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零章 殖民者速成手册-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六零章 殖民者速成手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高公,第一是盐。”

    杨丰在高仙芝府中端着酒杯边走边说道。

    他们在杨国忠府中的酒宴没喝多久,安西军集团又不是杨系,这两年随着杨国忠日渐势大,已经开始和李林甫争权,安西军这个集团没必要卷入其中,要是和杨国忠过于亲近反而引起李林甫反感,走走过场意思一下就行。

    “这个老夫倒是明白。”

    高仙芝了头。

    垄断盐业可以说是最好的敛财手段,这个不用杨丰说他也知道。

    “销售您不用管,安南那地方根本没有井盐,只能是海盐,末将可以教您晒盐之法,那里气候炎热,更加易于晒盐,你可以在沿海设立官营的盐场,雇用那些土人晒盐,而后以水师战舰巡视,有其他煮盐者统统杀无赦。但贩盐售盐可招募咱们内地商贩负责,给他们发盐引,每张盐引值盐多少,直接在您那里付款领取,然后去盐场提盐,剩下他们爱怎么卖往哪儿卖,这个您就不需要管了,甚至可以给他们权力,让他们自己组织盐丁对付贩私盐者,当然,价格上您还是得留意一下,毕竟他们太黑引起土人造反就麻烦了。”

    杨丰说道。

    高仙芝了头。

    这一招儿不但可以盐养军,而且还可以吸引移民,两全其美。

    “第二,海运。

    成立一家商号,授权其垄断安南的海运,以后安南节度使辖区内所有海运贸易统统由这家商号负责,甚至包括以后的军需也可以由其运输,通海夷道上的番邦商船,必须得到广州市舶司,但安南是大唐的疆土,从安南北上的商船,当然不需要走市舶司了,您明白?”

    杨丰说道。

    高仙芝笑着头。

    他当然明白,杨丰实际上就是在教他走私,番邦来的商船必须得到广州市舶司交税,安南属于国内贸易,给市舶司有毛关系,安南军弄一批海船自己做生意,绕开广州市舶司随便到任何一个港口去悄悄接货卸货,只要不是太过分朝廷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作为安南节度使,他不但要养活两万大军还要承担在朱鸢江上游筑城,另外还要承担向外开疆拓土的任务,这些都是得要钱的,要么朝廷给我钱,要么你们就得默许我自己想办法捞钱,包括一些不合法的手段。

    “第三,人头税。

    也就是找那些土人按照人头来收税,他们既然是大唐臣民,向大唐交税那是天经地义,谁敢不交就杀无赦。”

    杨丰说道。

    他实际上就是在把唐军往殖民者的角色代入,贸易垄断,控制海上运输,收人头税,这些全都是欧洲殖民者在东南亚殖民地干的,他无非就是教高仙芝全盘照搬,不过这些仍旧不是重,毕竟安南就那么屁大地方,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花,真正的重头戏还是扩张。

    “这三样可以让您维持驻军,但这些还远远不够,您还需要开拓更多的财源,比如说揍一下林邑,然后在这里占领一座港口,迫使其将此地献与或者借与总之给咱们,再于此地建一座小城,但不要向林邑的纵深进攻,只占沿海一小城,以此城为据,向林邑销售我大唐的各种货物,如丝绸,茶叶,瓷器甚至于食盐之类的。当然这种贸易还是由之前我所说的得到您授权的商号负责,其他任何敢向林邑出售货物的,不论是从哪里来的商船统统抓起来,就算不抓起来也得转给这家商号,您是安南节度使,您有权管理辖区事务,您已经授权了这家商号,那么别人谁抢生意谁就是违反法律,同样林邑人如果自己想绕开这里,您也可以派遣舰队去揍他们。

    当林邑的建成,您就可以再向下一个目标,也就是真腊,以同样方式在真腊再建一座城。

    就这样不停建下去。

    您即可以完成圣人的任务,又可以获得足够的利益。

    两全其美。”

    杨丰说道。

    呃,这又是标准的殖民者。

    “您这样一步步向前,沿着海岸一站一站向前跳,一直跳到这里,也就是室利佛逝,然后在这里,此地名为龙牙门,乃海上之咽喉,您在这里再建一城,到此末将就可以恭喜高公,您踏入一座金山了。从龙牙门向北这里有锡山,您想采多少锡就采多少,您就是想用锡来铸一座城市都完全可以,除此之外这周围这些岛上,有不计其数的胡椒,您想采多少就采多少,哪怕您用胡椒掩埋整个长安都足够,此物对于这些岛上而言,就像太白山上的松塔一样漫山遍野唾手可得。

    还有,知道室利佛逝什么最出名吗?

    
强占小娇妻最新章节
黄金。

    这个小国有大量黄金,虽然灭亡其国需要的兵力有多,但揍他们一顿让他们赔偿军费还是可以的,一次也不用要的太多,大不了过去这一阵再揍一顿要一次。

    但切记不能向其纵深进攻。

    这些岛上都是茫茫森林,不但树木密密麻麻,而且林子里什么毒蛇猛兽都有,那里的鳄鱼,也就是猪婆龙能长到两丈多长,而咱们这里的才半丈,还有巨蟒,咱们这里山里巨蟒吞人是传说,他们那里巨蟒可是真能轻轻松松吞下一个活人的,而且各种疫病横行,只要进了丛林不用打仗都能死光,所以绝对不能向其纵深进攻,只在沿海搞封锁,为咱们的商船争得贸易垄断权,逼迫其支付军费之类就足够了。”

    杨丰接着说道。

    那丛林可是坚决不能进,在没有解决热带疾病问题前,一支军队贸然进入丛林属自杀,当年三万法军远征海地造他们反的黑奴,后者躲入丛林然后法军也傻乎乎进去,作战伤亡几乎忽略,但三万法军依然几乎全军覆没,最终为那些黑奴赢得一个国家的其实就是小小的黄热病菌。

    “暂时末将想出的就这些,以后有新的再说。”

    杨丰随后说道。

    “那么老夫该如何谢你呢?”

    高仙芝说。

    他当然明白得给杨丰好处,不说现在这些帮助,就是以后要搞这些还得少不了找杨丰帮忙的。

    “很简单,那家垄断贸易的商号您肯定不可能用军费组建,您得自己来掏钱买船雇人,那么末将和安西北庭两军的这些将领们合股,我们一起出钱搞这个商号,而以后赚的钱当然也按照出股的比例来分,至于股份多少这个由您来定。”

    杨丰笑着说。

    “可以!”

    高仙芝爽快地答应。

    这对他是好事,因为这家商号的投资肯定不小,他一个人承担也有压力,有人凑钱是好事,二来虽然他去安南,但他终究是安西军这个集团的,政治上得抱团,抱团的最好办法就是利益,这样一个商号是最好选择。可别看安西军距离远,但政治上绝对没有边缘化,安西军主要将领全是李隆基眼前红人,封常清,李嗣业,北庭的程千里都可以说是李隆基最器重的将领,如今又加上一个异军突起的杨丰,这个集团至少目前可见的未来,依旧会是大唐政坛的一个重要势力。而高仙芝去安南才是真正的政治边缘化,他想要保持政治上的地位,必须得和自己这些旧部抱起团来。

    “那就说定了,末将正好要去江南东道巡视那些造船厂,干脆就在那里先订购一批商船。”

    杨丰说道。

    跑东南亚航线用福船就行。

    高仙芝了头。

    就这样一个大唐版的东印度公司悄然踏出了脚步。

    紧接着杨丰便离开高府。

    此时早已经过了二更,长安城内进入了宵禁,不过高仙芝就是右金吾大将军,主管宵禁的,所以杨丰当然不会顾虑这个问题,他骑着马行走在夜晚空寂的大街上,遇着巡逻士兵展示一下高仙芝给的腰牌就行。但刚走出没多远,在一处僻静的街道上他把腰牌和马交给了随行的士兵,然后穿着他那身明晃晃盔甲,就像丛林中的泰山一样,纵身跳进了旁边的坊门里,在夜幕掩护下沿着空荡荡街巷不断向前,最后一头撞进了一处敞开的窗口。

    “姐姐,小弟看你来了!”

    杨丰笑眯眯地说着从背后一把抱住了愕然回头的……

    “呃,抱歉,认错人了!”

    他尴尬地说。

    “错了就错了吧,难道不能将错就错吗?”

    那贵妇转过身抚摸着他的盔甲看着他笑道。

    “姐姐,我可是一个正经的人!”

    杨丰义正言辞地说。

    “半夜跳窗跑到寡妇房里的正经人?”

    那贵妇着他胸口说。

    说话间她就开始脱他的盔甲,两旁伺候的侍女赶紧上前,杨丰保持着大义凛然的表情任凭她们摆布,当一整套明光铠脱下后,那贵妇的手轻轻向下面抚摸了一下他立刻原形毕露,毫不客气地在她放d的笑声中猛然抱起扔在床上,压上去很是粗暴的几下就撕开了衣服……

    “好啊,可是让我捉奸在床了!”

    突然间外面一声怒斥。

    “哪儿那么多废话!”

    杨丰从帐子里伸出手,拽着虢国夫人胸前的衣服,在她的惊叫声中一下子拖了进去……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