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意外大惊喜-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十三章 意外大惊喜

    眼眸之中,两袋20斤的福临门水晶米摆在橱柜的最下层,然后诸如山西老陈醋;李锦记生抽之类的调味品被分门别类的摆放在特定的格子内。

    除此之外,整个橱柜最多的就得数各类饮料与酒水了,虽然唐小权对酒品不甚了解,但从其精美的外包装来看,其售卖的价格应该不菲。

    偏侧过头,唐小权将目光移向了身后的杜健城。

    “怎么样?阿城,你那边有什么收获吗?”

    “有,只不过……”哭丧个脸,阿城闪身让到一边,将面前的纸箱让了出来。

    唐小权凑身朝前望了一眼:嚯,好家伙,满眼刺目的红色。

    他下意识地眨吧了两下眼睛,嘴中不禁喃喃道:“我擦,发财了,是软中华啊!”

    果不其然,淡黄色的五瓦包装纸箱内,一条条印有“中华”字眼的条状物体横放其间。

    唐小权伸手摸出了一条,将之塑料封模剥去,然后从中取出了一包。

    激动,这是唐小权当下最为真切的感受,对于他这样一个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拿着微薄薪水的**丝而言,软中华显然是他渴望却不可求的东西。

    很是随意地从中抽出一根,唐小权把烟盒冲着阿城摆了摆,示意他是不是也来上一根尝尝先。

    只不过阿城似乎大为不解风情,与他而言,这些东西比之垃圾还不如,如果真要让他选,他宁愿选个白面馒头。

    果断地猛摇了摇头,阿城婉言地做出了谢绝。

    对此,唐小权倒也不以为意,他本就不是个会在乎那些鸡毛蒜皮小事儿的人。

    兀自在鼻前嗅了嗅,唐小权陶醉地连连啧舌道:“啧啧,香,不愧是烤烟中的极品。”

    迫不及待地从兜里摸出随身携带的廉价火机,唐小权拨动火石,一缕红蓝色的火苗凭空而出。

    他将香烟凑近火苗停放了片刻,登时一股浓郁的清香飘散而出。

    而随着这缕烟气的飘出,唐小权觉着自己整个人都为之一振,似乎连那满心的疲惫都随之一扫而空了。

    “你确定不来一口?”再次向阿城推荐了一次,不过后者依然是毫无兴趣地摆了摆手,对此唐小权也只能出略显可惜地撇了撇嘴,然后……

    双指夹住烟头,唐小权缓缓将之送入口中,继而在肺部的做用力下,宁古丁那特有的味道在经过一番短暂的轮回后进入了鼻腔,然后被喷吐而出。

    料想中高大尚的味道并未出现,唐小权甚至觉得这烟味和自己平日里所抽的9块钱一包的廉价烟没什么区别。

    如此巨大的落差,令他立刻是对这所谓的“国之精品”失去了兴趣,转而将目光移向了身侧的最后一盏柜子。

    照例是伸手打开柜门,柜门之内有个密码箱,唐小权将之提出,凌空晃动了两下,但听里面纸片翻飞,想来不出意外,应该是“毛爷爷”在内作祟吧。

    只是,这些钱币与末世而言,显然没什么太大的用处,至少就目前来说,在社会秩序未完全稳定之前,钱与草纸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甚至还不如草纸,至少草纸可以用来做那啥用,而这钞票……

    毕竟眼下所有的东西都是无主之物,即便你去抢银行也不会有人出来阻拦,但问题是,你有那个勇气和能耐在这行尸满布的城市里走动吗?

    既然手中的铁皮对自己无用,唐小权也就没必要再花时间浪费在它身上。

    所以……

    目光继续在柜内搜寻,很快他便是有了新的发现。

    那是个白色的塑料箱,红色的十字形印花标识出了它的用途。

    “是医疗箱耶!”心下暗自嘟囔,唐小权没有丝毫犹豫地伸手将之取了出来。

    毫无疑问,末世之下,人类因为各种小伤小病而导致死亡的案例,从某种程度来说,比之病毒本身的致死率或许还要高上几分。

    究其原因,就是源自于幸存者手中医疗用品的匮乏以及生活设施的简陋。

    而眼下,唐小权面前的这个医疗箱子,从外观来看,应该头一回被打开,因其表面的崭新程度,实在不似有使用过的痕迹。

    将盒盖前的卡扣拨开,唐小权掀开了将近10公分高的“医疗箱”盖,虽说他平日里就没少听各类求生栏目中的主持人提及这种箱子,但论道亲眼所见那绝对称得上是第一次。

    箱子内里由数个大小不等的小格组成,每个格内都被摆放着相应的医疗物品,从治疗皮外伤的碘伏创可贴,到处理骨折烧伤的敷贴绷带,当真是盒子虽小,药品俱全。

    不止如此,唐小权甚至还在箱子的内里夹层发现了诸如指南针,瑞士军刀之类的求生用品。

    由此看来,这各类专家推荐家中常备的医疗箱子也并非是纯粹为了商家效应啊!

    心下兀自做着评断,唐小权重新将医疗箱关好。

    这玩意绝对是个好货,没准自己未来的小命就得靠它来救赎。

    满意地着手拍了拍箱面,对与今天的搜索结果,唐小权那是相当的满意。他们不仅找到了额外的食材,还找到了可以医疗救命的医疗箱,当然还有那专属于男人的精神食量“香烟与美酒!”

    当众人从混沌的梦境中醒来,天色已近黄昏。

    胡晓东勉励地睁开双眼,白酒所残留的后劲依然是令得他头脑昏眩。

    “呃,这tm什么时候啦?”王强挣扎着直起了身子,一双大手用力地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满脸的茫然。

    “现在晚上6点,大家都先喝点茶,解解酒吧,”说话间,唐小权便是将早已沏好的浓茶端到了几人的跟前,继而为每人分发了一杯。

    温泉鑫干涩的喉头犹若火烧般难耐,所以见着茶水的上桌,他也顾不得其他,待得轻吹了两口气后,便是一无反顾地倒了下去。

    “怎么样?小唐,这段时间没出啥叉子吧!”缓缓地直起身子,胡晓东踱步走到了窗前。

    他抬手掀开帘布的一角,一抹残阳立时射入了屋内。

    “一切都还顺利,只不过那些畜生还是没有散去的迹象,所以保险起见,晚上咱们还是不要开灯,就用这个照明吧!”

    言罢,唐小权将几根从储物室中搜罗出的蜡烛摆在了桌面,继而打了个响指,冲着客厅外吩咐道:“阿城,上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