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四十九章

    1个小时后,公交车,江淮车内里空间基本全部填满,但饶是如此,依然仅仅搬完堆场1/3不到砖石。

    望着还有一大半码放整齐砖石,以及从厂区拆卸,搜罗的椅凳,窗户等物,不论是胡晓东还是参战队员,都觉着这么回去太可惜。

    毕竟,面前的物件是日后大建设必备之物,正所谓机会可遇不可求,错过这次,想要再找,或许就得付出难以预想的代价。

    基于此点,搜罗小队众议商量,决定先将满车物资找个合适地点,存放,待解决完学校危机,在来慢慢搬运。

    如此,既不耽误接下来行动,又能保证这批砖石不至浪费。

    商议完毕,车队立马开干起来,搜罗小队找寻的存资点距离窑厂并不远,车程大概15分钟的样子。

    之所以这般选择,主要是考虑太远,费油,费时间;太近,又怕接下来引尸行动会造成丧尸游走不受控制,把存资点给占领了。

    而车程15分钟的地方,即便丧尸真的失控,它们想赶到存资点也得花上些许功夫。

    这样,幸存者们至少能赶在丧尸占领存资点前,运走砖石。

    那么接下来的流程就相对简单了,2辆车子,来回奔波于窑厂和存资10,..点周围。

    反正都是些砖块建筑材料,幸存者小队并不担心旁人窃取。

    就算真有人窃,想把这么多建筑材料弄走。也绝非易事。

    整个转运工作整整持续了2个半小时,待得全部搞定。时间已然临近正午十分。

    返程之前,胡晓东特地与老徐。老林进行了电波沟通。

    一方面,了解老徐,老林两边状况;

    另一方面,把己方目前行动,以及接下来引尸方案的具体人员分配及操作流程与两位当权者汇报了下。

    对此,老林和老徐没有意见,他们相信胡晓东的能力。

    毕竟,在他们加入前,小胡已经带领这只小队历经了不少劫难。

    碍于时间紧迫。汇报完毕的搜罗小队,即刻启程返回驻地。

    至于老徐,老林他们眼下能做的,就是两个字:等待。

    等待小胡那头完成部署,等待生死逃杀一刻到来。

    回到村落时间刚好指向12点,尉泱贴心的准备好了饭菜。

    她很清楚目前时间对于团队的重要性,所以她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范围内,替所有成员料理好后勤。

    趁着吃饭空档,小胡了解了下其它队伍的情况。

    王忠瑜顺利搞回了一辆20尺集卡。同时还搜罗了些收音机,电脑音响之类的小物件。

    而李中,李国两兄弟,则顺利完成了控制软件的编写。甚至给驻地小货进行了初步改造及实验。

    “好!大家干的都不错!那下午,咱们这样,李国。小温,吴超。大虎哥,你们四个随我去窑厂布置内里设备。余下的。李中你牵头,配合小王,小罗把小货车改造进行完毕。争取今天傍晚之前搞定所有,大家有问题吗?”

    老徐的物资储备众人都了解,虽然靠着节粮尚能维持2日,但考虑到接下来突围可能遇到的状况……若是没有充足体力,拿什么冲出尸围呢?

    所以己方哪怕能多提前一秒,对困在校区的老徐一行人而言,都是生存的希望。

    籍于此,所有参会人员皆是异口同声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判断一个团队的生存能力,不是看它有多少人,也不是看它实力有多雄厚。 最重要一点,就是在面临危难的时候,众人是否能团结在一起,拧成一股绳。

    无疑,唐小权所在的团队具备这个素质。

    当然这种素质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形成的,那是所有团员在末世求生过程中,相互扶持,生死与共一点点积淀磨砺出来的。

    他们彼此都是可以以命相抵的“亲人”。

    不,准确来说,是比亲人还要更近一层的感情。

    这种感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恐怕也只有真正在一起经历过死亡的人才能体会。

    饭罢之后,众人顾不得休息,有任务的队员开始着手进行相关任务。

    没有任务的,要么从旁帮忙,要么搬运砖石。

    尉泱在收拾完碗筷后,踌躇良久,最终还是跑到公交车旁,将唐小权招到一旁。

    “怎么了,尉泱?有事儿吗?”由于忙碌了许久,唐小权说话也是有些粗喘。

    尉泱贴心的掏出手帕,轻轻替心爱之人拭去额前的汗水:“很累吧,渴不渴?我去给你倒些水?”

    闻言的唐小权只觉心底一股暖流淌过,在这末世,他最大的收获以及最幸运的是,就是叫她碰到的尉泱。

    坦白讲,唐小权还是有些感谢这该死的末世的,因为如果没有这场浩劫,他或许就无法与尉泱碰见,自然也无法获得这份姻缘。

    “说吧,有什么事儿?”虽然尉泱没有说什么,但聪明的唐小权早就从对方不太自然的表情瞧出了异样。

    尉泱也没打算隐瞒,她叹了口气道:“你们走后,赵叔有问过我你们去哪儿了。我按胡哥临行时交待的答复了赵叔。”

    “那赵叔没什么问题吧?”

    “问题倒是没有,但他情绪……小唐,咱们这样欺骗赵叔真的好嘛?我担心万一……万一接下来行动出现岔子,那到时……”

    尉泱的话嘎然而止,她实在不敢去想象赵丽娜出事后,老赵的反应。

    作为失去过至亲的尉泱来说,她非常理解和同情老赵。

    她明白那种痛会随着时间推移愈发加深,饶是现在,尉泱还经常在梦中遇见自己惨死的父亲。

    而每一次她都泪流满面。

    对此,唐小权沉吟了片晌。说实话,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欺骗老赵,但眼下这个局面,你叫他去和老赵坦白,他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

    所以……

    “尉泱,这个事情暂时还是瞒着赵叔吧,再事情没有定论前,我不希望他因此事击垮。否则,等我们救出丽娜,到时面对崩溃的老赵,我们有如何向丽娜交代呢?”

    听了这席话,尉泱只能再次无奈叹了口气,随即漠然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