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偷袭大战(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三十三章 偷袭大战(十七)

    在确认德米没有受到伤害后,老徐,雷瞳稍稍送了口气。△¢,

    虽然他们清楚德米此行为了什么,但为了安全起见,老徐还是沉声再次重复了遍行动开始时的交待:“德米,我知道你这次出来是替我们解困的,但太危险了,我不希望因为我们的行动让你和德里克遭难。所以现在你赶紧回去,还有记住不管发生什么,都老实待在教室,千万别在出来冒险了。知道吗?”

    德米举眉看向老徐,顿了顿,随即郑重道:“老徐,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觉着真出了事,我和derrick能脱得了干系吗?呵呵,既然我们已经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人……”

    话至此处,德米意味深长的轻摇了摇脑袋,接着语锋一转:“好了!我现在回屋去,倒是你们,千万注意,可别再搞出刚才的岔子,不然真出了问题,咱们都得完蛋。”

    女人的沉稳与淡定委实叫老徐感到意外,要知道她可是刚刚遭受一场凌辱,而且险些被畜生得手。

    可她非但没有因此被吓破胆,反而变得更加从容起来。

    对于这样的女性,军人出生的老徐很是喜欢。

    当然这种喜欢无关乎爱情,那仅是一种人格品性上的吸引。

    老徐,雷瞳不会对德米的“教训”心声怨恨,老徐着手拍拍德米肩旁,接着与雷瞳让出条道来。

    德米理了理凌乱衣衫,随即提步走出了女厕。

    出了门的德米依然保持着来时的慵懒,只是脚下步伐频率明显加快了几分。

    一则午夜寒风着实冻人。二则经历完适才那惊险一幕,她现在仅存的念头就是回到德里克的怀抱。

    “derrick!!”回到屋子。德米多的话一句没说,径直拥入德里克的怀抱。

    她可以在老徐。雷瞳面前装坚强,她可以面对“脚盆国”学生weixie为了大局不吭一声。

    但在德里克面前,在这个他心爱男人面前,她终于可以放下所有,去享受一个女人应该享有的包容与护卫。

    “亲爱的,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们是不是……”感受到德米不住颤抖的身躯,德里克脑中浮现出不好的场景,他的心随之一揪,他有些懊恼自己适才为什么要答应德米的请求。让她只身一人跑去外面做那危险的解困行动。

    德米不想去回忆经历的过程,于她而言,过去5分钟内发生的事情,是她一辈子也不想在被提及的梦魇。

    “别问我好吗?”将头深深埋在德里克胸口,似乎只有这样,德米才能让其紊乱的心境稍稍平复一些。

    德里克伸出的右掌僵在半空,德米的回答犹若一根针刺扎在胸口。

    他知道对方是不想让她担心,但德米愈是这样,德里克愈是觉得愧疚。

    但考虑到德米此时的心理状况。德里克还是放弃了继续追问的念头。

    他最终缓缓放下僵在半空的右手,轻抚了两下德米颤抖的娇躯,柔声安慰道:“好!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不提了。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让你出去,你受苦了。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与此同时,就在德里克与德米互诉衷肠之际。身处女厕的老徐,雷瞳也未闲着。

    他们将被扭断脖颈的泽北。前田二人尸体给拖进了便池之中,然后带上门,以此掩盖二人毙命的事实。

    毕竟,此二人消失难保不会引起其它“脚盆国”学生注意,万一有心之人出来排查,至少隐匿的尸体可以多拖延几分钟。

    “好了,咱们出去吧!”时间紧迫,老徐没功夫待在女厕浪费时间。

    而按照计划他们下一步就该对分散在外的“脚盆国”学生逐一击破,最后在给会议室内“脚盆国”学生来个瓮中捉鳖,一网打尽。

    先和守在会议室门口的李小信碰了个头,确认会议室内“脚盆国”学生没有异动后,老徐指了指右边,示意雷瞳负责清理那边的零散“脚盆国”学生,而他自己则负责左侧的清理工作。

    正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此刻正值午夜3天,昏暗的夜色,配合萧条的北风,当真是给突袭小队提供了绝佳的暗杀机会。

    除李小信继续固守会议室外,老徐,雷瞳立刻是猫腰隐没在黑暗之中。

    锁严的教室大门,对于尖刀连战士并不算什么,这种最普通的a形锁只需2跟细丝就能捅开。

    不论是老徐还是雷瞳都受过相应训练,至于说细丝,华表他们带来的包裹内早就准备好了相应的作案工具。

    老徐将细丝完成u形,完了杵进锁眼之中,待得扣合妥当,方才把另根直条细丝送入。

    待得一切就绪,老徐开始所以抖动双指,这看似毫无规律的抖动,实在暗含了不小的技巧。

    很快,伴着一声“吧嗒”声,老徐知道自己已经成功捅开了闭合的锁道。

    于是,抽出插在锁眼里的作案工具,轻推教室木门,木门随即打开。

    开门瞬间,老徐便是感到一股热流铺面而来,那是因为密闭室内巨大温差造成的结果。

    同样的,在老徐感到屋内暖流同时,屋外的狂风也是跟开闸的洪水倒灌如教室之内。

    而这席冷风登时是叫酣睡中的“脚盆国”学生抖了机灵,对方直接是出口谩骂了句:“八嘎!谁啊!?这几点了,进门也不把门关好!!”

    短短几句话,老徐却从中分析出了几个要点:

    首先:对方已经知晓自己到来。否则不会说出“进门不把门关好”的抱怨。

    其次:对方虽然知晓自己到来,但并未确认自己的身份,要不口气就并非是这般“善意”了。

    最后:老徐清楚“脚盆国”学生未有确认其身份时间不会太长,所以他必须在对方瞧出异样前,给他来个致命突袭。

    想到这儿,老徐索性站起了身子,在随手掩合房门后,垂着脑袋,借助黑暗掩护,堂而皇之,提着步子朝“脚盆国”学生行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