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偷袭大战(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二十六章 偷袭大战(十二)

    5只丧尸,干掉三只,还剩2只。≦ ≮

    这个结果对于老徐来说已经没什么威胁了,他快从地上爬起,手持“碎石匕”摆出应战架势。

    由于受腕绳影响,他不好主动出击,所以便是静等畜生自己靠近。

    2只丧尸并未因兄弟惨死而有任何气恼,它们眼里有的只是对老徐这顿美味的贪婪与渴望。

    望着愈逼近丧尸,老徐面色沉稳,待一只抵近后,快闪开,接着顺势一推,将之放倒后,赶紧迎上余下那只。

    手再次如打桩机般一下下轮砸在丧尸颅骨之上,很快丧尸脑壳便是被爆开了个窟窿。

    得手后的老徐未做停留,对准正在奋力爬起丧尸着力一推。

    被爆头毙命的畜生应时坠倒,目标所向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地表丧尸身上。

    地表丧尸在爆头丧尸重压之下,无奈再次和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

    老徐踱步行到地表丧尸跟前,冷眸忘了还在挣扎畜生一眼,随即高抬右脚,重重踏下。

    “扑哧!”伴着身颅骨浆汁爆裂声响,老徐完成了对5只丧尸的猎杀。

    “呼!”吐了口气,此时的阳台横七竖八的躺着5具尸体,老徐心下不免也是浮起了几抹伤感。

    按照常理身为军人的老徐应该早已习惯这些血腥场景,但卸下铁血军人外表,老徐还是一个人。从入伍第一天起,教官就一再告诫他们,勿忘初心。

    没错,战场之上,必须冷血,因为你不冷血,就意味着死亡。

    但这并不代表你得成为杀人机器,这也是为什么华夏军人能够在世界杨威。令世界忌惮的原因所在。

    他们不是单纯的冷血杀手,他们有血有肉,他们之所以强不是因为杀人本领有多厉害,也不是训练的艰苦让他们麻木不仁。而是他们每个人心下都有一种信念。那便是为祖国为人民随时可以献身的觉悟。

    眼下老徐杀的终究是华夏人,虽然他们已经异变成“尸”,可说到底都是些普通学生。

    相信他们每个人都有父母家人,这些父母肯定也和老赵一样,在这世界某个角落为自己的孩子祈祷着。祈祷上苍保佑他们安好,祈祷上苍可以给他们彼此重逢的一天。

    “唉!”又是重重叹了口气,正所谓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人死不能复生,老徐在简单慨叹后,便是立刻重整心情。

    毕竟,战场之上,过分的怜悯除了会徒增你的优柔寡断外,没有其它任何好处。

    目光从死尸上离开,为了确保没有丧尸已经清理干净。老徐有意着石子在墙壁轻砸了两下。

    砖石碰撞力道他控制的恰到好处,既不会令楼下瞧出异样,同时能起到吸引楼顶丧尸注意的目的。

    静待了5分钟有余,楼顶安静无声,老徐这才放心松开缠在手腕的细绳,将之绑到了一具死尸身上。

    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老徐错估了楼顶横截面积。

    简单来说,他目前所处位置刚好与老林等人车辆停放位置相反。

    换句话说,他若是不把腕绳去掉,就无法给老林等人送行动确认信号。

    但如果随手把腕绳去掉。那楼底万一出现情况,老徐便收不到德里克出来警戒提示。

    所以综合以上,老徐不得不将腕绳绑在死尸右臂,如此。他既能立刻楼栋背面给老林等人信号,又能透过丧尸手臂移动获知楼底动静。可谓是一举两得的变通办法。

    搞定绑缚工作,老徐着力拉了两下细绳,以确保丧尸手臂能够移动。

    确认完毕后,他赶紧是马不停蹄跑到老林等人停车的街道方向。

    一经到位,立马举目眺望。很快便是现了7oo米开外整齐列队的押运车和江淮车。

    老徐摸出缠在腰际的碎布条,掏出火机试图将布条引燃。

    怎奈北风委实太大,普通火机根本无法在这午夜寒风下进行基本引燃。

    好在老徐经验丰富,他立刻想到了那些死去的死尸,要知道脂肪是最好的助燃剂,老徐打算弄些尸油来进行助燃。

    “喂,老林,现在几点了?”华表委身在押运车厢沉声问了句。

    此时的押运车气氛严肃,这样肃杀氛围已经持续几个小时了。

    包括老林在内,几乎所有行动小组成员,皆是表情凝重。

    “夜里2点!”老林看了眼时间,同样淡漠回道。

    “该不会出什么状况了吧?”按照约定计划,老徐应该在午夜时分就放火出信号,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楼顶已然黑漆一片,根本没有半点亮光。

    “应该不会!”唐小权不希望众人心有旁念,他想了想,解释道:“老徐他那儿没有手表,无法掌握确切时间。另外,老徐之所以没有行动,估计是脚盆国畜生没有按咱们预想的来进行狂欢。不管怎么样,咱们继续等等。只要在3点前有信号出,那行动就还来得及。”

    根据老徐之前给出的数据,唐小权算过,从停车地抵达学校,最慢1个小时足以,完了,剩下一个小时解决脚盆国学生,赶在天明之前搞定战斗全然不是问题。

    听了唐小权的解释,华表轻点了点头,但在其心理还是有些担心学校的情况。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紧盯楼顶的老林突然低喝:“喂!喂!快,快看,有光!有火光!!”

    此言一出,正在交谈的唐小权立刻回过脑袋,华表也是跟过电般从位上弹起,然后凑身探脑的朝车前靠去。

    顺着老林手指方向,众人果然在房顶现亮光。

    “望远镜,快,快把望远镜给我!”华表猛拍老林肩膀,老林当然明白华表催促原因,当下不敢怠慢,赶紧将手里望远镜交到华表手里。

    待得华表举起观望后,急不可待追问道:“怎么样?老徐说什么?”

    华表没有着急回答,而是静待片刻,仔细辨识后,方才缓缓应道:“他,他说……一,一切都很正常,“脚盆国”学生已经睡了,今夜守卫松懈,可以……可以行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