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一章 夫人,您受惊了-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五一章 夫人,您受惊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就是石堡城?”

    站在距离鄯州两百里外,群山之间一条小河岸边,杨丰看着东侧半山一座不大的小城说道。

    这就是石堡城。

    唐朝与吐蕃战争中,一个最血淋淋的名字,很难想象这样一座小城堡甚至需要六万唐军,以数万死伤才最终攻下,不过换来的结果也的确值得了,因为它彻底堵死吐蕃出陇右的道路,如果不是安史之乱,唐朝完全可以以石堡城为依托,沿着青藏公路这条路线彻底拿下青海湖以南,甚至于继续向纵深,将唐朝与吐蕃的分界线推进到海西。

    但安史之乱结束了一切可能。

    “王将军,末将倒有个建议。”

    杨丰对王思礼说道。

    因为望远镜和一套冷锻的新式明光铠,他和哥舒翰感情加深,所以李嗣业和他游青海湖,哥舒翰特意让王思礼陪同。

    “杨校尉请讲。”

    王思礼笑着说。

    “其实咱们在这里无论怎么被动防御都没用,伤不到吐蕃,必须直捣他们老巢才行,否则无论在这里打多少次胜仗,他们还是想出来就出来,咱们只能等着他们来打,只有打进他们老巢,彻底地进行一番清洗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杨丰说道。

    “杨校尉,这个谁都知道,第一进吐蕃就这一条路,沿途无数崇山峻岭阻隔,像石堡城这样的险峻地形不值一提,那沿途随便一处险阻都远远超过这里,第二那吐蕃之地吐蕃人可以居住,外人去走一趟就算什么都不干都是九死一生,更别说还得跟吐蕃人打仗了。”

    王思礼说道。

    “如果有条不用这么麻烦的路呢?”

    杨丰说道。

    “你想说吐蕃出西域的路?”

    王思礼问道。

    很显然这些大唐将帅都是比较合格的,他居然连食盐之路都知道。

    “不,不,那条路一样艰险,实际上我可以告诉您,为什么别人去吐蕃九死一生,因为他们那地方太高了,如果以大海为起,咱们的泰山早已经在咱们脚下,而吐蕃的地方相当于三四个泰山摞起来,如此高度我们这些低处的人上去肯定无法适应,这一是无法改变的。但我们没必要走这边,我们可以走一条更简单,更短,甚至可以直捣吐蕃国都的道路,虽然也需要走一段高原,但不需要走几千里,而是走几百里,而且也没有那么高,吐蕃人在咱们前面一带没有多少,从这里向前三千里全是蛮荒之地,吐蕃人都在这片蛮荒之地南边,我的这条路可以直插其心脏。”

    杨丰说道。

    “你在说笑?”

    王思礼愕然说道。

    “一也不说笑,只是这条路也有一个麻烦,这个麻烦就是,我们需要先走差不多一万五千里海路。”

    杨丰笑着说。

    他要引诱李隆基出海。

    吐蕃是唐朝心腹大患,相反西域却不值一提,李隆基根本不在乎怛罗斯之战胜败,因为胜败都影响不到唐朝的根本,吐蕃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唐朝和吐蕃随便一仗都比怛罗斯之战规模大,那么完全可以用这个来引诱李隆基出海。

    告诉他去印度抢孟加拉,然后从亚东越喜马拉雅山直捣吐蕃心脏。

    这个战略绝对可行,以印度人的战斗力,估计一万唐军就可以轻松夺取孟加拉,只要在那里建立殖民地,学当初英国人进藏路线进去就行,亚东到拉萨无非就是三四百公里,沿途也不是很难走,而从陇右攻吐蕃至少得两千公里高原山区,这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可能。

    而他的路线却是可能的。

    虽然这样需要倾国之力,因为必须大量建造海船,甚至还得需要十年以上的准备时间,需要多次远航试验,还得准备面对亚热带的瘟疫之类。

    但是,这对一个帝国来说都不是问题,尤其这个帝国还是世界上最强大帝国,首先航运,这条航线不是问题,杜环就是走这条航线国的,唐朝与东南亚甚至印度的贸易始终存在着,一直远达中东。第二环境问题,北方的军队当然不行,但别忘了唐朝这时候还有一个岭南经略使,而后者的辖区甚至包括越南北部,那里的军队完全可以做第一批远征军前往印度抢殖民地,至于船的问题就更不是问题,以大唐帝国的实力造几百艘远洋战舰还是没压力的。

    当然,这不是王思礼,甚至不是哥舒翰能决定的。

    得老李说了算。

    结束石堡之行返鄯州后,杨丰又拿这一套忽悠一下哥舒翰,然后继续前行到达长安。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驻马安远门外,杨丰无限感慨地看着面前
江山如此多娇无弹窗
辉煌的城市。

    这是大唐长安。

    这时代世界上最辉煌的城市,从遥远的欧洲,到东南亚的群岛,甚至东非的海岸,还有海上的倭国,整个世界已知走出蛮荒的国度,无不都在传颂它的名字,它是整个世界文明的中心,只可惜

    “天街踏尽公卿骨,內库烧成锦绣灰!”

    他如神棍般说道。

    紧接着他一催马,在李嗣业诧异的目光中向前,几乎就在同时一队豪奴策马从门内冲出,中间簇拥着一辆华丽的马车,如风般在黄土的大路上疾驰,路边的行人惊慌躲避,很快前导的豪奴就到了他们前方,为首的刚想呵斥,不过紧接着李嗣业就催马上前,他和杨丰手下那些百战之余的安西军精锐用身上杀气,瞬间震慑了这些外强中干的花架子。

    “怎么事?”

    一个慵懒的女声响起。

    一个满头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从马车窗口探出头。

    “虢国夫人!”

    李嗣业在马上抱拳说道。

    “李将军来了,妾身有礼了!”

    虢国夫人笑着说。

    李嗣业向后面一摆手,那些士兵和马车立刻让到一旁,那些豪奴趾高气扬地策马向前,虢国夫人的马车也开动起来,同时这个美艳贵妇的目光在杨丰身上扫过,饶有兴趣地向他笑了一下,紧接着转向他身后。他身后是李秀那辆堪称惊艳的四轮马车,尽管满是尘土,但别致的造型依然令人侧目,她却没有注意到,杨丰正在向她露出神秘的笑容,与此同时那隐藏在鞍旁的右手中指猛然一弹,一枚铜钱碎片带着隐约的破空声,就像子弹一样打在了拉着她那辆豪华马车的一匹马的感器官上。

    杨丰弹出的力量可比弹弓强了不只是一,那匹倒霉的骏马悲鸣一声直接立起,前蹄落地瞬间就狂奔出去。

    虢国夫人尖叫一声。

    周围所有人同样发出尖叫,那些家奴急忙试图阻拦,但杨丰打的是头马,那匹马的狂奔带动了另外三匹马同时狂奔,几个家奴立刻被撞开,被他们阻挡的驷马转向,拖着马车和车上惊恐尖叫的虢国夫人直冲前方一片树林。

    “救人!”

    李嗣业毫不犹豫地摘下陌刀吼道。

    还没等他冲出,罪魁祸首骤然从马上跃起,如闪电般落在马车上,瞬间踏碎车落在车內。

    几乎同时李嗣业冲出,他胯下大宛马冲刺惊人,转眼追上马车手中陌刀举起大吼一声,那陌刀划着银色弧光斩落,巨大的力量以一种夸张的方式,就像斩断一个甘蔗般,将那匹头马拦腰斩断,带着惯性的半截死尸立刻倒地,像刹车般带住了另外三匹战马,那马车被逼停同时,因为惯性急速从车尾向上掀起,就在掀起的一刻杨丰抱着虢国夫人向后倒飞出,然后稳稳地落下。

    “夫人,您受惊了!”

    杨丰用他那坚强的臂弯怀抱着虢国夫人,同时凝视着她的眼睛,用充满磁性的声音低头说道。

    虢国夫人傻了一样看着他。

    蓦然间这个以放荡著称的俏寡妇脸上浮现一片红晕。

    “多,多谢将军!”

    她低声说道。

    同时她赶紧离开杨丰怀抱。

    “夫人,这马惊得怪异,需小心检查一下!”

    李嗣业拎着带血的陌刀走到她跟前说道。

    “多谢李将军!”

    虢国夫人明显不在状态地说。

    “那鄙人告辞了!”

    李嗣业了头,说着和杨丰各自上马,带着他们的车队走向前方安远门,后面虢国夫人有些呆呆地望着他们离去方向,突然见那少年将军过头向她温柔的一笑,虢国夫人立刻慌乱地低下头。

    “你住何处?”

    进入城门的李嗣业问杨丰。

    “什么意思,岳父大人,难道小婿不是住在您的府上?”

    杨丰愕然说道。

    “废话!”

    李嗣业瞪了他一眼说道。

    说完他向着自己部下一招手,那些士兵笑看着傻了的杨丰然后簇拥李秀的马车,跟着李嗣业撇下杨丰等人先走了,李秀从马车探出头向着杨丰挥手作别,可怜杨丰只好无奈地自己找地方。好在他带来的三十六名部下中,有两个就是这京兆府的,其中一个熟悉长安,带着将军大人迅速找了一处客栈安顿下来,然后杨丰干脆给他们放了假,一人拎一袋子钱爱干啥干啥去了,至于他自己则带着随行而来的八个女奴逛街。

    至于去见李隆基的手续问题那个不需要他操心,李嗣业会处理的,他只需要等着召见就行。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