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八章 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洞房-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七八章 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洞房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看不出你还很受欢迎嘛!”

    杨丰坐在擂台下,看着周围一圈剽悍的年轻男子说道。

    这已经是半月后了。

    他当然不可能来一个打一个,那样的话没什么意思,赵国珍要的是震慑各部,说白了他就是作秀,来一个打一个哪有全到齐,然后都被他砸趴下来得震撼?作秀嘛,就得观众越多越好,半个月时间足够最远的夷子部都有人赶来了。此时这座搭在乌江岸边的擂台周围至少上万人,整个河滩挤得密密麻麻,包括各部酋长都多数到齐,和赵国珍一起坐在黔州的城门上充当贵宾,如果在长安这人的确不值一提,但这是在一个州只有几千户,西赵蛮能够凑起一万青壮就已经称雄一方的黔州。

    一万人。

    一些小的羁縻州人口都不一定有一万呢!

    “那是自然,要不是这些求亲的天天烦我,我也就不会跑到南平去住了,如果不是跑到南平住,我也就不会遇上你,唉,可惜,居然还得做妾!”

    赵倩双手捧腮愁眉苦脸地说。

    很显然对此依旧耿耿于怀。

    “哼!”

    旁边李秀冷哼一声。

    “郎君,你何时才能休了那凶凶的大妇啊!”

    赵倩趴在杨丰耳边说道。

    说话间还挑衅一样看着李秀,因为她声音低,后者很显然并没听见她在说什么,只是本能地猜到没什么好话,立刻狠狠瞪了她一眼,不过紧接着李秀就笑了,因为杨丰又在赵倩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要叫姐姐!”

    杨丰板着脸说道。

    “知道了,又打人家屁股,就是偏心!”

    赵倩捂住小屁屁,撅着嘴说道。

    不得不说这货有狐狸精潜质,本来也就才十七,再加上又是童颜,而且还是巨*,还善于表演,这套娇憨的表情一摆出来,纵然杨丰也忍不住在心中感慨一声祸水,这幸亏是被自己收了,要是摊上个定力稍差的帝王,这又是一个从此害得君王不早朝妖姬,他叹息一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丝毫没注意到他们的打情骂俏,已经引起了周围的公愤。

    “那汉子,上来受死!”

    突然间擂台上一声怒喝。

    “呃,这就开始了,哪位兄弟先上去一展身手?我这边没空!”

    杨丰抬头说道。

    连同擂台上那壮汉在内,无数愤怒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他身上,很显然大家都知道这擂台因何而开,这些人是不会先打出结果再和他大战,所有人的目标都是把他砍死在擂台上,让这个敢到黔州来抢他们女神的家伙付出血的代价,一看这样杨丰才慢悠悠站起身,又仿佛刺激这些人一样在赵倩脸上亲了一下,后者的小脸立刻一片羞红,但还是同样仿佛刺激别人一样起身在杨丰脸上亲了一下。

    “打断这家伙腿,我从小看他就不顺眼!”

    这个小妖精在杨丰耳边说。

    杨丰笑着了一下她额头,然后转身背着手走上擂台。

    “你的兵器呢?”

    那男子疑惑问道。

    “对付你连双手都不用,又何须什么兵器,我就在站在这里,能逼我动手就算是你赢!”

    杨丰不屑地说。

    “哈,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那男子一听笑了。

    “要打就快,磨磨蹭蹭!”

    杨丰不耐烦地说。

    那男子狞笑一声,手中直刀当头劈下,杨丰的身子鬼魅般一扭,那刀紧贴着他胸前划落,几乎就在同时他的右脚踢出,就听见一声诡异的折断声,那男子顺势跪倒在他脚下,紧接着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双手抱着以一种诡异角度扭曲的右腿疼得在地上翻滚起来,一边翻滚一边不停地惨叫着,台下赵倩立刻发出欢呼,而下面几名看起来是他随从的,赶紧惊慌地跑上去,一阵混乱地把他抬下了擂台。

    “下一个!”

    杨丰一副寂寥的表情说道。

    一个彪形大汉地动山摇地走上擂台。

    “谢雄,西谢!”

    他横持一柄铜锤说道。

    “杨丰字丰生,关中人。”

    杨丰说道。

    那谢雄一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手中铜锤抡开横扫,不少于十斤重铜锤挂着呼啸拦腰而至,杨丰的身体瞬间成虾米状,那铜锤从他小腹前急速掠过,就在直起身子同时他的右腿再次闪电般踢出,谢雄很显然早有防备,那锤柄立刻向前推出,正好撞在杨丰脚上,就听见一声清脆的折断声,那几乎手臂粗硬的木锤柄立刻应声而断,踢断锤柄的大脚紧接着印在他胸前,谢雄惨叫一声倒飞出去重重地跌落在沙砾中。

    “下
第一家庭俏姑娘sodu
一个!”

    杨丰掸了掸脚上那并不存在的尘土背着手傲然说道。

    台下一片愕然。

    这样的结果未免太夸张了,敢上这个擂台的那都绝对是各部数得着的勇士,他们如果激战一场输给杨丰倒也不算太丢人,毕竟消息灵通的人都已经听说了,这个年轻将军堪称是大唐第一猛将,独自一人闯进石国都城斩杀国王救出三千被俘唐军的传奇人物,输给他不算丢人。可尼玛这叫输给他吗?这完全就是上台给他当陪衬的啊,别人用武器打他,他赤手空拳就连地方都没挪一下,交手连回合都不算,基本上一动手就结束,然后一个被他打残一个被他打昏,这还是个人吗?

    “没有了吗?你们的勇气呢!”

    杨丰嚣张地喊道。

    紧接着两个剽悍的年轻人就到了擂台上,这两人一个使刀和藤牌一个使相对短一些的长矛,上台之后连话都没多说,使长矛的当胸直刺,使藤牌和刀的横盾向前,杨丰身子一扭避开长矛,但几乎同时那柄直刀斜向下斩落。他连看都没看,右脚几乎带着呼啸声踢出,就在那直刀眼看到自己肩头的瞬间,他右脚就像攻城锤般踢在藤牌上,那藤牌瞬间平拍在刀盾手的胸前,尽管有藤牌的缓冲,但这巨大的撞击力量依然让那刀盾手喷着鲜血倒飞出去。

    那柄直刀到底还是没砍到杨丰的身上。

    “难道还带两人娶一个的?”

    就在那刀盾手砸地上的一刻,杨丰怒发冲冠般冲着长矛手吼道。

    “我,我们族中兄弟就是可共娶一个女人的。”

    那长矛手战战兢兢地说。

    “呃,是我孤陋寡闻了!”

    杨丰歉意地说。

    那长矛手一脸尴尬地看看台上的局面,犹豫一下长矛一扔转身下台。

    “还有谁?”

    杨丰朝台下喊道。

    就在这时候,台下赵倩突然惊叫一声,几乎同时那长矛手急速转身手中匕首一道寒光直奔杨丰胸前,就在那匕首眼看刺中杨丰胸口一刻,他侧身避开的同时右膝一个高抬,正好撞在那长矛手胸前,后者的胸口瞬间瘪了进去,喷着鲜血向后倒翻,重重地砸在擂台上,甚至可以看出肋骨的断茬都冒出来,在抽搐几下后立刻咽了气。

    “不知死活!”

    杨丰看着他的死尸冷笑一声。

    “还有多少人,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洞房!”

    他嚣张地吼道。

    台下赵倩立刻捧脸做娇羞状,同时用挑拨的目光看着周围追求者。

    “上,一起上,把这个汉子砍死!”

    她的那些追求者,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虽说杨丰能打,但群殴总能成吧?随着一个追求者振臂一呼,一下子十几个人涌上台,手中拿着各种武器也不多说,立刻将杨丰团团包围在里面,完全一副要将他乱刃分尸的架势。

    下一刻就听见人群中一声大喊

    “佛山无影脚!”

    然后那些各部勇士们就在眨眼间全都飙着血倒飞出来。

    台下一片哗然,那些来为自己部落勇士助阵的酋长们全惊叫着站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下雨一样落下的勇士。

    紧接着一阵混乱的响声,勇士们全砸在砂砾中。

    “他,他不是人!”

    一名勇士哆哆嗦嗦地指着杨丰,一脸惊恐地说道。

    说完一口血喷出来,紧接着又倒在了地上。

    杨丰背着手傲然站在台上。

    只是他身上的衣服多了无数破口,长矛捅的,刀砍的,居然还有被啄撕开的一道子,但所有破口下面的皮肤都毫发无损,很显然正常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口子都代表着他已经被兵器攻击到,而他里面也没有穿铁甲,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能是……

    那些酋长们突然一阵两腿发软。

    “还有没有人了?”

    杨丰在台上吼道。

    台下一片寂静。

    这时候谁还上台就是自杀了,这个大唐将军明显不是人,至少不是正常人类,是神是仙是妖魔反正都不是人类所能对抗的,既然不是人类能对抗,那就不要上去自寻死路了。

    “既然没人上台,那我可就洞房去了!”

    杨丰环顾四周说道。

    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走,洞房去!”

    他立刻跳下擂台,在赵倩开心的惊叫声中,一把扛起她,然后纵身跃起直接上了黔州的城墙,紧接着消失在了城墙里面,留下身后无数惊惧的目光,还有那一地半死不活的勇士们,当然……

    还有赵国珍深沉的笑容。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