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七章 大唐西域记-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三七章 大唐西域记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四次穿越的杨丰,终于穿越到了一个真正的盛世,而且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

    虽然这个时代其实也撑不了几年了。

    他穿越到了大唐天宝十年,也就是西元七五一年八月,距离大唐盛世戛然而止的安史之乱还有四年零四个月,当然,这并不重要,事实上无论什么时代他都得造反,就算不造反也得割据或者做曹操,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皇帝,会允许自己的土地上出现一个能动用数十万人的家伙,他的金字塔建设只有一个强大国家的力量能够支撑。

    再说就算没有安史之乱,这大唐盛世也撑不了几年。

    一个封建王朝而已!

    无论它是不是盛世,无论它是不是中国最辉煌的朝代,它都是一个封建王朝。

    还能指望它避开那诅咒一样的周期率?

    蛮族内迁,土地兼并,光这两条就足以让大唐盛世瞬间变成昨日黄花,可以说让一个强盛帝国没落的错误,大唐一样也没少犯,它的落幕只不过时间早晚而,开元盛世就已经是这个王朝的极限,这一应该感谢李隆基的进取精神,是他那些开疆拓土的战争转移了内部矛盾,让已经不堪重负的均田制,得到一喘息机会,毕竟没了土地还可以当兵,跟着节度使们去抢异族并不比在家种田差,在内地没了土地的,可以去安西,那里想开多少荒都有,而杨丰这具身体的主人就是这样的结果。

    这里是西域。

    不久前这里刚刚进行过一场永载史册的大战。

    安西节度使高仙芝,率领两万唐军和一万仆从军,深入敌境七百里和西方另一个强大帝国,黑衣大食,展开一场决定中亚归顺的战争,因为兵力相差悬殊,再加上葛罗禄仆从军的背叛而战败,高仙芝率残部转进,数千唐军战死,另外还有数千被俘,而杨丰这具身体的主人,就是这负伤被俘中的一员,在押解往撒马尔罕途中因为不堪待倒毙,防止挡路被扔在一边,然后他就来了,这……

    “这真是极好的!”

    杨丰单手拖着长矛感慨地说道。

    在他对面数十名大食骑兵汹涌而至,为首军官使一把缴获的马矟,对着他胸口直刺而来。

    杨丰手中长矛向上一抛,右手反手接住顺势掷出,那长矛瞬间刺进大食军官背后骑兵的胸口,几乎同时他猛一侧身,避开马矟和战马撞击,右手抓住矟杆左手一把抓住了马鞍然后纵身跃起,在夺过马矟的同时也到了那战马背上,两腿夹紧马腹,在战马的悲鸣中抓那军官腰带……

    “下去吧!”

    他说着单手把那军官抡起,顺手砸在右侧大食骑兵身上。

    一探身上了马鞍的杨丰,马矟在手瞬间找回过去感觉,虽然至今没联系上小倩,但凭借三个时空无数次血战获得的战场经验,他几乎连看都没看那马矟就立刻向左刺出,短剑一样的矟刃瞬间刺穿了一名大食骑兵的身体,紧接着杨丰大吼一声,猛然将其挑落马下,同时迅速调转马头,背后一支长矛擦着他肋下而过,划开他衣服却没有伤到他,在那骑兵的惊愕中杨丰手中马矟刺进他胸前,向外一抖矟杆直接挑落,几乎同时四支利箭也落在他身上,但他身上却好像有一层无形的护甲般将四支利箭弹开。

    调过马头的杨丰,直接一催胯下这匹阿拉伯马,一头撞进了汹涌而至的大食骑兵中,那马矟如活了般不断将一名名大食骑兵挑落马下。

    而原本行进的队伍中,更多大食骑兵汹涌而来。

    “兄弟们,还等什么?”

    一名被俘唐军突然间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上前一步,用被绳索捆住的双手抓住最近的骑兵,一下子将其拽落,几乎同时他最近的同伴拔出那骑兵腰上的短刀,前者的手一抬后者迅速给他割断绳索,然后手一松挣开双手的前者同时接住他落下的短刀反手割开他手上的绳索。

    下一刻两人仿佛排练好的表演般以一种流畅的动作,一个摘下那大食骑兵马鞍后的长矛,一个拔出马鞍旁的弯刀,顺势还扎进了正在起身的大食骑兵胸口,而摘矛者却直接翻身上马,上马的瞬间长矛向前刺出,立刻没入一名增援的大食骑兵胸前。持刀者迅速向前,就在前者挑落那大食骑兵死尸的同时,接过掉落的长矛翻身上了他的战马,两名俘虏长矛在手立刻恢复了他们的本色,作为这个时代最强悍的职业军人,憋了多日怒火的他们长矛如蟒蛇般配合刺出,转眼又将两名大食骑兵挑落。


神仙姐姐无弹窗
    而此时,几乎所有被俘的唐军士兵都扑向各自目标。

    这是真正的精锐。

    这是大唐盛世的基石,卢龙,范阳,河东,朔方,河西,陇右,安西,北庭,剑南九节度,再加岭南经略使所属二十余万藩镇兵,是这个时代最强大的雇佣军团,他们不是已经糜烂的府兵,而是以打仗为职业的专职军人,而且完全是战争磨练出来的,他们几乎可以说无一不是精锐,无一不是百战之余。而安西兵绝域奋战,两万四千人镇压整个西域,那更是精锐中的精锐,海拔四千米高原攻坚的勇士,汉人冷兵器时代唯一的纪录,尽管他们战败被俘了,但并不能说他们不能打,两万人远征敌境七百里,和十几万敌人僵持五天,他们要不能打那就没有能打的了,此时挟一路忍受待的怒火含恨出手,为争一条活路而战自然全力以赴。

    当杨丰杀穿大食骑兵,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候,已经有近百名被俘唐军得手了。

    “杨校尉,你没死?”

    最初动手那名唐军惊喜得喊道。

    “我又活了!”

    杨丰说道。

    很显然他这身体的主人跟他一个姓,而且还是一名军官,校尉,不低了,不过唐朝的校尉分好几个等级,是什么校尉就不好说了,但不论什么校尉,都意味着他算是一个中级军官。

    “走,我带你们回家!”

    他一挥马矟吼道。

    他很清楚这时候该用什么来鼓舞士气。

    “杀,杀出一条血路回家!”

    那士兵同样吼道。

    然后所有人同时吼道。

    他们只是数千俘虏中的一队,数量不超过五百人,押送他们的也不过才千多大食骑兵,此时有杨丰这样不科学的存在作为前锋,在回家的渴望驱动下这些百战精兵瞬间爆发了,他们迎着一片混乱中的大食骑兵,依靠杨丰手中那马矟开道,不断将敌人挑落,紧接着践踏在马蹄下,而随着他们的前进更多被俘的唐军士兵夺取武器和战马加入其中,短短几分钟时间,杨丰就聚集起来了超过三百人,至于其他则死于大食骑兵之手,而后者也被他给冲散,不得不迅速撤退到远处,重新集结准备再战。

    “杨校尉,怎么办?”

    那士兵问道。

    杨丰看了看周围地形,他们此时的位置应该在石国,也就是塔什干以南,但还没有过锡尔河,这地方想逃出生天可不容易,返回安西的道路只有两条,一是北上,也就是沿石国,怛罗斯,碎叶线,另一条是南下走不远的苦盏进费尓干纳盆地,穿过帕米尔高原与天山之间夹道到疏勒也就是喀什,因为高仙芝之前攻破小勃律所以这条路线是通的,而且费尓干纳盆地属宁远国,在高仙芝重新打开这条通道后已经重新向唐朝进贡,也就是说走这条线相对安全。

    但是……

    但是不符合他的利益。

    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可不是回家。

    “先找个地方歇息,再想办法回去找节帅!”

    杨丰说道。

    说完他催马向西,后面的士兵们互相看了看,这时候他们也没什么主见了,反正杨丰是首领,他们纷纷催马跟随,不远处集结起来的大食骑兵立刻从侧翼发起攻击,这支骑兵虽然之前有不小损失,但数量仍旧超过他们两倍,双方都是相同战马,一旦这些大食人追击,会始终粘着他们,而这里是石国的地盘,石国已经背叛的大唐,有这支骑兵尾随,他们的行踪肯定无法保密,最终只能陷入围追堵截中。

    “你们先走,我断后!”

    杨丰一转马头喊了一句,紧接着迎过去,后面士兵没有听他的,而是纷纷转头跟随。

    “不用管我,我有办法脱身,你们向西到真珠河畔,然后沿河向西,我会在后面追赶的,只要别离开这条河就行,你们也看到了,我得神灵庇佑刀枪不入,这些胡虏奈何不了我!”

    杨丰说道。

    那些士兵犹豫了一下,不过刚才杨丰刀枪不入的情况他们也的确都看到了,这也正是他们跟随杨丰的信心所在,因此这些人互相看了看,终究还是调头按他说的离开了,而在加快速度之前,几乎所有人都转回头,夕阳的余晖中杨丰控马而立,一手提着马矟独对骑兵洪流的身影,迅速烙印在他们所有人的心中。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来+),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