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零章 鉴真和尚-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八零章 鉴真和尚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兄在看什么?”

    扬州,或者现在的名字广陵城内一座戒备森严的酒楼上,李皋好奇地问杨丰。

    后者正端着酒杯,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容,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街道,此时扬州人口已近五十万,那绝对可以用熙熙攘攘形容,去年台风过境光刮翻的商船就达一千多艘,可想而知这里是何等繁华。这座城市是大唐王朝在南方的中心,这里不但有广陵大都督府,淮南道,广陵郡,甚至还有盐铁转运使,军政财三级权力的核心重镇,整个淮南江南的财富全部集中于此,然后再运往长安维持大唐帝国都城的运转。

    杨丰在长安吃的米就是从这里运往长安的。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在那里搭一个架子,然后把这些百姓绑在上面拿刀子割肉卖,一斤五文钱,被割的人甚至都还没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被割了卖却没有力气惨叫,那时候会是一种什么场景,啊,还忘了多说一句,旁边一样卖着的狗肉一斤五十文!”

    杨丰淡然地说道。

    说话间仿佛一阵阴风刮过。

    “杨,杨兄,你真会说笑!”

    李皋脸上一白,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说。

    “说笑吗?说不定真有这一天呢?”

    杨丰端着酒杯说道。

    说完他一饮而尽。

    两百年后,杨行密围扬州,秦彦毕师铎困守扬州,日夜搜捕城内居民置于街市,削肉而卖,被卖者至死无力哀嚎,扬州城破只余几百户。

    “乱世就是这样,幸好我等生此大唐盛世!”

    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刘汇说道。

    扬州虽然设有大都督府,但实际上是没有大都督的,或者说大都督不在这里,因为各处大都督府的大都督实际上是李隆基儿子们遥领,扬州大都督就是盛王李琦,但这些皇子们不会到驻地,只是由长史代替他们履行职务,所以三品的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基本上就是这扬州的老大,不仅仅掌握扬州大都督府所辖淮南以及江南东西两道的七个州军队,而且还拥有监察辖区官员等多项职权。

    “盛世变乱世也很容易!”

    杨丰淡然说道。

    紧接着他这张乌鸦嘴就闭上,然后趴在那里看风景,身后李皋赶紧转移话题,和刘汇等人研究造船。

    这里当然有造船场。

    而李皋南下的一个任务,就是在运河上推广杨丰的漕船,以后扬州所建造的漕船,都依照杨丰所提供的漕船图样,当然,杨丰不需要管李皋如何进行工作,他只负责提供技术咨询当好他的顾问就行,人家不顾他也没必要去问,他的漕船是经历了以后千年检验的,是这运河上最好的船型,无论在长江,运河还是黄河上,都能够轻松地航行。

    此时唐朝漕运走的是运河,汴河和黄河线路,最后走渭河至长安。

    这是大唐生命线。

    后来李希烈占据汴州,锁断汴河航运,唐德宗就连自己禁军的军粮都提供不了,以至于禁军濒临兵变,后来韩滉运粮北上,船队到达陕州的消息传到长安,唐德宗抱着他儿子激动得都哭了。

    所以,任何能对这条运输线提供帮助的改变,李隆基都会毫不犹豫地付诸行动。

    这条线太重要了。

    就在李皋等人谈论公务之时,外面的街道上人群一阵喧闹,紧接着一群光头从远处走来,为首一个老光头慈眉善目,不断向着两旁激动的人群致意,俨然现代的明星登场一样。

    “这是何人?”

    杨丰问他身旁的广陵太守。

    “这是鉴真大师!”

    太守看着下面一脸尊敬地说。

    “他还没去倭国吗?”

    杨丰意外地说。

    “杨将军也知此事?鉴真大师几次欲往倭国,弘扬佛法宣传教化,却一直未能如愿,而且圣人更欲传道教于倭人,也不欲其东渡,这次倭国使者入朝纳贡,估计会请之圣人,想来大师还有成行之日。”

    太守说道。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饿死的箫衍不知此时到那西天极乐世界否?”

    杨丰不无讽刺地说。

    说完他手一撑栏杆,在太守愕然的目光中纵身跃起,直接从三楼上跳了下去,穿着他那身紫茄子从天而降突然落在鉴真面前,这老和尚定力那是极好的,只是眼皮一翻,紧接着就恢复正常,然后向他施礼说道“贫道见过下,不知下有何赐教!”

    “某杨丰,字丰生,忠武将军,碎叶守捉使,赐紫袍金袋!”

    杨丰背着手傲然说道。

    “贫道见过将军!”

    鉴真重新行礼说道。

    他当然不会被个四品的忠武将军唬住,这个老和尚在长安当年也是极受尊崇的,见过的皇亲国戚多了,在淮南更是佛门领袖级别,光徒子徒孙就好几万,才不会把个四品官当回事。

    “某欲助大师东渡,不知可否?”

    杨丰突然换上笑脸说道。

    “贫道确有此意,只是年事已高不知还能否耐得住海上波涛。”

    鉴真颇为意外地说。

    “此事容易,某此次随嗣曹王前来为朝廷督造新式海船,皆是可航远海涉重洋如平陆之巨舰,大师只需等一年,就可预先造出几艘,到时只要暂调一艘即可。”

    杨丰说道。

    “将军,可否到大明寺一叙?”

    鉴真立刻说道。

    “改日定当拜访!”

    杨丰说道。

    这样就可以了,这个老和尚当然要送到倭国,不但要送到倭国,未来他和高仙芝的大唐版东印度公司还要开辟倭国贸易线,这个老和尚到倭国后极受尊崇,有他作为中间人这家公司在倭国开展贸易会很方便,然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大唐商船到倭国,这条航行上将出现无数船只和熟悉海上情况的水手,等大唐征服倭国时候,就不需要再担心海运了。

    是的,他就是为征服倭国做准备。

    倭国人会像迎接圣贤一样迎接鉴真大师,鉴真大师也会像圣贤一样去让佛法的光芒照耀倭国,他们谁也不会想到,恶魔就这样跟随这位圣贤一起踏上那片土地。

    至于征服倭国的动力……

    南美银矿发现之前世界第一大白银产地,澳大利亚金矿发现之前的世界第一大黄金产地,难道这些还不够吗?再不够还加上古代中国最重要的铜来源地,只要控制倭国,这三种目前通用的贵金属就可以源源不断开采冶炼出来,有那里的黄金白银铜矿做后盾,玩现代银行和纸币化也就有了坚强的后盾,更别说以后要进入火器时代,那么倭国还有大量至关重要的硫磺。

    当然,这得以后他成为权
大叔别想逃笔趣阁
臣再说。

    站在扬州的街道上,看着远去的鉴真,杨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仿佛看到无数倭国奴隶,在大唐殖民者的皮鞭下,在佐渡岛金山,石见银山,足尾铜山当牛做马的情景。

    这绝对是盛景啊!

    “快走,打架了!”

    突然间他耳边响起赵倩的喊声。

    “呃,你又干什么去了?”

    杨丰无语地看着她。

    进了扬州城后,这只小妖精就像疯了一样,从黔州那山沟出来的她几时见过这样的繁华城市,就是南平这时候也不过只是座小城,扬州可是大唐第一城,拎着杨丰的钱袋子她就撒开欢了,实际上自从进城后杨丰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反正也不需要担心她的安全,她身边不但有四名安西军老兵,还有一群部落战士,她爹可是陪嫁了整整三百家奴。

    “快走,咱们的人在码头那边跟人打架呢!”

    赵倩开心地拉着他说。

    “为何打架?”

    杨丰问道。

    “那个,那个,快走吧!”

    赵倩拉着他说道。

    很显然与她有关,这小妖精也不是安生的,估计又惹是生非了,杨丰倒也没兴趣关心起因,无聊的他也正想找事呢!紧接着他就跟随赵倩而去,很快到了城外的码头边,此时码头上已经围满了人,甚至就连李秀也在,她正一脸凝重地看着人群中,身旁还站着一名当地官员,而人群中一名壮汉正在跟一名安西军老兵赤手空拳搏斗,很显然那名安西军老兵不是对手,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只是在那里发狠硬撑。

    “有趣!”

    杨丰意外地说。

    因为不只这名安西军老兵,人群中还有六七个他的部下和赵倩的家奴都被打得鼻青脸肿,而那壮汉明显只有一个人,虽然身上也有伤痕,得却没那么凄惨。

    “杨将军!”

    看他过来,那官员赶紧迎上。

    “出了什么事情?”

    杨丰问道。

    “贵眷在码头与一小娘子口角,动手打了那小娘子,此人乃其护卫,因而和贵属动起手来,李家娘子说安西军的人不会依仗官势,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因为没有动器械,出不了什么大事,鄙人也就没管,不想这护卫极其悍勇,归属***番上阵都被其打倒!”

    那官员说道。

    杨丰这才注意到,那男子后面还站着一个温婉少女,只是脸上有一道掌痕。

    杨丰瞪了赵倩一眼。

    这小妖精一吐舌头,赶紧后退一步。

    就在这时候,那名安西军老兵也败下阵来,垂头丧气地走到杨丰跟前请罪,而那男子依然带着傲气站在那里,毫不畏惧地看着杨丰那一身显赫的紫袍,那少女也看到了,随即上前几步站到他身旁,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杨丰,虽然温婉谦和,淑女风度俨然,但却带着一身凛然之气,看得出也不是普通人家出身。

    杨丰上前几步。

    “这位小娘子,鄙人代拙荆向小娘子道歉,若需赔偿请直言。”

    他对那少女说道。

    “将军客气了,那位妹妹也是无心而已。”

    那少女还礼说道。

    “鄙人杨丰,字丰生,华阴郑县人,不知小娘子贵姓?”

    杨丰问道。

    “妾身许瑶,余杭郡人。”

    那少女说道。

    “小娘子这是欲何往?”

    杨丰问道。

    “将军,你我素昧平生,此事已了,还请别过。”

    那少女说道。

    “呃,你们可不能走,虽说拙荆打你一事是她不对,我已经道歉,你也已经接受道歉,但他打了我这么多兄弟,可不能就这么走了!”

    杨丰看着那男子说。

    “将军,身为男儿,技不如人,又有何话可说。”

    那男子说道。

    “这话我爱听,其实我也这样说过别人,那家伙至今还躺床上,但你既然打了我的兄弟,那我就得替我的兄弟讨回这个面子,你放心,我脱了这紫袍跟你打,输赢你都走人,但是如果你输了,在将这位小娘子送回家以后,就得去长安,以后跟着我,如果你赢了当然我也无话可说,这袋子金饼算我输给你的。”

    杨丰拿着钱袋说道。

    “将军想怎么打?”

    那男子说道。

    “很简单,我站着不动,只要逼我出手或者双脚迈步就算你赢。”

    杨丰说道。

    “将军莫不是说笑?”

    那男子说道。

    “绝无说笑!”

    杨丰说道。

    “那就请赐教!”

    那男子行礼说道。

    那少女赶紧后退到一旁,紧接着周围众人也后退,将中间留给了他们两人。

    “将军,某可动手了!”

    那男子说道。

    杨丰淡然了头。

    那男子毫不客气地一拳轰向他的胸口,杨丰侧身避过同时右腿膝盖向上他胸前,那男子的左臂横挡,但杨丰的力量太大,他一下子被推开倒退一步。

    他站在那里很是震惊地看着杨丰,但紧接着就带着惊喜长啸一声,把上身衣服一脱光着膀子重新上前,双拳几乎打出一片残影,在眨眼间向着杨丰接连轰出十几拳,杨丰就像反弹回去的弹簧般急速抖动,同样在极短时间內避开他的所有攻击。

    那男子笑得更开心了,大吼一声径直撞向他,就在杨丰拧身避开瞬间右腿横扫,杨丰的右腿同时向外挡,那男子的右腿被逼开落地同时双拳齐出,杨丰身子一侧正好从他两拳中间挤进,然后肩头直撞他胸前,那男子顺势抓住他的双臂狠狠向內一带,侧身避开杨丰肩头的同时右膝全力上。

    杨丰的左膝同样出,两人的膝盖相撞那男子立刻倒飞出去,挣脱他双手的杨丰也不由后退……

    “将军,你的双脚迈步了!”

    他身后那少女开心地说。

    (今天一章,下午有事)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