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狗咬狗-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三十六章 狗咬狗

    “八嘎!江口,你什么意思!?你想害死我吗?”由于牙齿被砸,漏风的渡边说起话来,委实叫人听不太清。£∝,

    江口故作无辜的耸了耸肩膀:“渡边老大,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没有想害你的意思。相反我这是在告诉大家,不要被这些华夏垃圾给骗了。今天他们回来是我亲自搜的身,我百分百保证他们没可能带q入内!”

    “是吗!?”就在江口自信满满向众“脚盆国”学生做出保证的时候,一直掩藏在角落桌子下的李小信起身站里出来。

    随即李小信把玩手里短刃,皮笑肉不笑望了洋洋自得江口一眼:“谁规定被搜过身的人就没可能带q呢?老徐,我看要不就给那家伙开个窟窿,免得对方不认呀。”

    李小信故意没有唤老徐为连长,他觉着若是道明己方身份,那接下来的游戏就不好玩了。

    而李小信的出现无疑是彻底将渡边心下的侥幸抹杀了,他确定老徐手里拿的肯定是真家伙,否则凭对方这点人,如何敢挑战他们全体。

    难不成,外面还有埋伏?

    渡边心下烦乱如麻,老徐见对方久久未有开口,便戏谑的挺了挺q把,出口反问道:“怎么,渡边老大?你也在质疑我这家伙的真假吗?”

    q口挪动瞬间,渡边整个人都是不由自主抖了个激灵,当下他哪里还敢有半点犹豫。忙不迭呵斥道:“都,都别听江口在那儿胡说!!那。那什么,你。你想怎么样?你,你先把q放下,什么事我们都能谈嘛?”

    闻言,老徐微眯起眼睛:“哼哼,渡边老大似乎很紧张啊,怎么?是害怕这东西吗?我可是记得渡边老大之前和我说过。说什么你们大“脚盆国”武士道精神非常厉害,你们都是不怕死的勇士。现在……呵呵,这是怎么了?这似乎和渡边老大教育我的不符啊。”

    “哼!所以说你们华夏人就这点本事。”江口再次打断老徐话语。

    老徐并未因为江口的无理而心生怨恨,相反淡笑问道:“江口对我说的有意见?”

    “意见?你们华夏人不就只会干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吗?靠着一把枪胁迫我们渡边。这说明你们骨子里懦弱!说明你们惧怕和我们正面战斗!你们就是群小丑!永远也上不了台面的小丑!”

    不得不说。老徐还真是有些佩服江口的勇气。

    能在这种状况下,说出此般嚣张话来,老徐对江口评价只有两句话:

    要么他是真有骨气;要么他就是脑袋被馿踢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在绝对力量面前,江口的屁话都将不攻自破。

    “哦?”声音扬起,老徐斜着眉毛看着江口。

    这是极不礼貌,也极为蔑视的动作。

    “听江口你的意思,看来是很不服气被我们俘虏啊。”

    “当然,你们不过是用了些见不得人的伎俩才把我们拿住。如果凭硬实力你觉得你们有这个机会吗?”江口相当高傲的抬着脑袋,两只鼻孔喷出的热流,昭显着他不可一世的牛气。

    老徐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兵不厌诈,哦。我忘了你们脚盆国没什么历史底蕴,可能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我不妨给你解释下,这句话说的就是善兵者不排斥运用诡变、欺诈的策略或手段克敌制胜。不过现在和你们说这些。你们也不会理解。毕竟弹丸小国从来只会自欺欺人,自认为自己的世界比天大。实则只是坐井观天。”

    “八嘎,你说什么……”

    “唉。不要着急嘛,江口。我话还没说完,你说一只蚂蚁想和大象争斗会有怎样的结果?”

    “哼,口舌之争,别忘了,你们曾今就不止一次被我们踩在脚下!”

    “嗯,说的没错。你们曾今确实把我们踩在脚下过。但那不是你们强大,只是因为我们国家生病了。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们华夏人是耍阴谋诡计的小人。可这些手段的鼻祖似乎用在你们“脚盆国”才更贴切吧。另外,我也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曾今踩我们的那些混蛋,现在都在下面忏悔!记住蝼蚁永远是蝼蚁,或许它们凭借一时侥幸扳倒雄狮,但当雄狮醒来,就是它们的灭亡之日。”

    “哼哼,你们华夏人除了会做这些意淫美梦,有什么资格和实力?我也提醒你一句,昨天不知道哪个废物被打倒满地找牙!”

    “呵呵,”老徐不傻,他当然知道江口嘴中的“废物”指的是谁。

    不过还是那句话,拥有绝对实力的人是永远不会在意旁人的妄言的。

    “既然这样,那不如江口你出来我们比试一下,刚好那天没机会领教你的拳头。希望你能比山下强一点。至少能让我有点痛感吧。”最强的揶揄就是字里行间不待脏字,而老徐这席简单之言,不仅很好回击了江口的质疑,也连带把山下给数落了一遍。

    与老徐比斗这档子事儿,是山下最大忌讳,就这两天底下同伙已经不止一次拿此时和他开玩笑。这叫素来看重脸面的山下很是郁闷。

    现在有备老徐当众指责他的拳头无力,更是令山下恼怒火大。

    当下全然忘了老徐手里握着的“家伙”,想也未想冲出人群:“手下败将!!就你还有脸说,上次要不是规则限制,你觉着你有机会站在这里和老子说话吗?”

    “呵呵,”老徐照例再次痴笑一声:“手下败将?如果山下你记忆力没出问题的话,那次比斗最终胜利者貌似是我吧。”

    “你……”

    “还有,你应该庆幸,规则限制了招数,不然你真以为自己能站到最后?”

    “你……好啊,哼哼,没想到你们华夏人打嘴炮能力这么强。行!你觉着自个儿很厉害是吧,那成,有胆子在和我比一场吗?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跟老子叫嚣!!”

    老徐窃笑的摇了摇脑袋,山下见得老徐摇头,只当老徐畏战,不由是洋洋自得:“说了半天,还是没种,既是如此你就老实把嘴给老子闭上,免得丢人现眼,叫人笑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