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竭力逃生-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十五章 竭力逃生

    凭借双手双脚的协同用力,胡晓东还算轻松地攀上了空调外机的顶端。

    只不过由于其下承重铁架的年代稍显久远,所以在胡晓东的重压之下,它不可避免地发出了一连串“吱吱呀呀”的金属摩挲声。

    "胡哥!当心啊!"温泉鑫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余下的众人也皆是因为适才出现的“吱呀”声,而不由自主的为胡晓东的安全与铁架的负重担忧了起来。

    抬手做了个"ok"的手势,胡晓东示意众人放心。继而他轻轻扭转身形,缓步转向了阳台所在的方向。

    阳台约莫2米来长,一米来宽,距离空调外机也仅有不到90公分的长度,所以胡晓东只消展开双臂便可很轻松地触碰到外围的护栏。

    再次提步向前挪动了几分,胡晓东尽可能让自己站在一个施力较为舒服的地方。

    然后他又是倾身扶拦,曲膝登踏了两下外机,待确保其下铁架足够支撑他的用力且没有出现任何断裂垮塌的现象后,他那颗始终悬着的心才稍稍落下了几分。

    刺目的阳光自东面射来,胡晓东略感不适地垂下了脑袋,不断流淌入目的汗水,令得他的视野有些模糊。

    他下意识地撩了把脸上的汗水,继而深吸了一口气,而伴着这股热流的入内,他面上的一双黑眸开始逐渐微缩,直待到了某个临界点,突然间又是放亮了起来!

    曲膝,用力,支撑,跃起,胡晓东连串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全力而发的爆炸性力量不出意外地将他送到了护栏之上。

    铁架依然如故的发出了一阵“哀鸣”,不过随着挤压的离去,它又是再次恢复如常。

    “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胡晓东跃身翻下地面,待得安然落地之后,他赶忙是冲着台下观望的众人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ok!下一个,王强你上!”

    对于唐小权的安排,众人没有意义,虽然从内心而言,他们每一个人都恨不能早点离开这骇人的“地狱之墙”,但在历经了连串的生死相守后,他们又都希望同伴能先自己一步离开。

    这是相当复杂且矛盾的心理,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王强由于体力消耗过于严重的缘故,令得他的攀爬略显狼狈,不过好在一番蹩脚的折腾后,他还是有惊无险地翻上了阳台。

    之后,余下的幸存者们陆陆续续,一个接着一个如法炮制的起身,腾跃。

    而在他们之下,一众卖力的行尸们则是望眼欲穿地嘶吼个不停,就好似是在打算利用它们这般热情的“呼喝”,唤回台上那些“偶像们”的返回!

    “我去nmd!”如获新生的吴超怒吼着发泄着心下的不满。

    而其旁侧的王强则直接是从地上拾起了一盆小花,继而怒目圆睁地将之扔掷了出去。

    直径将近10公分的瓦制花盆在阳光的映射下,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凌空飞溅而出的泥土溅落在行尸的满身。

    “哐当!”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携卷着王强无尽怨气的花盆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一个头发稍长,有些朋克艺术风格的“粉丝”的脑袋。

    而在重力的冲击之下,花盆瞬间碎裂成瓣,满盆的泥土顷刻便是将艺术“粉丝”的脑顶堆埋了起来。

    你甚至可以在泥土之中瞧见那株歪倒的小花,远远看去霎时喜人。

    “好了!都别闹了!安静点!”唐小权微皱着眉头,略感无语地捅了捅自己兄弟的腰间。

    很显然,他们的危机仅是暂时性地解除,所以在没有安全进到房间之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好了,大家都准备好,我要开门了。”说话间,胡晓东粗壮的左手已经透过划开的纱帘伸进了屋内,直待得下一秒就要去拨开门锁的旋钮将门打开。

    而恰在此时,刚刚数落完吴王二人的唐小权,却是将之拉停了下来。

    “等等!胡哥!”

    微微侧目,胡晓东递过征询的眼神:“有什么问题吗?”

    兀自点了点头,唐小权轻声接着道:“是这样,胡哥,在进去之前,我们最好拟定个计划!”

    “md,这还拟定个屁啊!我们总共有6个人,就算屋里真tm有丧尸,咱们不也分分钟灭了它啊!”

    这一路王强早就因为丧尸的追杀驱撵而憋屈了一肚子的火气,所以眼下一听唐小权还在那畏首畏尾,当即是没压住心下的气恼,一股脑喷发了出来。

    对于自己兄弟的揶揄,唐小权并不在意,他凝眸回望了王强一眼,继而淡淡问了句:“强子,你说我们6人对付屋里的丧尸绰绰有余,关于这点我不反对,但你能保证楼道里的丧尸不会进到屋里吗?你能保证这间屋子的大门是关着的吗?如果不能,那么我们就这么贸贸然的进去……哼哼!”

    两声冷哼,唐小权未在把话言尽,因为透过王强眼中所流露出的骇然神采,他已是知道自己的解释起到了作用。

    “说吧,小唐,你有什么计划!”胡晓东收回自己的手掌,并着力在唐小权的身上拍了两下,而在经过过往一系列的风波之后,他愈发觉着眼前的这年轻人不简单。

    遇事冷静,思维缜密,这是胡晓东对唐小权的评价,除此之外,后者不将喜怒表露于面的沉着更是令他高看了几分。

    毕竟,谁都经历过20岁出头,年少轻狂的年纪,所以能在这个年纪做到似眼前年轻人这般成熟的当真是不多见。

    唐小权自是不知胡晓东此刻心下的想法,他兀自沉吟了片刻,待得将思绪规整完毕后,方才缓缓地开口道:“我是这样想的,因为咱们手头所剩的武器不多,所以胡哥,你和吴超先进去探探情况,主要是看看前门有没有关上,如果关了,我们大部队再进去,否则,我们就只有守住这扇木门,然后在退回到围墙之上了!”

    胡晓东默不作声地手撑着窗沿,一双眼眸若有若无的朝着窗内瞟了几眼,继而果断的点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吴超背包放下,咱两进去探探路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