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六章 物资呢(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八十六章 物资呢(上)

    “渡边老大,这个事出紧急,当时我见德里克带这两个华夏人回来,我就忙着召集大家伙。『≤,所以还没来得及和他们讲规矩。”

    解释完毕,精瘦小子没有二话,扭身沉下脸色,略带跋扈之色道:“你们给我听好了,这里是我们脚盆国的地盘。你们华夏人在这儿没我们的允许只能跪着,爬着,躺着。你们没权利站着!听到没有?”

    耻辱!赤果果的耻辱!

    听着精瘦小子霸道的话语,徐仁杰只觉当年侵我华夏的土匪畜生又回来了。

    可是他们只是些学生啊,只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狗终究是改不了吃屎的。

    “明,明白!”老徐按捺下心头怒火,继续装“孙子”道。

    说完,老徐又继续补充了句:“刚才我们无疑冒犯,只是渡边老大说要人给小德兄弟疗伤。我刚好懂一些医疗救助知识,如果可以,我能替他疗伤。”

    身为一名常常潜入敌后进行任务的特战队员来说,必要的自救知识老徐还是懂的。

    所以对付德里克身上那些挫伤,老徐有足够信心替其搞定。

    闻言的渡边着目仔细打量着徐仁杰,老徐见渡边望向自己,心知对方肯定是对自己身份产生怀疑。

    为了安抚这个学生老大,老徐脸挂灿烂笑容,一双眼睛极近讨好的蜿蜒向上。半开的唇角时不时发出“呵呵”的笑声,整个看去简直就一活脱脱汉奸模样。

    很快老徐的媚笑便是起到了效果。再加上他和雷瞳来时都用尘灰在衣衫,脸颊进行了吐沫。所以狼狈模样打消了渡边的警惕,他抬起手,有些出人意料的说道:“你现在可以站起来了,去给他疗伤吧。”

    德里克必须完好!渡边需要对方替他搜集物资,巩固地位。

    至于其它……渡边根本不在意。

    获得“权力”的徐仁杰,赶紧是“变本加厉”的阿谀奉承,嘴中如吃了蜜桃道出的感激之词,饶是雷瞳听了都觉作呕。更不消对“脚盆国”学生恨之入骨的德里克了。

    如果说开始德里克还对老徐抱有希望,觉着这个男人有可能解救学校。

    那么现在。在看到老徐这幅丧气模样,德里克开始后悔冒险带这些人回驻地了。

    因为他德里克能在这里立足,守护女友的根本是渡边需要他。

    而眼下,雷瞳,徐仁杰的加入无疑会改变这点,他们二人都具备进出学校的能力,且身手皆是不比德里克差。

    所以德里克有危机感实属情理之中,要知道脚盆国这帮学生那可是垂涎他女友许久。

    过往因为批次利益制约,他们尚且可以忍耐。不做出过激之事,但是现在……

    想到这里,德里克不觉伤痛更厉害几分,以至不自禁发出声痛叫。

    他这一叫不要紧。可着实是叫渡边有些心慌。

    这个事关他地位和生存的年轻小子,那是无论如何都都保住了。

    “快!你起来!带他去隔壁屋子疗伤!”

    “哎!哎!好的!渡边老大我这就去!”拍马走到德列克身前,徐仁杰点头哈腰冲架扶德里克两名“脚盆国”学生打了个招呼。完了从二人手中接过德里克。

    待将德里克右手搁到肩膀后。老徐一步一扭的搀扶德里克朝门外走去。

    只是不曾想,前脚刚要迈出教室。其面前一只大手竟是探出挡在了他们二人身前。

    “慢着!”

    “江口!你干什么,渡边老大的话你没听见吗?老大叫那小子给derrick疗伤。你……”

    “呵呵,渡边老大的话我当然听见了!不过……”被唤做江口的学生,端正身子,继而朝向渡边方向说道:“渡边老大,我们还有件重要事情没问derrick呢?”

    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渡边很不喜欢江口对其说话的态度,当下面色一沉,冷冷问道:“什么事儿?”

    “呵呵,”照例又是一笑,江口似乎并不在意渡边的面色。而这些落在徐人际眼里,却是叫他看出这伙“脚盆国”学生也非铁板一块。至少就目前局势判断,江口和渡边有些不太对路。

    这也难怪,学生终究是学生,成年人尚且会为了权力斗争弄的头破血流。何况是这些刚出茅庐的大学生。

    江口抬手指了指身前的德里克,随即淡笑道:“derrick,你这次出去搜集的物资呢?”

    此言一出,教室内立刻喧闹了起来,原本只是看热闹的“脚盆国”学生开始将话题聚焦到重要问题上。

    “是啊!derrick物资呢?”

    “你这次出去可蛮久的,应该带了不少好东西吧!”

    “要西!走前我叫你给我带的杜蕾斯,你找到没?”

    “还有我要的香烟,酒水,搞到了吗?”

    你一言,我一语,整个教室登时成了买菜的集市。

    渡边听着耳边聒噪,面色上的神采逐渐收敛,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黑沉。

    “都给我安静下来!!”考虑到丧尸的存在,渡边不好太过发作,但饶是如此,他这嗓子已然是盖过了所有“脚盆国”学生的声音。

    待得场上安静后,渡边清了清嗓子,继而问出同样问题:“带回的物资在哪儿?”

    “哼哼!”耳旁响起声戏谑冷哼,渡边蹙眉移转。

    见渡边回眸,精瘦小子赶紧上前一步,抬手指道:“渡边老大,物资你就别指望了,那小子这次根本啥都没带回,连身上背包都丢了。就带了这俩华夏国的废物回来。”

    片刻的沉寂,接着教室再次喧闹了起来,只是这次期盼变成了指责,失望的“脚盆国”学生明显有失控迹象,他们开始齐齐朝德,徐二人围聚了过来。

    “八嘎!居然什么物资都没带回来!”

    “我还等着用杜蕾斯爽呢!”

    “我的烟,我的酒!你都干了什么!”

    “出去那么久,竟然两手空空,你是不是出去游玩去了!”

    ……

    场上的局面愈发混乱,眼瞅着就要滑向失控的边缘。

    而就在这个时候,依然是渡边发出了一声怒喝,继而叫停了“疯狂”的同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