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一粒药的份量(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九十四章 一粒药的份量(四)

    “第……第几回合了?”仰面朝天,徐仁杰结巴的呢喃了一句,随即翻过身,再次爬起来。±,

    起身后的老徐猛力晃了晃脑袋,接着似是顿悟般伸出是个指头冲向江口:“好像是4个回合了吧?”

    江口笑笑,兀自点点头:“山下,已经第4回合了,你可得加把劲啊。”

    有意出言刺激精瘦小子,而不知具体比赛规则的“脚盆国”学生则是吆五喝六的继续兴奋。

    “就这样山下,玩死华夏狗!”

    “很好,很好!继续下去,这样才有意思。”

    同伴的话丝毫没给山下带来任何共鸣,相反他们的鼓励令的山下相当恼火。

    要知道他所做的肩车,拳打目的都是为了叫徐仁杰躺地告饶,压根没有任何戏谑挑弄的意思。

    毕竟,此次比斗那是有10个回合限制的,所以他没可能如己方同伴所言那样,拖延时间给他们看戏。

    望着徐仁杰那张沾满了尘土的塑脸,山下微眯着眼睛,再次探出手指:“来!来!华夏狗!拿点本事来攻击我!”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老徐为了将戏码做全,立马是提起拳头,如撒泼的泼妇般厉喝一声,继而直直朝山下冲了过去。

    没有防御,没有招式,老徐故意露出全身破绽,只为让山下显摆他那不怎么出众的柔术技巧。

    见得老徐如此傻乎乎的冲了过来,一众“脚盆国”学生皆是鄙夷议论:

    “完了!这个华夏狗又要中招了。”

    “呵呵,是啊!山下这小子终于有机会找到能虐打的人了。”

    “山下也真会玩儿。和我们比斗他总是输,现在找个华夏人来找自尊啦。”

    “可不是嘛。华夏狗怎么可能和我们的柔术进行比较!”

    ……

    “你们的柔术?”听到这话,老徐差点没忍住想要出手。心道是什么柔术变成你们“脚盆国”的了?真是放屁不打草稿。

    “来啊!来啊!”

    山下面露激动神采,不断挑弄着老徐前冲。

    老徐知道山下是诱他抵近,当即相当配合继续袭前。

    果然,待到近身瞬间,山下突然向后仰倒,接着两手揪住老徐胸襟,继而顺势用脚蹬其腹部。

    借力打力,老徐在山下翻倒踢踹的作用下,如同一枚飞射的火箭从山下身上翻转360。继而重重砸在地上。

    “巴投”这是柔术主动倒身技的一种,山下在这种场合下用处,已经足以说明他很是着脑了。

    生痛的背脊,这下老徐委实被摔的不清。

    但是老徐的扛击打能力以及坚韧的性格依然让他在伏地两秒爬了起来。

    听着身后传来的起身动静,山下额头黑线之冒,嘴中不由断喝:“你找死!”

    犹若一只灵猴,精瘦小子就地一个后滚翻,翻身落定后,刚好是在老徐旁侧。

    随即施展“横四方固”。将老徐抱压在地。

    “犯规!裁判他犯规!”老徐低声求叫。

    当然老徐并非不知这是柔术的固技,他之所以叫主要是因为碍于形式,他不能还手,否则就山下这点小技能如何能敌得过身经百战的老徐?

    可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攻防全缩的老徐眼下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很清楚若是现在被山下用固技控制,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就都白费了。

    “这个白痴华夏狗居然连我们大“脚盆国”柔术里的固技都不认识!还说什么违规。”

    “哈哈,他们这个国度不是最喜欢……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哦,对叫妄自尊大。”

    “没错!他们却是妄自尊大。一天到晚自持什么武学源远流长,可是实际呢?真正懂武。练武的有几个,就算练也都是些没有用处的花架子。”

    “宫本,你说的太轻了,他们哪里是花架子,他们根本连最基本的规则都不懂。还犯规,真是笑死人了!”

    ……

    面对这样侮辱,老徐也是有些着脑。

    不过显然山下火气更大,没办法,谁叫老徐把人家自认完美的“横四方固”给说成了犯规动作。

    “巴嘎雅鹿!!说我是犯规!?今天我就给你上上第四课,什么叫做真正的柔术!”

    闻言,老徐立刻意识到一丝不妙。

    果然就在他感到危机瞬间,老徐只觉身子一歪,便是与旁侧山下双双倒在地上。

    刚一解除地面,山下立刻探手扼住老徐颈部,接着用手臂力量勒绞老徐。

    该死这货居然使用……

    “绞技!山下那小子使用绞技了。”

    “呵呵,这小子是打算弄死那个华夏狗啊!”

    绞技,同样是柔术中的一种。

    与山下之前使用的立技,投技,足技不同,绞技主要是以勒扼敌人脖颈,令对手窒息,从而达到令对手认输的技能。

    只是眼下山下显然不仅仅想叫老徐认输,因为要想达到这个目的,他完全可以使用其他技法。

    老徐面色瞬间便的煞红,他不能还手,不能反抗,如果他此刻使用自己的格斗技能卸除山下的技法,那他的身份势必会引起“脚盆国”学生的怀疑。

    无奈之下的老徐只能着着右手猛力拍打地面,同时告饶叫道:“裁……裁判,我,我要断气了。快,快停下。”

    江口饶有兴趣的望着眼前一幕,他丝毫不在乎徐仁杰的身死。

    在他而言,对方若是被山下勒死,那才是最为完满的结果。

    为什么?

    因为这是江口布的局,从一开始就设定好的陷阱套路。

    按照他的想法,他希望透过此次比斗使得老徐受伤,从而无法参与明天的搜寻,如此一来,势必会减弱德里克筹集物资的能力。

    要知道江口对德米和赵丽娜两女那可是垂涎以久,怎奈渡边和德里克做了约定,以物资换取二人安全。这让江口郁闷同时也是对渡边的管理产生了异议。

    江口一直在想方设法破除德里克与渡边约定,只是碍于渡边当权,以及时下缺粮形式,他始终没有动手时机。

    但是今天,雷瞳和老徐的出现叫他找到了行动的机会。

    而精瘦小子便是成了计划的第一杆“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