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八十章

    身为一名护士,尉泱当然明白老徐在担心什么。

    对此,尉泱没打算隐瞒,她相当坦诚的回道:“女孩之前因为凌辱已经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再加上营救过程目睹友人惨死血腥场面,精神状态很不稳定。至于昨晚,她倒是没做什么过激事情,但整宿颤抖未眠还是很糟糕的。”

    “那有办法调节吗?”

    一个精神崩溃的女人,如果再连续不眠,老徐开始担心女人未来是否会搞出威胁团队的事儿来。

    “睡觉的事情,老徐你不用太过担心,这个透过用药可以解决。只是要想彻底调节她的心里,让她重新回归正常生活,恐怕……”

    尉泱摇了摇头,透过几个月与贺静的接触,尉泱自认对精神疾病患者有了一定了解。

    而贺静在丧父打击后,恢复尚且如此困难。

    雅丽她可是在学校遭受“脚盆国”一众畜生长达半年地狱凌辱,对于这种患者的最终康复状况,坦白讲,尉泱没有丝毫信心。

    不过,尉泱不想因此给老徐平添烦恼。

    后者是要做大事的人,他肩扛的责任已经足够称重,不应也不该再为琐事缠身。

    所以,稍适调整,尉泱还是含笑表露出副自信满满模样∮⌒,..,毅然且坚决回道:“事在人为!恢复的过程估计会很漫长。但我相信,只要我们用心去照顾雅丽,她会渐渐康复的。不过老徐还得麻烦你私下提醒下大家。雅丽目前还不适合参加集体活动,也不适合和男人接触。所以在他有所好转前,能不能让大家……”

    “我明白!这点你放心。我会让男士尽量远离雅丽。”不待尉泱说完,老徐便是心领神会接茬道。

    结束谈话,老徐回房稍适休息,半个小时时间转瞬即逝。

    午餐被点到名的6人已经全员准备完毕,静待老徐下达出发指令。

    “行动之前,我强调两点。一,我们此去主要任务就是运砖,其它事情一概不办!二,如果遇到大面积丧尸围攻。立刻撤退,不要逗留。小王,车子检查的怎么样了?”

    “搞定!”王忠瑜一如既往的嬉皮,抬手打了个ok手势,接着又着力拍了两下胸脯。

    老徐未有理会年轻人的举动,直接大手一摆,下达了登车出发的指令。

    考虑到驻地安全,老徐此次带队依然是驾驶江淮车。

    虽然驾驶此车会在一定程度减缓砖石运载速度。但却可以避免驻地遇袭队员无车可用的惨剧出现。

    作为参与过头一回藏砖的魏大壮很自然成了此行的领路人。

    在他引领下,众人驱车一个多小时终于是抵达了藏砖地点。

    如同来时预想一样。目标地并未出现太多丧尸,至于那几只侥幸游荡至此的“观光客”,搬砖小队成员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砖块没动,周遭视野范围内也没活物踪迹。

    确认完这些。老徐才驱车开到砖块堆放地前,停下车子。

    车子刚一停下,魏大壮便是当先打开车门。从副驾跳了下去。

    背手将插在刀囊里的双镰拔出,已经熟练了镰刀用法的魏大壮。麻溜的将刀在手里打了个转。罢了,握住刀把。三两步冲到丧尸跟前。

    畜生刚愈抬臂表示欢迎,脑门中央便是被镰刀的锋刃给扣了个结实。

    得手的魏大壮探脚把死翘的丧尸踹开,接着又是一继闪身,鬼魅突进到旁侧丧尸跟前,着刀挥砍,直接是把丧尸平举的双手给齐齐斩断,应时碎裂的切口“兹兹”砰着血剑。

    对此,畜生倒是没表现出太多痛苦之色,它傻不拉几转过身子,“挑衅”般的望向魏大壮,随即咧开嘴,龇着牙,似乎在说:“丫的,老子没事,你砍老子没事耶!”

    不过这年头“装逼”通常都没好结果,这不丧尸的“嘚瑟”连2秒都没维持,便是在魏大壮的暴力屠宰下嘎然而止。

    1分钟不到,2只丧尸暴毙倒地。魏大壮的战力不容置疑。

    有了魏大壮开头,车尾下来的一众幸存者,血脉立刻被调动了起来。

    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即便在软弱的人,你把放到一只决死冲锋队伍里,他也能迸发难以想象的力量。

    更何况,眼下这群幸存者,没一个软蛋,所以游荡在堆石场周遭丧尸结局不言而喻。

    搞定丧尸,老徐吩咐华表持枪上车顶戒备。

    自打昨天在困境开枪之后,老徐对q械的看法便发生了改变。

    武器还是得拿来用,不管对人还是对尸,关键时刻,活命才是最主要的,至于其它……等活下来再说。

    持着双管猎,华表攀上江淮车顶。

    待其落定后,老徐示意众人开始搬砖。

    5个人,采取接力形式垒落进行传递,传递速度倒也不慢。但装载完毕还是花了将近半小时时间。

    搞定后的幸存者一刻不敢停留,赶紧驱车返程。

    回道驻地,卸载相当迅速,全驻地人员集体参与,只花了5分来钟便是全部卸载干净。

    瞄了眼时间,今天运完,老徐是不包希望了。

    不过趁着还有3个小时亮光时间,老徐决定再跑一趟。至于其它只能隔日在弄了。

    看来这车子问题还真得抓紧解决啊。

    眼下少了公交车这个大载具,老徐明显感到队伍运力有限。

    而存砖地距离驻地也有十来公里路程,小货单趟来回油料也是个不小消耗。

    所有一切,皆是叫老徐忧心忡忡。

    结束第二趟运载,天色也是渐渐阴沉下来。

    隆冬时节就是这样,昼短夜长,黑夜总是来得很早。

    夜间行动那是大忌,老徐打消了再行出动念头。

    晚餐之际,老赵掏出了他罗列好的物资清单,以及简画好的驻地建设图。

    对于这些,老徐均没什么意见。

    毕竟,专事还得专门办,老徐相信老赵的能力,他知道在这个地方,没有谁能比老赵更适合担任建筑头头的职务了。

    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想法吧老徐清单罗列物资给他弄到,好叫后者逐渐操办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