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三章 田承嗣-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六三章 田承嗣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句人生长恨水长东,就让自己完成由校尉到将军晋级的杨丰,差没有适应过来这节奏。

    “这可真是……”

    杨丰站在大明宫门前感慨道。

    他其实想说这可真是昏君的,不过看了看身旁的李皋,他还是把这个词留下了,后者同样一脸的深沉,很显然作为李世民的后代,这位嗣曹王对于现在的大唐皇帝也很无语,虽说杨丰的功劳值这个宣威将军,可以这样一种方式获得,仍旧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恭喜杨兄,兄该换绯袍了!”

    李皋微微叹一口气,然后换上笑脸向杨丰拱手说道。

    “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杨丰背着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忧郁地说道。

    他的确得赶紧跑了,他已经把李隆基兴趣勾起来了,万一后者晚上突然想听戏,再接着下一道圣旨让他先教唱戏就麻烦了,他可没时间玩这些扯淡的东西,再说他对这东西有个屁兴趣,无非就是心情好时候随便嚎几嗓子,真让他一头扎进艺术的海洋那才是生不如死,趁着现在那几首新词还能撑一下赶紧走人,李隆基可同样是词人,那柳永跟李煜肯定撑不了多久的。

    李皋赶紧了头。

    显然他对李隆基也是很了解的。

    不过此时去江南的话,黄河尚且还在封冻中,咱们只能走陆路,这样就要辛苦一些了。

    他紧接着说道。

    南下去剑南,在益昌换船沿嘉陵江至南平,在南平转长江,一路顺流而下估计不用一个月可至江宁,在那里换海船出海沿海岸南下,然后再沿着余姚,永嘉这条线一路巡视,此时冬季正是东北风,正适合从北向南航行。

    杨丰说道。

    余姚郡就是宁波,永嘉郡就是温州,这都是李隆基闲得蛋疼改州为郡搞出来的,而唐朝沿海的海船制造主要就是东南这几处,宁波,温州,台州一直向南到广州,沿线有多处造船场,台州这时候是临海郡,而广州则是南海郡,至于益昌郡其实是四川的广元,而南平郡则是重庆,他只要向南走栈道过了秦岭,在广元登船剩下路程就全是顺流直下了,然后到南京换上可以出海的大船出长江口借着东北风南下就行,一路巡视过去到开春转东南风后再返回,那时候沿着海岸线回长江,转汉水北上走商洛道再返回长安就行了。

    那时候随便教敷衍一下李隆基赶紧跑路回碎叶。

    反正他回长安的任务已经完成。

    李隆基召他回来见见,现在也已经见完了,他又没有新的任命,虽然升了将军,但这是个散官,真正官职还是碎叶守捉使,那么理论上就应该立刻返回碎叶,随李皋南下巡视只是受李隆基委托帮忙而已,帮完忙同样也是该立刻回碎叶的。

    总之这长安是不能久待了。

    两人确定下离开日期后分开,杨丰直接返回自己府中,没过多久四品宣威将军官服和各种文件就送到,他由七品的致果校尉,一跃而成为四品的将军,正式步入大唐高官行列,成为天下无不渴望的朱紫一族,虽然这件绯色官服穿着让他感觉自己像是和李秀穿情侣衫,但依然不得不穿上然后配着银鱼符戴着进贤冠,坐着马车一脸庄重前往李嗣业家,旁边十几名随行士兵全身明光铠骑马跟随,这排场那也是招摇得很!

    倒不是说杨丰喜欢这样,而是他得让李隆基知道一个四品宣威将军就让自己得意忘形了。

    他要不得意忘形……

    你不满意这个官位吗?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四轮马车上的杨将军感慨道。

    一丝微弱的冷哼突然传入他那敏锐之极的耳朵,他下意识地抬头向路边望去。

    一座酒楼的二楼上,两个男子正凭窗而坐,都是中年,一个瘦削阴鸷,一个魁梧壮硕,他们几乎同时和杨丰对了眼,两人眼中的杀气陡然变重,杨丰阴森森地冷笑一声,而那壮硕的男子没有丝毫掩饰地做了一个抹脖子动作。

    杨丰开心地笑了!

    他顺手从旁边拿起一具神臂弓。

    这马车是他那些女奴的,每一辆马车上都有四具神臂弓,遇到意外的方便那些女奴用来自卫,他拿着这东西从窗口伸出,直接瞄准了那壮硕男子然后扣动扳机。

    后者猝不及防惊叫一声立刻单手一翻桌子,同时向着旁边一躲,那桌子立刻将对面那男子挑翻,同时酒菜之类糊了他一身,而那弩箭闪电般撞在桌面,瞬间刺穿厚厚的木板
淫兽入侵无弹窗
,带着三棱的破甲箭头飞出,在壮硕男子面前不足五寸处急速掠过,然后直接扎进屋,那壮硕男子一脸冷汗地看着杨丰,后者笑咪咪地拉开弩又开始装箭,那壮硕男子恨恨地看着他,毫不犹豫地拽起地上同伴离开了窗口。

    “玛的,跟大爷我玩横!”

    杨丰不屑一顾地收回神臂弓说道。

    一小时后。

    “这是刘骆谷,安禄山留在长安的主要谋士,这个……”

    李嗣业看着杨丰迅速用炭笔素描出的画像,然后有些不太确定地说“这一个应该是田承嗣,安禄山手下骁将,我与他只是见过两次而已,认得不是那么准,但不管是谁这都是从范阳来的,很显然安禄山的人已经到了,而且是秘密到的。在长安城内他们不会动手,你现在正是受宠时候,他敢在长安城内对你动手就是挑衅圣人,他还没有这样胆量,那么只能是在长安以外动手。太远了也不行,安禄山的手伸不到太远的地方,最有可能的无疑就是在栈道上,这样不如干脆来一个声东击西,你白天进子午道,晚上悄悄折返回来,另外走其他栈道往汉中,他们就算在子午道埋伏也没用。”

    “没必要那么麻烦!”

    杨丰冷笑道。

    我就会会这个田承嗣!

    紧接着他说道。

    田承嗣啊,这可是一代牛人,安史之乱后,大唐帝国虚弱的躯体上一颗最大的毒瘤,这样的人一定要弄死的,哪怕他是个汉人也得弄死,哪怕他是个优秀将才也得弄死,至于收他这种事情就免了,这是一个真正狡猾如狐贪狠如狼的,收他做小弟杨丰害怕哪天给自己捅一刀呢!

    李嗣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呃,岳父大人,您为何如此看我?”

    杨丰一脸纯洁地问。

    “你就这么想安禄山造反?”

    李嗣业说道。

    “岳父大人何出此言?我可什么都没做,都是别人欺负到头上才不得不反击的,虽然我和安禄山已经有了私怨,但他派人杀我报私仇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我废了他儿子,他给儿子报仇这是天经地义,可这跟他反不反好像没关系吧?他要是大唐忠臣就算有人逼他也不会反,他要不是大唐忠臣就算没人逼他也要反,这跟我能有什么关系呢?”

    杨丰说道。

    李嗣业信他才怪呢!

    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从在河西时候就已经表现出对安禄山兄弟的特殊感情了,交好哥舒翰也明显目的不是很单纯,谁都知道哥舒翰跟安禄山势如水火,他送了一圈望远镜就连李光弼郭子仪这样略低一级的都有,却没给安禄山和安思顺,摆明了就是让那些安禄山的对头们看到他的阵营。而皇宫里直接把安庆宗打成废人更不用说了,他就不信杨丰没有别的解决办法,甚至一把将方天画戟夺过来,也一样能结束双方的比武,可以说把安庆宗打残完全就是有预谋的,别人看不出来是因为不熟悉杨丰,他的年龄让人容易产生误会,但和他相处近一年的李嗣业可知道这货是何等阴险狡诈。

    大唐八纮一宇图上那片红色就是最好的证明。

    此时有避开田承嗣的招不用,却故意要让田承嗣伏击他,摆明了就是刺激皇上。

    要知道他随行的还有李皋。

    他是刀枪不入,田承嗣的伏击肯定没戏,就是拿神臂弓都射不死他,田承嗣总不能拖着床弩去伏击他吧?可要是一不小心没保护好李皋,让这个大唐宗室的嗣曹王受伤,那宫里的皇上要不上火才怪。他刚刚用大唐八纮一宇图在皇上心中埋下了猜忌的种子,然后再用这种方式给浇灌一下必然萌发,那么被激怒的皇上肯定要采取行动,至少以此警告一下安禄山,比如说把三个节度使给去掉一个,那么安禄山就算此时没有能力造反咽下这口气,和朝廷之间的裂痕也肯定会扩大,那时候……

    那时候关李嗣业屁事!

    他这个未来女婿肯定会步步高升的,毕竟皇上要是和安禄山之间裂痕扩大,肯定会提拔安禄山的对头,而且还得是能打的,这样的话不仅仅他这个未来女婿,安西军这些将领好像都在提拔范围。

    既然这样李嗣业就装糊涂了。

    “你带着阿秀去吧!”

    紧接着他说道。

    “呃,您说真得?”

    杨丰惊喜地说。

    “别让她大着肚子回来就行!”

    李嗣业没好气地说。

    ★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