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三章 一个国家的诞生-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三三章 一个国家的诞生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黄帝纪元六七九二年。

    呃,这个时间是仙尊说的。

    他说炎黄时代是在西元前五千年,那么炎黄时代就是西元前五千年,不要问为什么,仙尊在天界跟炎黄二位大神可是称兄道弟的,难道这种简单的小事他还不知道?

    而这一年是西元一七九二年,再加上五千年那自然也就是黄帝纪元六七九二年了。

    这是按照新的圣教历。

    所以可以简称圣历六七九二年。

    圣历六七九二年十月一日,仙尊登基于南京应天皇宫奉天殿,因为皇帝陛下同时还是神仙,所以民间也称之为神皇,以华夏为国号,设丞相及内总揽政务,废大都督府,设陆军及海军大臣列内成员负责两军的装备后勤及预备役建设,设陆海军总参谋部负责军队的指挥调动,当然,以上各级官员都是由皇帝陛下任免的。设都察院和大理寺两级负责司法,前者负责监察起诉后者负责审判,地方设立省府县三级体系,其他直隶州,散州,厅之类一概废除,县以下设乡村两级,这两级为地方自治机构,县及县以上由吏部报请皇帝任命,另外增设外交及殖民事务大臣负责对外殖民,兼管和妖族国家的交往,至于藩属国那自然就归理藩院了。

    不再设科举。

    但改成吏员考试,所有识字者都可以报名参加,考试合格者就可以为吏员,以后所有地方官员都由吏员升迁,不再禁止本省为官,当然,官员异地调动这个就属于正常的内部职位调动了。

    另外为体察民情,单独设立人民院。

    这个由各省人民代表组成,负责监督内的工作,当对内工作不满时有权叫过去进行质询,哪怕丞相也必须接受质询,如果还不满,那么人民院主席有权向皇上递奏折弹劾,而对于这种弹劾皇帝必须优先处理,比如说亲临现场,让人民院在皇帝面前围攻丞相,包括内涉及税收的政令同样必须先向人民院阐述,而年终财政收支也必须向人民院做总结汇报。

    实际上就相当于过去的御史。

    但不是皇帝任命的,而是地方百姓推选出来的,也算是一种预备立宪了,毕竟这事情不能一蹴而就,必须逐步过渡,通过人民院那些代表们的选举,先把选举制度确立,等老百姓都熟悉了这种东西,再以宪法的形式确立下来。至于人民院选丞相这种事情还是看情况再说吧,反正在皇帝掌控经济军事甚至特务的情况下,丞相不过是一个打工的经理,并不是一个什么特别重要的职位,毕竟就算让人民院选举,皇帝肯定还是要保留最终任命权的。

    事实上杨丰从来不认为有万世之法的政治制度。

    这东西就是一个利益平衡。

    不是一成不变的。

    利益不断变化,平衡也同样在不断变化,今天合适的制度,未来不一定合适,在这里看起来匪夷所思的制度,说不定换一个地方就非常合适了,纠缠这种东西毫无意义,要是在宋朝这么玩,那他就是个傻子,而在这个时代不这么玩他才是个傻子。

    另外省府县三级同样设人民院。

    地方人民院同样有监督弹劾地方官员的权力,甚至可以直接对官员进行起诉。

    还有封爵。

    这个同样也必须有,那些功臣最渴望的就是这个,不封爵岂不是让他们失望了?

    他的封爵自然还是习惯的那套制度,五等爵位,实封,但爵臣除了作为地主以外并无其他特权,至于封地这个很好解决,因为理论上天下所有土地都是皇帝的,老百姓只是以一成地租和半成田赋租种,而且除了皇帝谁也没权对土地进行交易,所以他把部分土地划给爵臣就行了。只不过老百姓把原本要交国家的那一成地租转而交给爵臣,这个地租是法定的,任何人都不能更改的,而且不准收其他任何费用,所以靠地租发财根本不可能,唯一的优势也就是拥有了土地的所有权,所以如果封地下面有矿产那就算你走运了,没有矿产那也就只好种田了,实际上这样对于爵臣来说使用奴隶绝对比佃户划算。

    当然只能是阉奴。

    华夏圣朝是不会允许使用未经手术的奴隶的。

    杨丰就是在鼓励爵臣使用奴隶。

    毕竟就佃户那一成地租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爵臣们忍受的,只要他们发现买阉奴比用佃户更能给他们带来更多财富,那么肯定会大肆购买阉奴的,然后类似美国南方的奴隶制农场也就开始
闹婚之宠妻如命txt下载
出现了。接下来那些在东北和西北垦荒的家伙也就同样开始使用阉奴了,就像被爵臣抛弃的佃农,这个国家肯定不能不管,要么进工厂要么就可以国家补贴方式去外面垦荒了,人手不足就可以去买阉奴,再以后殖民地垦荒的同样也开始使用这些阉奴了,大明人民就可以踩着奴隶们的尸骨享受美好生活了。

    至于工人,这个并不难解决,只要农业产量增加,使种田无利可图,而工业能够获得暴利,总会有人走进工厂的,毕竟老百姓不能只吃饭。

    看看现代的农民工就知道了。

    而同样当人口大量增长,而奴隶涌入又加剧这种压力时候,对外扩张也就成了必然选择,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领导人都会明白,有圣教的思想作为支撑,有年轻一代开疆拓土的雄心,再加上人口压力的驱动,未来这个国家要是不富有侵略性那就完全是天方夜谭了,尤其是在他的内制度有意无意总是向着旧倭国靠拢的情况下,丞相不想对外扩张,那些参谋部的军官还不答应呢!大不了给你一个天诛!

    还有他的那套勋民制度,也就是发勋章,持有勋章的人根据等级不同领几代工资,这套制度除了给财政制造负担以外没别的毛病,而这个毛病可以用控制数量来解决,但收到的效果却是巨大的,自己就算战死了只要能换来勋章,就能让自己的儿子甚至孙子都领一辈子工资,那战场上谁还不奋勇争先?

    还有宗室制度。

    也就是杨丰的子孙们。

    这个不封爵,除非有功否则宗室都不封爵,此举也算让朝野震惊,毕竟这是破天荒的好事,谁都明白那大明很大程度上就是被宗室吃死的,但神皇陛下的子孙除非有功否则不封爵位,当得知这一后朝野无不感激神皇的慷慨无私。

    当然,他分国企这个就没必要告诉老百姓了。

    他分皇室的企业相当于后代的遗产继承,这个当然不关国家人民什么事。

    这个可比什么封地赚钱多了,当然也不能说分,只是未来把皇室企业搞股份制,除了帝国银行石油之类必须皇帝独有,其他一个个企业拆成股份给自己儿子们就行,难道分给儿子几万亩地比分给他一部分垄断财团股票更有价值?

    总之就是这样了。

    这是政权体系。

    而同时圣教体系也重新整合。

    在南京设立圣教总坛,神皇陛下担任教宗,并且永为定例,也就是说帝国皇帝永远兼教宗,另外在各省设大教长,由教宗任命,但府一级没有了,县一级设教长,由大教长报请教宗任命,每乡设圣祠一座,圣祠祭司由县教长自己任命,圣祠祭司负责传道慈善还有义务教育,圣教财政由总坛负责,或者说皇室负责。

    当然,也接受信徒捐献。

    但不是捐献给祭司们,而是直接捐献给教宗,这个只要去临近的邮局或者银行存入教宗账户就行。

    对于捐献多的信徒,教宗会给予适当荣誉奖励,因为教宗和皇帝是一体的,这奖励就很有操作性了,比如有可能是银行贷款容易些,要知道帝国银行可是皇帝的,有可能是政府的采购倾斜,话说政府采购尤其是军队的采购可同样皇上一句话,再比如家里有孩子上大学的,有可能接到的就是皇室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做天子门生了,甚至对于一些有突出贡献的,还有可能直接被封以爵位,当然,这个封爵绝对不是因为他给教宗捐了十万贯钞票,这一是绝对的,皇室绝对不可能卖官鬻爵的……

    至少神皇本人不会。

    总之这里面水深得很,未来他的子孙有很多可操作余地。

    这样一个神与人两套系统并行的政体就建立起来,而因为神与人的最高统治者都是皇帝,所以神的系统也就成了人的系统的附属,而神的系统又赋予人的系统的合法性,相互依赖而共存,这就很完美了,至于这套体系的先进性……

    这个杨丰承认是没有的。

    以后世眼光看肯定还不如大洋彼岸的那个国家,但是……

    这个关他屁事!

    他知道这样的帝国最适合他对外扩张就行了,再过个十几年他就滚蛋了,以后的事情没必要考虑太多,再说这个时代什么先进制度都一样没什么卵用,二十年后先进制度的美国还让人家把华盛顿烧了呢!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来+),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