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偷袭大战(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二十八章 偷袭大战(十四)

    “连长,接下来咱们怎么干?”

    老徐摸着下巴想了想,接着掀开帘布。⊥,

    此时“脚盆国”学生都在美梦之中,他无需担心被对方发现己方的“异样”。

    “我和华表他们说了,到时在入口汇合。所以现在主要问题是把铁门钥匙弄到。”

    “懂了!那个教室现在有个“脚盆国”学生在里面,钥匙应该在他手上。我去把他搞定。”雷瞳作势就要动作。老徐一把将之拉住:

    “等等!”

    “怎么了连长?还有什么不妥吗?”

    “不是,其它学生目前位置怎样,我离开后,他们有没有新的动作?”

    “没有!都睡的跟猪呀,估计这一整夜你不招呼他们,他们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渡边呢?还在那个教室?”指了指会议室,老徐沉声问道。

    “是啊,还在会议室里。”

    “这样啊……”闻言后,老徐不由蹙起了眉头。

    按照原计划,他是打算先给渡边来个“擒贼先擒王”的,可对方目前昏睡在会议室,而会议室又聚集不少“脚盆国”学生,如此在想拿住对方,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好了!咱们先去入口搞钥匙吧!”仔细想了想,眼下华表,李小信正在奔赴学校途中,要不了多久就会抵达大门处。所以老徐还是决定先把钥匙弄到手,把华,李二人放进校舍再做打算。

    “小德。德米,我们出去后。你们就待在室内,在行动被彻底完成前。你们不要外出。另外,丽娜就交给你们了。如果真的出现意外,计划失败,记住,把所有责任推脱到我和雷子身上。”

    虽然不想给年轻人压力,但特战兵行动准则就是得预想好所有。

    果然,德米在听完老徐的话语后,原本就毫无血色的脸颊,登时惨白一片。

    德里克感到旁侧女友的异样。赶紧探手将之揽入怀中,在冲老徐点头告知“明白”后,轻抚抚德米的背脊,安慰劝道:“亲爱的,别怕,老徐他们会成功完成任务的。就算真的出了问题,还有我,我会保护你的。”

    爱人一言,胜过千军万马。德里克一席话说的德米心中暖意升腾。

    于德米来说,能在生死存亡关头,有最爱的德里克陪着,她有信心和决心去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

    望着这对在危难中相思相守。不离不弃的年轻人,老徐心下感概同时,也是默默决定。今夜无论如何也要拿下任务。

    他必须给这对情侣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要把他们活着带出这片“尸地”。让他们重新生活在阳光之下。

    将事先磨好的匕首揣在身上,说是匕首。其实就是个折了“牙头”,被磨砺锐利的牙刷柄。

    这种简易利器在监狱那是最常见的武器,别看它造型简陋,但用在合适人手里,那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大杀器”。

    另外,事实上,以老徐和雷瞳的身手,即便不带这“大杀器”也同样可以杀人与无形。

    毕竟,十来年的军旅生涯,早就将他们全身淬炼成了杀人武器。

    一切就绪,老徐和雷瞳重新返回门前。

    老徐掀帘确认了,没有发现人影后,立马打开屋门,然后猫腰窜了出去。雷瞳紧随其后,二人就似是夜行的夜猫,悄无声息,迅速隐没在黑暗之中。

    “他们走了?”依偎在德里克怀里的德米轻声问了句。

    德里克望着虚掩的大门轻点点头:“走了,行动开始了。”

    借着夜色掩护,老徐,雷瞳轻松游走在廊道之中。

    正在熟睡的“脚盆国”学生丝毫未觉危险的到来。

    老徐率先摸到入口值班室门口,刚一落定便是隐隐听到内里鼾声。

    与雷瞳做了确认手势,收到指令的雷瞳,着手轻轻放在门把之上,推了推,门被从内锁住了。

    无奈之余的雷瞳蹙眉摇了摇脑袋,老徐抬眉看了眼顶上窗户,发现窗户并未关牢,当下再次给雷瞳比划了下手势。

    罢了,轻轻探出脑袋,朝屋内瞄了一眼。

    饶是教室内漆黑一片,但早已习惯了夜色的老徐还是清楚看到躺在地板睡的四平八稳的“脚盆国”学生。

    确认完室内状况的老徐,抬手比出了个一字,意在告诉雷瞳内里有一名“脚盆国”学生。

    这个结果和雷瞳之前观测结果一致。

    双双眼神交流完毕后,老徐悄无声息的拨开未有锁死的窗户。

    为了不叫窗轴发出异响,老徐拨的极慢,原本瞬间可以完成的事情,他愣是弄了足足2分钟有余。

    即便如此,他也仅打开不到10公分的缝隙。

    不过这于老徐而言,已是绰绰有余了。

    顺着缝隙,老徐曲臂伸入屋内,待一番摸索后,顺利够到大门门把。

    轻旋锁具,只闻“啪”的一声,门锁从内打开了。

    得手的老徐缓缓抽回手掌,令人庆幸的是酣睡的“脚盆国”学生没有任何察觉。

    由此也足可看出,他们午夜狂欢该有多么疲累和劲爆。

    继续等待2分钟,确保一切ok的老徐这才给雷瞳下达了潜入的指示。

    着手扶在门板,雷瞳深吸了口气,和老徐一样,他也同样没有把门推到最大。

    而是在合适身子进入后,立马闪身窜入。

    老徐就地警戒,他很清楚对付屋里那个废物,雷瞳一人足以。他要做的是监视其它房间动静,以防异状发生。

    雷瞳摸着黑一点点前进,他身材本就高大,此刻猫腰伏地前行的姿势,就像午夜扑食的猎豹。

    牙刷打磨的匕首被雷瞳叼在嘴上,其两双虎眸在夜色映射下散放摄人光芒。

    很快他便是摸到了酣睡“脚盆国”学生身旁。

    此时的“脚盆国”学生窝在凌乱的被窝之中,那因酒水刺激而红通满面的两颊昭显着他今晚的兴奋。

    可是他的这些“兴奋”特征落在雷瞳眼里,却是令其相当愤怒与恼火。

    眼眸微微眯起,雷瞳探手伸向床上的“脚盆国”学生。

    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压在后者身上,同时用力捂住后者的嘴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