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劫后”的会餐 (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十二章 “劫后”的会餐 (下)

    手指轻轻叩响桌面,胡晓东一双锐眸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

    那是一双暗含血丝的双眼,唐小权从中读出了些许落寞与悲伤。

    “嗯,咳!”轻轻清了下嗓子,胡晓东缓缓站了起来,同时高举起手中的酒杯,操着低沉的嗓音淡淡道:“既然大家让我说几句,那我就说几句。”

    “吴超说的对,咱们中国人喝酒讲求的是个情,那么这第一杯酒就敬给……”

    声音陡然一颤,胡晓东无法抑制地哽咽了一下,虽然他竭力地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但突兀而起的伤痛还是令得他的眼角浸出了几点泪滴。

    话到此处,客厅寂静无声,原本还在拆剪手中罐头的王强也是识趣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似乎是料到了胡晓东想要说什么,唐小权略微沉吟之后,起身站了起来。

    “虽然和大家接触时间不长,但是如果没有大家还有胡哥当时的出手相助,我,强子还有阿城可能早就已经成了外面那帮畜生的一份子了。所以……对于林伯,虎子的死……我……”

    “敬林伯!”吴超沙哑的嗓音响起,而随着他的声音落下温泉鑫,阿城,王强也是陆续举杯站了起来。

    "敬虎子和虎子他娘!"

    “敬黄雅茹!”

    “敬俺爹还有俺叔!”

    6个汉子,6双手,齐齐地倾斜下杯口,继而自左向右地倾洒而下。

    酒水顺着倾斜的杯口自由落下,带着生者的哀思,坠落在地,挥散不见。

    落座,填杯,胡晓东兀自又是仰头喝了数口闷酒。

    难怪人们常说借酒消愁愁更愁,这话当真是一点都没错,至少于胡晓东而言,随着烈酒的入肚,他心底生出的那股子悲凉感觉那是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不醉不归!”吴超举杯与王强轻砰了一下,杯盏交错间,他们一杯接着一杯,除了不胜酒力的阿城和心有所虑的唐小权外,余下的4人皆是开怀畅饮,未曾停歇。

    他们这顿酒喝的相当疯狂与痛快,但弥漫在各自心头的苦闷却又是那般的凄凉与落魄。

    酒足饭饱已是午间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满桌狼藉的皮壳汤水以及横七竖八歪倒的酒**昭显了幸存者们无匹的扫食战力。

    王强彻底醉了,过量的酒精反应,令得他意识迷离的傻乎乎的笑着,而温泉鑫和吴超则是各自爬在桌上的一角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着,你压根闹不明白这两货在说些什么。

    反倒是胡晓东好似是只熬夜多年的巨兽,酒杯一搁,便是立马仰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阿城很不适应这漫天弥漫的酒气,浓列的酒精味让他光是闻着就觉脑袋发晕,胃里翻滚。他相当难以理解眼前这些哥哥为啥要这么折腾自己,若是换做他啊,那是宁愿多喝两杯白水也绝不受这大罪。

    蹙眉扫过全场,唐小权瞧着自己兄弟酒后失态的模样,心下也是泛起了几许感概来。

    想想上一次他们喝的米酊大醉还得追溯到毕业时的班级聚餐,那天大家也都似今天这般喝的无拘无束,也得似现在这样发自内心地感到了离别的痛苦。

    然而不过短短数月的功夫,世事却是发生了如此巨大的改变,任谁能想到一场突兀的灾变竟是让曾今的地球霸主转瞬坠落到了食物链的低端……

    曾经的同学们不知道你们现在过得可好?希望大家都能活着熬过这该死的末世!

    收敛心神,唐小权重新将目光移回现实。

    或许是因为太过疲惫,亦或是酒精的劲头上来了,总而言之,适才还在那不着四六的王吴温三人此刻也都是各自进入了梦香。

    一时间,鼾声四起,鼻息震天,再配合上楼底偶尔发出的“嘶鸣”,当真是一曲宛若“天籁”的命运交响曲,任谁听后都会产生一种……想要冲上去怒踹三位“演奏家”的冲动。

    眼下收拾“战局”显然是不太合时宜的,难得几人能够睡上一顿安稳觉,唐小权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动作而侵扰到他们的美梦。

    抬手招过杜近城,二人蹑手蹑脚的步出了客厅,待得出厅之后,阿城登时是长呼了一口大气:“哦~权哥,你咋不和强哥他们喝酒啊?”

    回想适才酒桌上唐小权三番四次藉口不甚酒力推脱喝酒的场景,不禁也是涌起了几许好奇。

    无奈地遥遥头,唐小权似乎也是想到了刚才因为谢绝喝酒而被众人数落不够大气的尴尬场景,但是……

    这终究是末世啊!你永远不知道危险会在何时降临到你的身边,所以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和警觉的心态才是你能否活下去的关键。

    所以,唐小权不是不想喝酒,毕竟他也有心,在历经了那么多的苦难之后,他也会难怪,也会悲伤,也会感到疲惫。

    加之未知生死的双亲与妹妹,他怎会不想随众人痛快地畅饮一场,然后忘掉所有酣睡入梦呢?

    只是如果大家都睡了,那么团队的安全谁来负责?如果大家都睡了,晚上的守夜又由谁去执行呢?

    所以,事情终归是需要有人去做的,虽然唐小权并不认为自己非要去冲那个大头标新立异,但为了活下去,他必须时刻提醒自己,牢记《求生法则》!

    “呵呵,阿城,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今晚守夜的工作,得由你和我来完成!”意味深长地轻笑了一声,唐小权拍了拍阿城的肩膀,继而接着道:“走,随我一起去储物室看看能找到些咱们能用的东西不!”

    移步来到储物室,二人分头行动。

    这间储物室面积虽然不大,但主人的利用率却是相当的高,再加上之前他们衣物的摆放,唐小权基本可以断定这间屋子的主人绝对是个讲究规划的人,至少对自己的生活环境非常在意。

    随手掀开墙壁上的围帘,遮于围帘之后的橱柜立刻是显露了出来。

    唐小权不曾多想再次抬手撩开了紧闭关合的橱柜大门,而随着大门的不断展开,他塑脸上唇角的笑意那是愈发浓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