们“脚盆国”威严的事情。

    眼瞅着没人回答自己的要求,渡边两道浓眉再次竖起,恰在此时,徐仁杰突然站起身子,一溜小跑来到渡边身前:“渡,渡边……”

    话音一顿,老徐忽然语塞不知该如何称呼面前之人。

    叫学生吧,对方肯定会怒。

    叫兄弟吧,老徐觉得和畜生做兄弟,实在掉价。

    最后权衡之下,他还是很违心的称呼渡边一声:“老大!”

    只是未等老徐后续话语跟进,渡边的右脚已然飞踹在了老徐的肚上。

    这脚论力道却是不小,搁旁人绝对会被踹飞。

    但老徐是谁?他可不是那种随便叫旁人宰割的羔羊。

    不过考虑到日后的行动,老徐明白此刻不易太过张扬。

    所以在渡边脚锋着腹的同时,他立刻配合的痛叫了声,随即朝后倒退数步,接着故作步稳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哈哈哈!华夏人就是这么没用!”

    “一帮饭桶!每一个能打的!”

    “这些家伙生来就该为我们“脚盆国”服务!”

    ……

    “连……老徐你怎么样?”见得徐仁杰被踹在地,雷瞳两眼都快喷火了,他快步朝徐仁杰落地位置奔了过去。落定后,迎上徐仁杰的眸子。

    “我……哎哟!”借着雷瞳话茬,徐仁杰依然是做戏般的痛叫了一声,但同时他也在不着痕迹见冲雷瞳眨巴了下眼睛。

    见着自己连长做出这个动作,雷瞳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了些。

    小崽子们,你就先嚣张着,这笔帐咱们慢慢算!

    在雷瞳的搀扶下,徐仁杰吃力的想要站起。

    可不待他俩动作完成,渡边沉声的厉喝再次传来:“谁给你们权利站起来的?山下!”

    听见渡边唤叫自己的名字,精瘦小子“快马加鞭”跑至近前:“渡边老大,有什么吩咐。”

    “你没有跟这两个人说我们这儿的规矩吗?”

    “这个……”唇角浮起抹阴冷的笑意,精瘦小子目光灼灼的扫过雷瞳,徐仁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