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德米诱惑-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三十一章 德米诱惑

    经过德米一番劝解,德里克最终还是同意了女友的提议,德米如愿的走出了教室。≧,

    望着女友打开教室房门,走出去的霎那,德里克只觉自己是个混蛋。

    他懊恼自己的决定,他责骂自己不是个东西。

    为了所谓的“未来”,他竟然就这么把自己誓言要保护一辈子的“女人”推向了深渊。

    德米,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若是有事,我……

    拳头不由自主的紧握在了一起,毫无疑问,如果德米今天遭受不白屈辱,那他德里克就算拼上这条性命,也要把那两“挨天杀”的混蛋给亲手宰了。

    德米无从知晓自己男人的决定,她兀自走在廊道上,错落有致的高挑身在才羸弱月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迷人。

    德米是个尤物,饶是在这样恶劣食不果腹环境下,依然难掩她较好的身材。

    不说别的,单是那混血的脸蛋就足以叫万千男人为之倾倒。尤其是她那双大长腿,一众“脚盆国”学生已经不知垂涎意y了多久。

    毫不客气的讲,如果不是德里克与渡边合约在手,那德米的命运恐怕是此校被困女生最惨的一个。

    见得德米出现,两名“脚盆国”学生不出意外被吸引过了目光,特别是那名本愈去大门处确认状况的家伙,此时两只眼睛就跟是装了雷达般紧随德米身影,灼灼的神采似是要把德米衣服灼破。

    这一切全然落在透过缝隙偷窥的德里克眸中,年轻人拳头指尖深深嵌在了皮肉里。

    “嘿嘿。那妞出来了,看到没?”

    “废话。老子眼睛不瞎。”

    “怎么样,妹子都出来了。咱是不是……嘿嘿嘿!”

    “八嘎,你想怎样?别忘了渡边那边可是有言在先,这女人咱们动不得。”

    “切!你瞅你那怂样,到手的肥肉不去尝尝你亏不亏心啊,走,咱们跟着过去,等脱了裤子,咱冲进去……嘿嘿嘿,到时候你不说。我不说,她能有啥证据?”

    受到酒劲影响,本来还受渡边合约束缚的“脚盆国”学生,此刻在德米扭捏身子诱惑下,只觉浑身yu火难消,满脑子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扑上去,把德米好好关照一下。

    而一个男人,一旦心下邪念产生,若是再想将之掐灭。没有特殊定力,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显然眼下两名“脚盆国”学生不具备这样‘洁身自好‘的毅力。

    当下,他二人一前一后,双双尾随德米身后。开始朝教学楼卫生间摸去。

    “脚盆国”学生的对话,老徐等人听的清楚,当对方转身离开后。老徐第一时间探头做了确认。

    当其看见黑暗倩影面目后,心弦不由再次一紧。

    果然是她!!老徐在“脚盆国”学生谈论伊始便是心下做出了判断。她料定走出教室的多半是德里克女友德米。

    女人这个时候出来老徐知道对方肯定不是因为尿急,人家那是为了帮自己这边脱困。

    这对德米与德里克意味着什么。老徐不消问,也能知道。

    不行!绝不能让德米为了己方行动遭受畜生的侮辱!!

    “连长,出来的人是不是德米?”隐在头间教室内的雷瞳不知何时摸了出来。

    老徐肃然点点头:“是德米,他为了帮我们脱口,拿自己吸引“脚盆国”学生注意。现在那两个混球尾随德米进了洗手间,我估计他们是打算对德米下手。”

    “混蛋!!连长,咱不能让德米妹子受辱啊,我去把那两个笑杂种给解决了!”

    教学楼内的女生被“脚盆国”学生糟蹋雷瞳因为有任务在身没办法干预,但是现在,如果行动当日,再叫德米遭受此般屈辱,先不说对不对的起德里克,单是雷瞳身为尖刀连的荣誉也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和你一起过去!”老徐想也未想附和说道,随即扭身望向身后李小信,华表:“小信,你暂时在这里守着,门就这样,除非有丧尸进来,否则不要动它。华表,你去第10间房子,那是会议室,目前内里应该有7名“脚盆国”学生,你就把住大门,如果内里有异动立刻撤离,不要妄动。明白了吗?”

    “明白!”华表,李小信毫无意义,点头应允。多年的军旅生涯,早就叫他们学会了绝对服从。

    “连长,装备给你!”华表适时从背包里摸出老徐的虎牙,以及替雷瞳带来的短刃。

    老徐,雷瞳双双接过兵刃,将至缚在手里。

    一切就绪后,众人开始按照老徐吩咐分头行动。

    老徐,雷瞳借着夜色掩护快速朝两名“脚盆国”学生追了过去。

    厕所内,黑漆一片,偶现的几缕月光在满是灰尘的瓷砖表面映出星点光芒。

    德米此时心境十分紧张,她知道“脚盆国”学生跟了过来。

    她很想逃,但眼下逃走势必会令今晚任务泡汤。

    可若不逃,两名“脚盆国”学生一旦进入,那后果……

    德米不敢去想那可能的后果,因为在教学楼囚困的大半年时间里,她就不止一次目睹“脚盆国”学生强bao女生的场面。

    那些禽兽有时就在廊道,丝毫没有半点怜悯之心,把女生给lj了。

    想到这些,德米的身子便是不寒而栗。

    “脚盆国”学生自然不知道德米心下想法,当他们走进女厕时候,入目之内,德米刚好立在那透过窗户射入的仅存月光中。

    因为月光反射,更加是将德米曼妙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远远看去,当真入下凡的女神。

    任何一个男人,在午夜瞧见这一幕都会为之倾倒动心,更不消说眼下精虫上脑的“脚盆国”学生。

    他们在酒精催化作用下,浑身上下每一处毛孔都在灼灼燃烧,其中一人竟是乐不可支的“咯咯”笑了起来。

    该来的终究会来,闻听见身后动静的德米强打精神转过身子。

    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退缩,若是退了,那自己就真的完了。

    于是,德米肃然脸庞,淡漠问道:“你们想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