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七章 地图开疆-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五七章 地图开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就是在阴安禄山。

    任何一个皇帝只要不傻,就都不会容忍这样的形势出现。

    李隆基不是不明白。

    他绝对已经考虑过安禄山造反的问题,后者的表演迷惑了他,而且作为一个没有根基的胡人,安禄山比朝中勋贵更值得他信任,这正是唐玄宗大量重用胡人和寒门的原因,以勋贵谋天下起家的李家,太清楚那些世家对他们的威胁了,他不敢给那些世家任何机会,想要制衡世家,只能使用胡人和寒门,尤其是安禄山这种没有任何根基完全他提拔起来的胡人。

    可是他也知道重用得有限度。

    世家他不敢信任,胡人他当然同样也不能信任。

    帝王眼中没有谁是值得信任的。

    帝王眼中只有平衡。

    当他蓦然发现,这个自己制衡世家的棋子,已经膨胀到可以对自己产生威胁的时候,那么他就必然得采取措施削弱,而无论他采取什么措施对杨丰来说都是喜闻乐见的,同样也是朝中很多人喜闻乐见的,可以确定只要李隆基一表现出削弱安禄山的意图,会有无数人涌上来落井下石,比如说……

    “陛下!”

    一个瘦削阴鸷的紫茄子走到李隆基身旁毕恭毕敬地说。

    “国忠,你来了!”

    李隆基面无表情地说。

    “一起看看这图吧!”

    紧接着他说道。

    “陛下,此图何人所制?”

    杨国忠惊喜地说。

    李隆基一指杨丰。

    “回杨侍郎,末将安西军碎叶守捉使致果校尉杨丰,此图乃仙人教授末将所制!”

    杨丰拱手道。

    “简直是天佑大唐,陛下,臣刚刚思得一条根除南诏之计,正好需要那里的地形,杨校尉真是雪中送炭,杨校尉,不知这可是朱鸢江?”

    杨国忠表情夸张地指着红河说道。

    “正是!”

    杨丰很配合的说。

    “那这沿江地形如何?”

    杨国忠问道。

    “朱鸢江下游,也就是安南都护府所在之地以平原为主,但因为气候湿热故河流密布,几乎就像浙东太湖周围一般,极其适宜水稻生长,一年可得两熟甚至三熟,再向上游虽然地形开始起伏,但也不算崎岖,最多如巴渝等州,只是因人烟稀少,故丛林密布几乎一片蛮荒,再向上进入南诏后就变成崇山峻岭了。”

    杨丰说道。

    “那朱鸢江可通航至何处?”

    李隆基直接代替杨国忠问道。

    “这里,和蛮部,汉朝时候马援就曾经提及此道,从这里一直至朱鸢江口皆可通航,臣这里有各处河流通航段注解。”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指了指红河那条黄线下面的一行小字,李隆基凑过去,这才看到那上面真有通航段,甚至还有每年最适宜的通航期,他这时候才真正明白这幅地图并不单纯是地图,这完全就算开疆拓土的法宝,要知道杨丰的注解里连适合多大的船都标注,这个当了三朝皇帝的家伙,对于这些无疑是有着充足知识储备的,实际上红河自河口段向下,就是内河小火轮都能够通航,而从河口向上一直到建水一带以小木船的话,都是可以正常航行的。

    这条线本来就是向外出南的一条重要通道,要不然老街河口地理位置也不会那么重要了。

    “此地距离滇池?”

    李隆基顺手夺过杨丰的尺子量了一下发现还没一寸,他紧接着挪到北边川南向下一量,这两地距离谁远谁近一目了然,这个时代不会有铁路和真正的公路,军事运输最主要依赖就是内河,只要能通航的地方,那么就都是可以用兵的,如果没有河流通航平原还好,如果是山区那么对于进攻者来说先输了一半,从川南进军南诏必须在崇山峻岭间跟那些熟悉地形的土人纠缠,而从这个方向虽然也得走山路,但距离还不足从川南过去的一半。

    “你是想从安南进攻?”

    他问杨国忠。

    “陛下圣明,臣以为可出一支奇兵从安南沿朱鸢江而上。”

    杨国忠说道。

    “但此道从来没有走过,是不是太冒险?要知道南诏作战,敌人并不只有那些土人,瘴气,疫病才是最难对付的。”

    李嗣业说道。

    “瘴气实际上是千万年腐物积聚所形成的,这个的确是无解的,但人进瘴退,人烟多了瘴气自然消退,而疫病这个的确不可避免,但却有办法最大限度预防,比如说别喝生水,所有水都煮沸再喝,臣可以保证一
师傅的傻丫头小说5200
半疫病彻底解决,再就是防蚊虫,这个可以用驱蚊药草薰,另外,臣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进攻,难道南诏那些土人都是忠于罗凤的?难道南诏内部没有人想取他而代?难道皮罗征服南诏各部时候没有不得不屈服的?如果有那么就好办了,给他们官爵,给他们咱们大唐的精良武器,然后在那里筑一座城给他们信心,剩下的事情臣以为就没必要咱们的大军出手了。

    再不行干脆买人头。

    拿十万缗买罗凤人头!

    总会有人动心的。

    臣不认为那些南诏的酋长们对罗凤的忠心会超过十万缗。”

    杨丰阴险地说道。

    “还有,据我所知南诏应该缺盐吧?”

    他说道。

    “对,南诏虽有盐井,但因为不懂如何煮盐,据说只能以浇卤于炭火之上,刮取盐粒以获食盐,故除去滇池洱海一带尚可满足,其他各地都极度缺盐,罗凤作乱,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川南的盐井。”

    李嗣业在一旁说道。

    “那就更简单了,只要在朱鸢江上游建起城池,有以罗凤部众首级或俘虏来献者直接赐盐,在安南沿海建一座盐场,难道守着一片大海还怕玩不死罗凤?总之,只要建起这样一座城来,然后派遣几千士兵驻守,哪怕这些士兵不再向那崇山峻岭间走出一步,也足够让罗凤哭了,这只是开始,一旦驻军则随后可以向那里移民,只要那里不放弃,二十年內必成天南重镇,有这座城在那里,南诏永无再叛的资格,那时候再逐步向其纵深进军移民开荒建立城池,不出五十年整个南诏将永远纳入大唐版图。”

    杨丰笑道。

    “好,杨校尉果然我大唐文武双全之少年英雄!”

    杨国忠笑着说。

    “陛下,臣以兵部侍郎为致果校尉杨丰请功,请以杨校尉斩石国逆首救三千同袍并捍御碎叶之功,晋昭武校尉并赐勋骑都尉,以献大唐八纮一宇图助朝廷平南诏开疆拓土之功晋游击将军,并赐勋轻车都尉。”

    紧接着他向李隆基行礼说道。

    由此可见最初李隆基想封杨丰的就是昭武校尉,而骑都尉是勋官,属于光荣称号性质没什么卵用,至于刚才那个宣威将军和男爵,纯粹是临时给他加上去糊弄安禄山的,反正接着罢免,就算给他加骠骑大将军李隆基也只不过是嘴皮子一说而已,杨国忠知道杨丰要升昭武校尉,所以才这么说,至于升一级加到游击将军,这个才是他真心给杨丰作为酬谢的,他那一堆职位中包括兵部侍郎,军队的官职晋升本来由他那里负责的。

    “哼!”

    李隆基瞪了杨丰一眼。

    杨国忠还没明白。

    “杨侍郎,杨校尉刚刚决斗中把东平郡王世子打成重伤,已经被陛下罢了宣威将军和下邽县男。”

    高力士低声说道。

    杨国忠倒吸一口冷气,紧接着看杨丰的目光就更加亲切了。

    “哥舒翰上奏,说你有开南道从后方进攻吐蕃之计,都一起讲讲吧!”

    李隆基没好气地说道。

    “呃,此计划得先造船,而且必须建造大量可以远航万里的大型海船,这样的海船还得先备料,将木料阴干至少三年,否则的话造出来的船很难支撑一个来回的航行。”

    杨丰说道。

    “此事容易,朕再撑个三年还能行!”

    李隆基说道。

    然后立刻一片他长命百岁的阿谀声。

    “臣也有新式海船图样,这种船足以满载几百士兵远航万里,而且视海上波涛如平地,只要有足够的木料,就可以开始建造,大概花两三年时间可造百艘巨舰,并在这段时间里,向安南增加两万以上士兵,以便其适应炎热地带环境最大限度避免疾疫。当舰队完成之后以舰队载士兵,先在真腊的这个地方夺取一地建立港口并驻军,当这座港口完成后,舰队再继续向前,在室利佛逝夺取这里,同样建立港口并驻军,在这里的港口建好后,以其为跳板继续向前,沿着通海夷道每隔最多两千里建一座港口并驻军,但不需要向纵深进攻,只要土人能够为我军提供补给就可以了。

    以这种方式跳跃向前花五年跳到天竺的这里。”

    杨丰指着达卡位置说道。

    “从这里向北,有六百里如浙东一样的温暖水网平原,同样也如浙东般富庶丰饶,而这片平原北边就是吐蕃,在这里有一条山口,从这座山口可以直接穿过横亘前方东西绵延五千里的雪山,而逻些就在七百里外。”

    紧接着他说道。

    ★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