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地狱之墙-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十四章 地狱之墙

    鉴于墙头的宽度太窄,胡晓东不得不放弃了调换位置的念头,而由此位列队伍最北端的王强,则很自然地担负起了“开路先锋”的重任。

    他一手扶在左边的墙头,一手提着温泉鑫的砍刀,以着一种极为难看且怪异的姿势,缓慢的前行着。

    这注定是一段即漫长又刺激的旅程,声声嘶吼外加不断拍打墙壁的颤抖,时刻撩拨着幸存者的心悬。

    掉下便意味着死亡,王强走的相当的小心,但饶是如此,脚底不时传来的震颤还是令得他心惊胆寒,冷汗直流。

    行尸正在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聚集归拢,你真的是很难想象这帮畜生“凑热闹”的劲头。

    因为仅是过去了短短数分钟的时间,但墙下所激增的丧尸数目却是翻了整整一倍!

    这是何等壮观的场面啊,饶是用群尸乱舞去形容也丝毫不为过,只是眼下这“火爆"的场面,于正在墙头亦步亦趋,艰难前行的幸存者而言,却是无异于一场深入骨髓的梦魇……

    王强每走一步,几乎都要先行试探好几次,才敢落下脚去。

    这对他这样一个性子急躁的人来说,绝对是件堪比炼狱的煎熬。

    不过对此王强倒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怨言与烦躁,因为相较于坠落墙底成为群尸口中的饕餮盛宴,这般龟速的前行显然算不得什么。

    “md,希望这墙的质量过得硬,要是豆腐渣工程那玩笑可就开大了!”温泉鑫暗自嘟囔了一句,这倒非是他有意说笑,而是其内心真真切切的想法。

    唐小权紧紧地跟在队伍的末尾,王强时停时走的前行方式令他有着足够的时间去思量下一步的动作。

    很明显,围墙不是道路,虽然它也是有着将近百来米的距离,但于眼下的幸存者而言,这点路途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不足以将他们护送到安全的位置。

    所以毫无疑问,在围墙的尽头,攀墙落地将会成为幸存者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而这也恰恰是唐小权正在烦恼的问题。

    行尸就好似跟屁虫般如影随形的紧跟在队伍的侧边,你动它便动,你不动它便拍,绝对称得上是全世界最为疯狂且执着的“粉丝”了。

    而相较于这群“粉丝”的疯狂,更加令唐小权感到骇然的是,这帮畜生竟是将“迎宾”队伍绵延到了数米之外。

    所以不出意料,当己方行到石墙尽头的时候,数以百计的丧尸应该早已是守在了那儿,并且也是做好一切相关的“庆典”准备。

    “瓮中之鳖”脑中突然闪过这样一个词汇,虽然唐小权打心底不愿接受,但腹背受敌的处境却是不争的事实。

    烈日依旧在头顶无情的肆虐着,不断攀高的温度持续蒸腾着幸存者仅存不多的水分。

    胡晓东觉着自己就好似置身在酷热难耐的撒哈拉大沙漠里,虽然现实中,他并没有去过那么遥远的地方,但于眼下他的的糟糕身体状况而言,他还是令深切体会到了所谓“沙漠求生”的艰难。

    必须得想个办法摆脱这帮骇人“粉丝”的追逐,由于队伍的停滞,唐小权再次停了下来。

    他抬手捋了把额前汗水,继而随手挥洒了出去。

    而就是他这般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动作,却是激起墙底一众丧尸的“鬼哭狼嚎”,直吓的身处队列中央处的阿城,险些一个踉跄,坠落到墙下。

    “当心点!”适时的伸手扶住阿城歪倒的身形,吴超火红的塑脸上挤出了丝难堪的笑容。

    “谢谢!”

    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阿城显然还未从适才的惊险中回过神来。

    毫无疑问,如过适才吴超的出手再晚上那么一点的话,那阿城的小命怕是就得……

    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阿城忽然觉着自己所立之处并非是简单的石砌围墙,而是一堵关乎着他们所有人性命的“地狱之墙”。

    墙垣之上是生,墙垣之下是死,任何的差池都会令你坠入那万劫不复之渊。

    唐小权还在苦苦的思索着,因为他发现想要在队伍达到围墙尽头前摆脱掉行尸的追逐根本是见无从实现的事情,当然除非你有超能力,会隐身,亦或是飞离……

    脚步陡然一停,唐小权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猛地转过头去,继而双眸迅速的放亮。

    “等等!大家!都停一下!”

    随着一声厉喝,幸存者们前行的脚步停了下来,他们下意识地偏侧过脸,满目茫然的望向了厉喝的发起者:唐小权。

    丧尸同样因为猎物的怪叫骚动了起来,而为了压过它们的声音,唐小权不得不再一次提高了自己的音调:“胡哥,看见那个二楼的阳台了吗?如果我们借着它旁边突起的空调外机,应该可以爬进屋里!”

    目力所及,胡晓东很轻松的看到了唐小权口中所指的那个阳台,而在阳台的右手边也的确是有台固定在铁架上的空调外机。

    不止如此,他还注意到,阳台上的窗户全都大开向外,而且它们内里皆是没有装置铁栏之类护卫房间安全的器具。

    所以只要己方顺利攀上阳台,那么这段骇人的梦魇也即刻宣告结束。

    “走!走!我们就去那里!”胡晓东当即附和了一声,只是由于太过激动,他言语之间都透着些许的口吃。

    队列来了个180度的大回转,在希望的召唤下,原先还小心翼翼的幸存者们,脚步似乎都变得轻盈了起来。

    他们麻溜的来到阳台的下方,继而驻下了步伐。

    谁先上?这对眼下的幸存者团队来说,根本用不着讨论,胡晓东很是自然地褪下了身上的背包与弓箭,并将之交到了身旁的唐小权手中,继而他又是将队中仅存的一把砍刀插进了刀囊之中。

    待得做完这一切准备工作,胡晓东习惯性地冲着双手碎了几口吐沫,然后用力的揉搓了两下。

    或许是察觉到了猎物的异样,聚拢在墙低的一众行尸们,嘶吼声那是更甚了几分。

    胡晓东毫无所觉地深吸了口气,继而双腿用力,一跃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