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父爱-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一十四章 父爱

    事情的紧张比之老徐等人的预料还要顺利,虽然途中经历了场恶仗,但是最终结果还是相当令人满意的。 ≌

    十来袋米面,一整箱茅台,外加唐小权等人在会议室搜集到的饮料矿泉水等物。幸存者小队此次行动所获已经完全出了预期。

    待将素有物资整理妥当后,老徐等人开始着手处理工厂安全问题。

    毕竟厂内砖石搬运事宜仍需一些时日才能进行,所以在此其间幸存者必须做些必要处理,以防止“不着调”丧尸入内。

    不过鉴于厂区入口大门已经损毁,幸存者不得不采取其它法子围堵入口。

    无疑,用砖石是最为靠谱的方法,但今晚老徐等人还有行动,他们必须在傍晚之前赶回学校。

    籍于此点,老徐他们又没太多时间做垒砌工作,无奈之下,唐小权提议就用适才在会议室现的帘布做简易围堵。

    将车先行开到厂外,幸存者立马开始分割帘布,待用刀把布料裁成等大小细条后,念搓缠绕。

    1o分钟后,2o多条接续的长绳便是成型。

    老徐他们照例分做了两头,将长绳依序拉伸绑缚。

    很快一个有缠身盘错成的网状大门应运而生,虽说这玩意距离真正大门还相去胜远。但预防小批量丧尸进厂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竟然已是下午1点,距离幸存者小队离开原地已经过了2个小时。

    “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对于老徐的提议众人没有意义,此次大丰收多少减淡了队员对今晚行动的紧张与忧虑。

    原路返回,停位后,老徐再次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回去并没太大意义。

    相反过早回去,反而会使“脚盆国”学生过早庆祝兴奋,反而不利于晚上的偷袭。

    考虑到这点。老徐便是打消了令德里克回校的念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唐小权突然提出个问题:“老徐啊,咱们是不是该和家里通个话?老赵那边早上给我们来过电,他没有问女儿的事情。只是提了句你们回来没?所以……”

    “打!”老徐想也未想肯定应道:“老赵现在肯定急坏了,跟他说下情况,让他放心也好!”

    父爱是什么,在场幸存者都未成亲,没有儿女自然无从知晓。

    但是被父爱。幸存者们却是深有体会。

    当你最无助,最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父亲永远会像大树般站在你身旁,为你遮风挡雨,驱寒避暑。

    无论他是否高大,无论他有钱没钱,他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们。

    所以抛开老徐团队成员身份不提,单是“父爱”这两个字就足够让老徐等人为其涉这个险。

    “谁来打?”唐小权再次提问。

    林俊夫想了想,将目光落在老徐身上。淡淡道:“还是你来吧,老徐。你对情况比较清楚,待会应对起来也从容些。”

    老林所谓的“应对”,不消说,老徐也明白。

    毕竟,说是坦诚相告,有些细节还是得做“善意的谎言”。

    毕竟,似赵丽娜烧,果腹这类事情,若是叫老赵知晓。除了平添他的忧虑烦躁外,没有任何用处。

    考虑到自己是眼下唯一一个进入过校园,实地与赵丽娜接触过的团队成员,徐仁杰点了点头:“好吧。我来给家里联系!”

    言罢,老徐摸过手台,按下通话按钮:“喂,雷子,我是老徐,收到请回话。完毕!”

    “滋滋,连长,滋滋,我是沈炼,通话已收到,滋滋,请讲!完毕!”

    “看来这电波干扰还是满严重的呀!”老徐兀自喃喃一句,随即对着手台道:“老赵在你旁边吗?完毕!”

    “不在!完毕!”

    “他情绪怎么样?完毕!”

    “不是太好!自打你们走后,就茶不思,饭不想,两宿没睡了。烟抽了不少,哎……”

    一声叹气,沈炼的未有严禁的话语已经说明了一切。

    “对了,连长,你们那边怎样?完毕!”

    “我们一切ok!另外后期建设用砖头现在有了着落了!完毕!”

    “什么!?连长你说什么?砖头……你是说砖头有着落了?”

    也难怪沈炼会表现的如此称奇,要知道徐仁杰此行带队那是去学校救人的。

    饶是德里克之前有说学校在搞整修,但沈炼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自己连长说出搞定砖块的底细何在?

    别忘了,就算学校有砖块,想把它从丧尸包围的校园弄出来……哼哼,沈炼不觉己方队伍有这个能力。至少目前是没可能办到。

    不过老徐没心思跟沈炼详说太多,他这次通话主要目的是与老赵沟通,所以……

    “是的,砖头的事已经搞定。至于详细,等我回去在详谈。现在你去把老赵叫来,我和他说活女儿的事情。完毕!”

    闻听老徐要对赵云海说女儿事情,沈炼不敢耽搁,赶紧麻溜的跑到房外,冲着正在路上巡逻的段成伍喝道:“伍子,去把老赵叫来,连长找他有急事儿!”

    眼下对于整个幸存者团队来说,没比救老赵女儿更重要的事情了。

    所以沈炼这嗓子一经吼出,根本不用段成伍跑腿,消息立马是被沿途跟点接力传出,不到1分钟时间,便是落入正在村长家抽烟颓废的老赵耳里。

    老赵木讷的抬起脑袋,望了眼面前提着复合弓的胡晓东,缓缓吐了口烟圈,无力问道:“哦,是小胡啊,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老赵颓然模样,胡晓东心弦一紧。

    要知道这个坚强的男人饶是在团队最危难时刻也没有如此落寞颓废,但是现在……

    “赵叔!老徐来电话了,指明找你,好像是谈丽娜的事情。”

    由于不清楚老徐要说什么,胡晓东也不敢给老赵惊喜。

    毕竟万一老徐告知的不是好消息,那乐极生悲,结果恐怕就……

    老赵闻听胡晓东提及“丽娜”二字,整个人就跟过电般陡然挺起,手里烟头都因激动掉在地上。

    他不待胡晓东多说什么,一把撩过对方手中手台,随即娇怯喝道:“喂!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