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把酒带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零八章 把酒带上

    大约昏睡了2个小时,老徐突然从椅坐上腾起,突兀的动作委实吓了林俊夫一跳。∑,

    待确认无甚异样后,林俊夫才苦笑着回过脑袋道:“时间还早老徐,你继续睡吧,这有我和小唐盯着呢,没事。”

    “不!刚只顾着今晚的行动,还有大事我给忘了!!”

    交谈的言语把睡梦中德里克也给吵醒了,他迷茫的望着车内一切,似乎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里。

    “什么大事?”林俊夫紧张问道。他清楚能叫老徐道出这两个字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呵呵,其实也没啥。”老徐也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大惊小怪,赶紧解释:“我们这次出来,是带着任务出来的。”

    “任务?”

    “呵呵,那帮“脚盆国”小屁孩叫咱收拾3包裹物资回去。你瞅瞅我,居然把这么大事儿给忘了。这我要是睡到下午,那麻烦可就大咯。”老徐拍拍自己脑门,显然是对自己托大比较懊恼。

    “小唐,这次咱们出来总共带来多少物资?”闻言的老林立刻盘问。

    唐小权想了想:“赵叔给咱准备了一星期的口粮,装满3个背包不成问题。”

    此行,带上老徐,德里克,行动队总共8人,不说别的光是大米车上就有20斤。

    话至此处,老林立刻接茬:“既然这样,老徐。东西尽量带,反正今晚就得行动。我们留着也没意义,你们趁现在多带些。等后面也好在学校多对付一阵。”

    两全其美,没想到当初的分组行动,现在还真起到了奇效。

    老徐也觉事情在理,便是没有推辞,毕竟,东西多带些回去更能瓦解“脚盆国”学生的戒心。

    你要知道一个人穷怕了,突然变的有钱,那可是很容易轻飘飘找不着北。

    而老徐就是要给“脚盆国”学生这种感觉,他们越是高兴。今晚行动就会有利。

    3个背包被装的那叫一个鼓囊,老徐看后甚是满意。

    倒是唐小权不免心生起几许担心,老林见状好奇问道:“小唐,怎么一副愁眉苦脸样子呀?”

    “哦,我在想,东西装这么多,老徐他们回去攀楼会不会不太方便啊?”

    这确实是个问题,老林闻言立刻是蹙起眉头,转而望向徐仁杰。

    徐仁杰毫无所谓的摆摆手:“这些东西不算什么。比起战时的武器装备,重量可是轻多了。”

    不过话闭后,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将目光递向还有些迷糊的德里克:“小德。你能行吗?”

    “一个没问题,两个可能就……”

    “呵呵,一个就可以。剩下的我来解决。”

    物资问题搞定,老徐最后的担忧也没有了。

    “对了。老徐,你说小赵他发烧在。要不要带些药过去?”想起老徐提及赵丽娜状况,林俊夫觉着有必要给老赵女儿稍些药品。

    “是啊,老徐,尉泱刚好给我们配了药箱,常规药品她都标好分类搁在车上了,你看……”

    “没有的!那帮“脚盆国”学生不是没药,他们不给。就算带了也会被没收!”恢复清醒的德里克打断了唐小权的提议。

    不过唐小权不放弃道:“少带点,随身带,都是药丸,他们应该不会查那么仔细吧。”

    老徐垂首想了会儿:“药箱呢,药箱拿来给我看看。”

    “在那边,德里克你座椅下面,帮忙递下!”指了指德里克脚底,老林示意到。

    待将药箱摸出,德里克交到徐仁杰手里。

    老徐打开箱子,果然,如唐小权说的那样,尉泱把各种药**药剂摆放的整整齐齐。

    而且“小妮子”为了方便众人紧急情况选药救治,还心细将每种药物大致用途及服用计量写在纸上,以供众人参考。

    不过这些都不是老徐目前关注的焦点,他在药箱内扫视一阵,最后落在一个小药**上。

    “好,有它在就好办了!”

    嘴中的喃喃被旁侧唐小权听见,年轻人不由好奇问道:“老徐,好什么呢?”

    “哦,事情是这样……”将自己如何为赵丽娜弄到药丸经过与众人说道一遍,老林等人闻言后皆是义愤填膺。

    “他妈的!这帮狗日的东西,太他妈不是玩意了,连长,晚上我替你好好收拾他们!”

    “哼哼!当然要好好收拾他们!13个!他们13个一个都不会留!”

    听着老徐等人的话,德里克也是在不自中捏紧了拳头。

    江口!!今天晚上你就等着瞧吧!!

    取出一粒药丸,老赵揣在了兜里。

    老林觉着老伙计委实太过小气,拿过药**还愈给老徐塞上几颗。

    但全被老徐拒绝了。原因无二,因为当时江口给他的就一颗,所以装一颗在兜里,若是被查出,老徐可以藉口说药还没吃。但多余一颗,那可就有口难辩了。

    对老林解释完各种缘由,老林便是不再强求,罢了,物资准备工作算是告一段落。

    可是众人歇息下来没多大会儿功夫,两眼望着窗外发呆的唐小权突然转过脑袋:“老徐啊,我觉着应该在带些东西回去。”

    突兀的话语没头没脑,老徐显然没有跟上年轻人的反应。

    “还要带什么东西?你不会是叫我把那些畜生要求的“那些玩意”整给他们吧!?”

    这回轮到唐小权愕然了,没有经过床事的他,自然没想到老徐所言“那些玩意”是啥,不过片刻呆愣后,他回忆起老徐之前提到过的事情。当即苦笑着连连摆手,并出言否定:“呵呵,老徐,你想哪儿去了,我怎么可能叫你带那些东西去祸害咱们华夏人呢?”

    “那你的意思是?”

    “酒!我觉着你应该带酒回去!你想今天你们带了这么多物资回去,“脚盆国”学生肯定高兴,加餐海吃自然是少不了的项目。而这个时候如果有高度酒水在旁伺候,哼哼,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喝的很嗨。到时候若是来个不醉不归,那么晚上行动……”

    话至此处,已经无需唐小权多说什么了,老徐想也未想立马是拍拍大腿,赞道喝道:“好主意!这酒应该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