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四十六章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老林望着唐小权,毕竟方案是年轻人提的,虽然他林俊夫给出了赞成票,但说实话,老林脑中依然是一团浆糊,没有半点思路。√∟,

    “我得回去一趟!”唐小权未正面回答老林问题:“方案有不少细节问题需要解决,靠手台说不清楚。”

    对此,老林点点头:“那我陪你回去。”

    “不,你得留在这老林,老徐那边随时可能有状况。我担心信号不稳,万一咱们都走了,他那边信号联系不上驻地。那就麻烦了。”

    老林想想也是,毕竟驻地中继站受高度位置限制,覆盖面积有限。己方若是都回,很可能出现信号连接不畅现象。

    倘若老徐这边真的有情况不能及时回传沟通,那己方回去蒙头忙活,倒头来说不定就会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结果。

    “好!那这样,我叫大壮开车送你回去!”

    考虑到自己不会开车,唐小权没有拒绝,当即给出肯定答复。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现在!!”唐小权再次果决应道。

    “现在?”闻言的林俊夫眉角稍稍上扬,无疑夜间行车是非常危险的。

    “是的现在。”唐小权依然是回的迅速,不过他也看出了老林的忧虑,随即解释道:“来时的卢我看过。没什么丧尸,这个终点回去。注意点应该问题不大。另外,老徐那头虽然说物资储备有2天。但我估计很够呛。所以必须尽快落实相关行动事宜,以好尽早把他们救出来。”

    年轻人这么说了,老林也不好再进行规劝,当下掏出手台,在和后撤魏大壮简单沟通交流后,示意唐小权可以下车了。

    “小唐,路上务必注意安全,如果遇到危险,不要冒进。记住,我们已经不能在承受意外状况了。”

    “我明白,老林。你在这儿也要提高警惕。”

    拍拍林俊夫肩旁,唐小权提着砍刀四下望了两眼,确认没有异样后,打开车门,跳了下去,然后迅速朝后车跑去。

    “强子!”

    “嗯!”刚到后车身前,唐小权便是碰上了自家兄弟王强。

    王强这两日显得非常安静。全然没有过往那种话痨精神头。

    饶是在讨论相关议题时,也是始终保持静默,尽职充当着倾听者的角色。

    行动中也未有过激行为,总而言之。王强现在的言行举止,给唐小权的感觉就是……“焕然一新”,准确来讲。好似变了一个人。

    那个曾今浮夸冲动,习惯骂咧的王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寡言,惜字如金。

    “回去路上注意点。”不出意外。王强照例没有多言。

    唐小权知道这个节骨眼不是寒暄时候,点了点头,算是应过。

    接着二人便是各奔东西,王强朝向押运车跑去,而唐小权则直接打开货运车车门,纵身跳了上去。

    “走吧,大壮哥!”

    收到指令的魏大壮立刻启动车子,货运车随即轰鸣着引擎绝尘而去。

    当唐小权返回驻地时,时间已然划过凌晨6点,但天际依然黑蒙蒙一片。

    抵达目的地的唐,魏二人立刻被驻地众人引到村长房。

    尉泱见得心爱之人回来,本愈上前寒暄。

    但看对方面色凝重,心道肯定前方出现紧急情况,便善解人意的未去打扰。

    尉泱知道,此时的唐小权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而她只要看到对方平安就好。

    “赵叔!”回到村长房,唐小权第一个找的就是赵云海。

    虽然心底早有准备,但当瞧见老赵颓废神色后,唐小权还是不由自主心弦一揪。

    什么叫做一夜白了鬓角,这个说法,唐小权过往只在电视剧里见过。

    但是眼下,老赵活生生给他演绎了这个说法。

    后者两鬓原本乌黑的头发,此刻全然变的惨白。

    “哦,是小唐回来了啊。”

    两眼通红,不消说,唐小权也能看出,老赵缺眠少觉。

    “那,那个……”眼眸四下扫了一圈,老赵挺正身子肃然问道:“丽,丽娜在哪儿?她,她没跟你们回来吗?”

    闻言的魏大壮,与唐小权对视了一眼。二人的细微举动立马是引起了老赵的焦虑。

    “是,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学校那边出事了?”噌的从坐上跳了起来,老赵一反常态的冲到唐小权跟前,双手着力擒住后者肩膀,满脸焦急的催问道。

    唐小权能够明显感到手臂痛感传来,由此也足可反应老赵此刻心态的不稳。

    魏大壮担心老赵因为激动做出过激事来,赶紧越近缚住老赵双臂,着声劝道:“老赵,你冷静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是怎样?”

    “丽娜目前还在学校,他和老徐在一起,很安全。“脚盆国”的问题也已经解决,你……不用担心,赵叔。”唐小权极近小心的注意措辞,生怕进一步刺激面前的男人。

    果然,老赵在听了丽娜还安全言辞后,激动的情绪稍显稳定。

    虽然胸膛依旧剧烈起伏,但着拿唐小权的手掌已然脱力松开。

    得以摆脱束缚的唐小权稍稍松了口气,但他心底的愁苦却并未有半点减轻。

    无疑,他适才为了安抚老赵,话其实仅说了一半,而最关键也是他此次回来真实目的却还只字未提。

    看老赵目前状况,唐小权有些为难是否要对眼前男人坦白。

    可老赵显然不打算给唐小权考虑机会,他在粗喘几口劲气,稳定心神后,立马询问学校事宜:“小唐啊,既然“脚盆国”学生老徐那边已经搞定,那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出逃计划?”

    “这个……”唐小权面露苦色。

    胡晓东见状,立马知道事情肯定出了意外。

    当下提步上前,叉开话题道:“哦,对了小唐,大壮,你俩跟我出来下,我这边有几件事情需要和你们交代。”

    魏大壮不解其中意思,狐疑问道:“什么事啊?”

    “驻地防御的事儿,你们离开这两天,我发现几个相当棘手问题。走,我带你们去看看。”

    言罢的胡晓东不由分说,揽过唐小权,魏大壮肩膀便是朝房外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