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九章 我失忆了-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四九章 我失忆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老李应该说是一个非常有雄心壮志的君主

    虽然他现在已经废了。

    不得不说玉环妹妹那丰腴的身体真得很有杀伤力,不过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身体上的不足,像杨将军这样就无所谓了,别说玉环妹妹,就是她们姐妹几个齐上,杨将军也照样把她们一个个挑落马下,他就不信软绵绵的玉环妹妹能有他那二十个骑马射箭的女奴更难满足,话说阿紫都能依靠腰力舞动几下陌刀,还不照样每晚上被他挑到哭?

    但老李的开疆拓土精神还是有的。

    给他一幅世界地图

    当然,不能是完整的。

    像美洲,澳大利亚这些地方就完全没有必要了,光亚欧大陆,另外再加上非洲和南洋诸岛就足够,再渲染一下大食的扩张,鼓动他多向西域扔一些移民。

    甚至于

    杨丰发现自己此行大有可图。

    他完全可以走玉环妹妹,还有高力士这些人路线,实在不行他还可以做出一小小的牺牲,然后撺掇着老李搞一个西域大开发,主要就是授权他在民间招募移民甚至干脆直接搜罗囚犯好了,然后把这些人弄到碎叶,哪怕死囚犯也行,反正无论什么样囚犯在他手里都保证变小绵羊。这些人可以充当苦力给他干活,顺便抓些胡女让他们配种,这个词非常形象,他们主要任务应该就是配种,然后最多十几年,这片土地上就会迎来一个人口的小高峰,这些囚犯在恰当时候,完全可以将他们赦免然后编入军队,说白了就是走澳大利亚的路线。

    “岳父大人,咱们什么时候走?”

    杨丰突然笑着说。

    “老夫怎么也得在这里休息一个月!”

    李嗣业说道。

    “那这样的话,小婿还有时间出去打个野,这样的好天气,不出去抓牛羊实在太浪费了!”

    杨丰仰头看天说道。

    “不行,葛罗禄叶护顿毗伽已经遣使向朝廷请罪,说当初背叛的葛罗禄军是受大食人收买,而且送上了当时统兵的将领请朝廷惩处,圣上已经赦免其罪,你要是再去杀人放火就是挑事,朝廷少不了会有责罚。”

    李嗣业说道。

    “那这仇就算了?他们害死咱们那么多兄弟就算了?”

    杨丰惊叫道。

    “不算了还能怎样?”

    李嗣业说道。

    既然如此杨丰只能以大局为重了,头大不了化妆成突骑施人,然后再带一批突骑施人一起,这种蛮夷部落之间打打闹闹上升不到政治高度,话说以后秋天趁着西北风派人去草原上野火烧荒也挺不错。总之对他来说,不把突葛逻禄人祸害死,也得把他们赶到阿尔泰山以东,让他们跟纥人争夺蒙古高原的牧场去,这样要么葛罗禄人被纥吞并,要么他们从纥人手中抢一块地方,但无论如何,在这之前他们必然要跟纥人打一场,那么这就是完全可以说喜闻乐见了。

    于是剩下的日子,杨丰就在忙碌种田和泡泡李秀中度过。

    不得不说这时候的女人就好。

    虽然住在将军府,跟杨丰也就隔着一个院子的李秀,肯定能听到每天晚上那些女奴们亢奋的尖叫,也能看到第二天早晨,她们那被滋润得容光焕发的表情,但见到杨丰后还是依然开开心心地跟着他出去或者泛舟楚河上,或者骑马驰骋草原射小动物,甚至一起手牵手跑到或者说被杨丰扛到附近山,去欣赏夏日里冰天雪地的美景,丝毫没有任何吃醋意思。

    这,这真是一个男人的美好时代。

    “这是什么?”

    里面穿一件丝绸长裙,外面裹着白狐皮长袍的李秀,蹲在海拔三千多米的山上,说话间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捧起一朵洁白的花朵,在她前方仅仅几百米处皑皑白雪不断向上,一直铺展到两里外的天际。

    “雪莲!”

    杨丰很随意地说。

    这里是天山支脉吉尔吉斯山,海拔最高五千的,雪莲在这里并不是什么稀罕物。

    “天哪,它真好看!”

    李秀捧在手里说道。

    “哪有你好看!”

    杨丰从她背后伸过双手,一下子捂住她******说道。

    李秀小脸通红双手颤抖任由他在自己******轻揉,同时那嘴唇到了她耳边,经验丰富的杨丰用嘴和舌头在那里不断地d着,李秀颤抖着感觉自己都已经快要晕过去了。

    “乖,问你个问题。”

    杨丰用一种飘渺的语气轻柔地说道。

    “嗯”

    李秀s着。

    “我在关中的老家有什么亲人?”

    杨丰继续用那种轻柔的声音问。


暖妻帖吧


    “你,你自己不知道吗?”

    李秀用最后的一理智x着说道。

    “我失忆了,你也知道我死过一次了,除了你以外,以前很多东西都忘记了,比如说我是如何当兵的,如何升到校尉的,包括我的父母亲人,家族情况统统都忘了,就连老家住在哪儿都记不清了!”

    杨丰说道。

    同时他在她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

    李秀猛然哆嗦一下,就像瘫软一样倒在他怀里,用完全梦呓一样的语气断断续续地说道“你家住在华阴郡郑县,祖上是跟着太宗皇帝征战的玄甲军,令尊是前丰原府折冲,早已经病故多年,家中只有母亲和两个兄长四个姐妹,兄长都已经成家,大哥是丰原府校尉,你是应募到安西军当兵的,跟着高节帅征过勃律,攻连堡跟着我爹最先登城,那时候立下战功获得提拔,后来我爹和高节帅都很欣赏你才一直提拔到致果校尉,自己带领一团士兵。”

    “啊,这就可以了!”

    杨丰满意地说。

    然后继续在李秀身上肆虐。

    很显然失忆这种弱智桥段忽悠这种小女生还是很管用的,之前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毕竟他不能找那些糙老爷们说他失忆了,那样他会恶心出鸡皮疙瘩的。

    李秀当然不会知道自己已经被欺骗了,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的她,完全瘫在了杨丰的怀里,浑身软弱无力大脑除了那种愉悦之外,根本失去任何思考能力,任凭杨丰在那里肆无忌惮地摆布自己,好在这里环境不合适还没有搞到最后一步,要不然今天这姑娘就彻底完成女孩到女人的转变了,当然,她也几乎把杨丰问过她这件事彻底遗忘了。

    而杨丰就是要的这种结果。

    大约一刻钟后。

    随着杨丰手指一次动作,李秀突然尖叫一声,猛然抽搐着死死抱住了杨丰

    几天后。

    “诸位。”

    杨丰笑着说道。

    “我们是朋友对不对?”

    他看着面前一群酋长继续说道。

    后者被召集而来的,不仅仅是突骑施人,周围七百里范围内所有杂胡酋长都被守捉使大人叫来,这些人在这一年时间里,基本上都在他的阴影下痛并快乐着,快乐是因为杨丰带给他们各种好处,痛是因为尊严彻底被他踩在脚下。这个残暴的大唐将军在这片土地上就是君王,而他们都是他的臣民,杨丰甚至规定这些酋长见他必须下跪,上次一个争取自己尊严的部落因为这个问题被他血洗了,首领的人头至今挂在碎叶城门上,而且这些部落还必须向他交税,甚至在他需要的时候还得派人来干活,甚至有唐军去他们那里,他们还必须挑选部落女人出来招待。

    怎么招待就不要说了。

    敢反抗者还是血洗,男人高过车轮的统统杀死,剩下全部抓走。

    “将军大人,我们当然是朋友。”

    一名酋长躬着腰陪着笑脸说道。

    “那么作为朋友,我在这里真诚地委托诸位,在我去觐见皇上期间,保证碎叶的和平繁荣,如果在我离开这段时间里,有土匪之类跑来骚扰这座城市,那我会很不高兴,我如果不高兴的话,那么很难保证来以后会做什么。”

    杨丰笑咪咪地说。

    “将军大人放心,这个包在我们身上!”

    那些酋长几乎是喜极而涕地争相拍胸脯做保证。

    “很好,那么此事就说定了!”

    杨丰满意地说。

    “将军,抓到一个大食奸细!”

    这时候徐辉突然跑进来禀报。

    “大食奸细?带进来!”

    杨丰冷笑道。

    很快一个大食人被带进来,当然奸细什么就扯淡了,这纯粹就是一个大食的商人,杨丰不和大食人做任何生意,只允许粟特商人转手,只要大食人进入他的地盘,一概抓起来砍头祭奠怛罗斯之战阵亡唐军。

    他当然也不可能给大食人发个通知,后者有过来的就死路一条了。

    “我最讨厌大食人!”

    他走到那大食商人面前冷笑道。

    后者惊恐地不断求饶。

    但杨丰却带着俯视众生的高傲,伸出右手按在他头,同时用带着寒意的目光环顾四周,四周那些杂胡酋长们战战兢兢地看着,突然间其中一个惊恐地尖叫一声,就像看到最恐怖的噩梦般一下子跪倒在地,紧接着其他所有杂胡酋长浑身颤抖着扑倒在地向着杨丰叩拜。

    因为就在这时候,杨丰的右手被一片血雾笼罩,血雾中那只手就像按在水面一样,缓缓地沉入那名大食商人的头颅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