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 德米献身(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三十二章 德米献身(二)

    “呵呵,干什么?他问我们干什么?”“脚盆国”学生顾自相望,随即不约而同嘿嘿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德米依然摆着副冷若冰霜的面容。

    “笑什么?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说我们笑什么?”

    “啊呀,泽北君,你怎么和美女说话呢。呐,美女,漫漫长夜,你不睡觉,是不是很烦闷呀,要是烦闷哥哥可以陪你解闷哟。”“脚盆国”学生目光灼灼扫过映在月光中德米玲珑身材上,那s形线条,以及细长丰腴的美腿叫他不自主舔了舔舌头。

    对方猥xie的举动令得德米一阵恶心,但时下势威,她清楚过激的抗争非但起不到保护自己作用,反而会进一步激怒对方。

    所以,德米稍稍语气平和道:“抱歉,如果两位酒没喝多的话,应该清楚这里是女厕所,我出来只是上厕所来的,至于寂寞陪伴……就不劳烦二位大驾了。”

    “咯咯,前田君,听见没,人家妹子是来上厕所的,不需要你陪哦。”被唤作泽北的“脚盆国”学生满嘴酒气,一看就是宿醉状态。

    闻言的前田咧嘴一笑,蜿蜒的弧度隐隐透着几抹挑弄:“上厕所?哦,这不错啊,美女,既然是要上厕所,那你就上呀。快点把裤子脱了,哥哥还没看过你上厕所什么模样呢?”

    无耻的话语令得德米既羞愤又紧张,此时此刻他好希望德里克能出现在他身旁,替他好好教训面前两个混蛋。

    前田见德米面颊泛起两抹红晕,心头不由更是一番激荡,当下ying笑愈发浓烈:“哟喂,泽北君。你看美女她害羞了,她好像不好意思呀。”

    泽北听后,立马附和:“人家既然害羞,那你还不上去帮帮人家?”

    “哦,对对对!你看看我这……那什么,妹子。哥哥这就来帮你,哈哈哈!”

    言罢的前田探出两只淫爪,晃荡着虚浮的步伐,满脸坏笑的朝德米步步紧逼了过去。

    望着逐渐迫近的前田,德米只能驱步后退,很快便是抵到了墙壁之上。

    完了!触壁霎那,德米心陡然沉到最低,她本能想愈呼喊,但叫声到达嗓子眼处。她又堪堪停了下来。

    我现在喊叫有用吗?我若是喊了,derrick一定会来救我,那样不仅derrick会有危险,今夜老徐他们行动也会泡汤。

    如此一来,我所做的一切就全都没了意义,所有人也会因此遭到“脚盆国”学生报复。

    思定于此,德米放弃了呼救的念头,她宁愿自己受辱。也不愿拖累心爱的男人。

    “你们别乱来!别忘了,渡边老大和我们是有约定的。我们替你们搜集物资。你们保证我们安全!”

    无奈之下的德米,祭出了最后的砝码。

    还正别说,当其提到“渡边老大”四个字时,欺近上前的前田身子堪堪一停。

    见得前田停下,德米紧绷的心稍稍松了些,心道是:渡边的合约看来还是有些威慑力的。

    但是仅是数秒功夫。停下的前田突然斜斜一笑:“泽北,听到没,美女在威胁我们呀?”

    “嘿嘿嘿,我好怕!前田你可考虑清楚了,别回头美女去渡边老大那儿告咱们的状。责罚咱们呀。”

    前田故作惧意的抖了抖身子,随即凑脸压在德米身前:“美女,我们有对你做什么吗?我们只是帮你“方便”,用你们华夏语说,这叫“助人为乐”,来吧,让哥哥来帮你裤子脱了!”

    说完,前田便是着力将德米抵在墙角,然后手脚齐用朝德米下身摸去。

    对方突兀发起的进攻令得德米有些无措,她原指着利用渡边下达的合约震慑对方,可不曾想……

    一个男人,一个满脑ying邪之念的男人,一个在酒精作用下宿醉的男人,你指望他能在“美味”入口之际保持淡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德米从未被人侵犯过,即便是在这样一群满含ying斜之念“脚盆国”学生包拢下,她也始终保持着完结之身。

    所以眼下被前田这么一弄,一时间,竟是无措到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是徒劳的扭动身子,可一个女孩家家,去和被yv火占满的禽兽角力,胜负不言而喻。

    德米的挣扎愈发激起了前田的征服**,他很是享受德米扭捏给他带来的快g。

    “美女,不要心急嘛,咱们今晚有的是时间,哥哥会好好照顾你的……那啥,泽北君,你小子干什么呢?赶紧过来,咱们一起陪美女好好乐乐。”

    前田倒是挺“仗义”,关键时刻还不忘和兄弟分享“美食”。

    不过泽北并未回复前田的邀请,整个女厕只有前田哥哥的傻笑以及德米挣扎所发出的娇喘。

    约莫过了10多秒,正在全力向德米要害地带发起“冲锋”的前田忽觉肩头一紧,他只当是泽北想来抢“货”,不禁也是被对方的打断弄的着脑,当下回斥了句:“你搞什么,老子不说了咱们一起上嘛,你干嘛……”

    不过前田的话仅是说到了一半,随即肩头那股力道陡然大增,接着他整个人连半点反应都没做出,便是如小羊般被倒拉了出去。

    快步后撤状态的前田那是真的火了,扯开嗓子就愈叫骂,可不待他开口出声,一只大手便是硬生生堵在了他的嘴上。

    接着耳畔传来一记低喝:“你该死!!”

    话音落下,前田脑袋发出声脆响,随即其整个人身便软软瘫倒了下去。

    “德米妹子,你,你怎么样,那俩个小畜生没把你怎么样吧!”放倒怀里刚刚被扭断脖子的前田,雷瞳满脸担忧的问道。

    德米依旧处在适才被前田侵犯恐惧中,片晌才从混沌状态回过神,当瞧见雷瞳,老徐两人身影后,紧张的心境多少是稳定了一些:“没,没事,他,他们没有得手。”

    虽然在德米竭力反抗,老徐,雷瞳及时出现,令得前田目的未有达成,但德米受惊却是不争的事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