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四章 来,给爷唱一曲征服-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五四章 来,给爷唱一曲征服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啊!”

    虢国夫人突然尖叫一声,从床上的帐子里探出头。

    她就像那些溺水的人一样拼命向前伸出双手,两眼翻白满脸通红,哆哆嗦嗦地在空气中划动,嘴里口水甚至不由自主地流出来,看得外面几名婢女心惊肉跳,一个个用惊骇的目光看着那不断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的大床,还帐內那个勇猛的身影……

    “姐姐,你还是求饶吧!”

    里面响起一个嚣张的声音。

    “别做梦,姐姐我就不信了!”

    披头散发的虢国夫人咬着牙,同时抓住两名婢女的胳膊,不停地浑身抖动着。

    “姐姐,知道小弟为何带着八个女奴一起吗?那是她们能承受小弟征伐的最低数字,小弟多的时候,二十个女奴一床的事情都干过,她们可都是能骑马弯弓的胡女,就姐姐这身体还想跟小弟单挑?姐姐,您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赶紧老老实实认输求饶吧!哈哈哈哈!”

    “姐姐能行,姐姐还没输过,姐姐一定能行的,啊……”

    骤然间高亢的尖叫撕裂夜空。

    然后虢国夫人就像死了一样翻着白眼趴在床沿,浑身痉挛脑袋低垂只剩下那重重的喘息声还代表她活着。

    “姐姐,你不能不负责任啊!”

    杨丰无语地探出头,用他的大棒敲了敲虢国夫人后背说道。

    虢国夫人虚弱地举起手。

    但又虚弱地落下了。

    “真没劲!”

    杨丰不满地说着走出来,然后看了看左右,两名婢女赶紧上前给他穿上衣服,同时用膜拜的目光看着他的大棒,很快穿好衣服的杨丰,就端着杯酒重新在床边坐下,然后喝了口酒看着虢国夫人,突然间将那口葡萄酒喷到了她脸上。

    “来,给爷唱一曲征服!”

    他拍拍那张沾满葡萄酒的俏脸说。

    虢国夫人这才恢复神志,同时用娇嗔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无力地向前蠕动一下,将脸埋在了他的腿间,就像找到了人生的归宿般,一动不动地就那么趴着。

    “葛罗禄叶护上奏,说你暴虐残忍西域各族皆怨,无以向远人宣示大唐之宽仁,求大家另遣碎叶镇将。”

    过了很久她才缓缓说道。

    “哼,他们又忘了冬天时候被我杀得无处容身时候了,看来等回去我还得给他们教训!”

    杨丰冷笑道。

    “你为何要回西域呢?在这长安为官不是更好?那西域蛮荒之地有何好处?若是你愿意留下,十六卫将军唾手可得,就算你想杀敌立功,去陇右跟着哥舒翰也可以,甚至去剑南跟着鲜于仲通也行,那里正在与南诏开战,以你的本事,再有鲜于仲通相助,我可保你不出两年做到兵马使,就是封爵也不是不可能,何苦非要到那万里之外?”

    虢国夫人说道。

    “男人的事情,你们女人不懂!”

    杨丰说道。

    不过他忽然想起,这南诏的事情上好像可以搞一搞。

    “朝廷征讨南诏,为何只有剑南这一路呢?从剑南向南诏的确看似近得很,但实际上几乎千里崇山峻岭,可以说是最难的路线,为何不从安南出兵呢?不需要多了,只要开朱鸢江航线从安南出兵,有一万唐军进抵南诏后背,哪怕不去进攻,只要在那里建起一座军镇,以后罗凤保证服服帖帖,老老实实臣服于大唐。”

    他说道。

    这时候剑南节度使是杨国忠遥领着,而实际负责剑南的是副节度使鲜于仲通。

    这个废物连年攻南诏不但没打赢过,还白白损失了数万唐军,而罗凤之所以顽抗到底,纯属让他们给逼的,实际上最初并无太多想法,只是让唐朝地方官员给欺负狠了,所以想闹一闹谈条件,但杨国忠想建功立业,所以才按着他不放,结果双方越打规模越大,甚至无可奈何的罗凤跑去找吐蕃称臣。

    如果能够游说李隆基增加安南驻军兵开红河航线,然后向上游在红河一带建立军事要塞,从后方威胁南诏足够让罗凤屈服,毕竟罗凤的依仗只是川南和滇北崇山峻岭阻隔唐军拿他没辙,这个时代唐朝对于南方的开发有限,除了四川以外,进南的另外两条路贵州和广西路线都还没有开辟,要知道贵州真正开发还是到明朝时候。

    这两条路线就算现在想开辟也是很艰难的,而安南却很简单,因为安南路线不是从陆地上走。

    红河航运就可以支撑。

    这条河的航运在汉朝马援时候就已经被提出了,从
缘起笔趣阁
河内,也就是现在的安南都护府驻地宋平,内河船可以轻松直达现代的河口,屏边等地,然后从侧后方进攻,南诏又不是真就铁板一块,无非就是个部落联盟,一旦唐军出现在自己后方,就算罗凤还想顽抗,那些部落首领也不会陪着他发疯的,唐朝又不是说要他们地,也不是说要灭他们族,只是要他们屈服接受李隆基这个皇帝而已。

    之前有恃无恐,可一旦唐军在他们后背抡起大棒了,那很显然屈服是最好选择。

    而且还有一。

    罗凤他爹皮罗是以武力征服方式控制的南诏,原本控制南东部的爨家刚刚被灭没几年,如果唐军以红河航运进南诏,然后建立军事要塞并扶持如爨家余孽这样对罗凤没什么忠心的,那么唐军不用打,罗凤自己就得忙着灭火了,这是一个投资最小,见效最快,而且最彻底的解决手段。

    当然,对他也更有利。

    第一他获得了杨国忠的友谊,他接下来在朝廷需要一个支持者,杨国忠好与坏对他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是送上门的选择,南诏之战是杨国忠身上的一块狗屎,之后他疯狗一样不顾伤亡一次次进攻,就是为了甩掉身上这块臭狗屎,解决方式对他反而不是很重要,只要唐军征服南诏,那么他也就不用再因为这个问题天天忍受那些政敌的攻击了。

    第二可以让李隆基尝到出奇兵抄人家后院的甜头,这样在印度搞殖民地然后攻吐蕃的计划,也就更容易被他接受了。

    第三可以增加安南驻军,加强大唐对安南的控制,另外一旦对印度殖民付诸行动,这些习惯亚热带环境的士兵就不需要在担心环境问题,直接坐上船开过去就能作战,另外增兵安南最好从海路,还可以引诱李隆基提前开始建造海船,去印度需要大规模建造,但去安南小规模就行,正好循序渐进先练手,培养足够的船员,也就算是一次殖民前的预演,总之这对他有无数好处。

    而不这样做早晚南诏也得沿着这条路线向安南进攻。

    这是原本的历史。

    原本晚唐就是因为无力掌控安南再加上节度使过于贪婪,导致安南土人勾结南诏出兵安南,使唐朝逐步失去对安南的控制,后期甚至不得不从北方调兵以防守广西,避免遭到安南方向的进攻,甚至于持续地屯兵。而这场调兵则直接导致了唐朝彻底崩溃的前奏,也就是黄巢造反之前的庞勋兵变,庞勋兵变则是李克用沙陀系崛起的前奏,李克用之父李国昌正是因为参与讨平庞勋,才得到振武节度使的职位,而沙陀人开始扮演唐朝的救世主,直到最后五代十国搞出后唐。

    可以说起源就是红河这条线。

    “你怎么总提些奇怪之处,姐姐哪里知道朱鸢江在哪里!”

    虢国夫人不满地说。

    杨丰笑了笑。

    本来也不是让她知道,只需要借她让杨国忠知道而已。

    “起来,我得走了!”

    他拍拍虢国夫人的脸说道。

    “吃干抹净就走,你这弟弟真没良心!”

    虢国夫人不满地说。

    “还不是你搞得?有本事把人家火吊起来,却没本事灭火,我不回去找我那些女人解决一下,难道你准备让你这些婢女帮忙,话说我倒是可以将就一下?”

    杨丰一巴掌拍她屁屁上说道。

    那些婢女全都脸一红。

    虢国夫人嫣然一笑,然后让两个婢女把自己拉起来。

    “我让人送你!”

    她躺在床上对杨丰说道。

    “用不着!”

    杨丰直接推开窗子说。

    “明天觐见圣人,我会向圣人献一副大唐八纮一宇图,到时候说不定也会提起此事,姐姐应该知道怎么做,还有,以后小弟说不定什么时候深夜来看望姐姐,可不想看到这屋里有别的什么男人打扰我们!”

    紧接着他回头说道。

    “小冤家,你看姐姐这个样子像是还能干别的吗?”

    虢国夫人幽怨地说。

    “哈哈!”

    杨丰得意地笑了一声,然后踏着窗子纵身跃出,就只鹰隼般落在前面的屋,几个起落之后,就出了这座奢华的府邸,此时已经是三更,早就进入了宵禁时间,但就那些巡夜的士兵可躲不过他那敏锐听力,他就像只灵巧的猫一样,在长安的街道上急速向前,很快到了自己客栈所在的坊门前然后直接跳了进去,然后到了客栈二楼,推开窗子在一片惊叫声中扑进了那些女奴中间。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