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三章 血洗-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八三章 血洗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是什么意思?”

    杨丰一脸冷笑地看着门外说道。

    此时的他正在南海郡的驿馆,而驿馆外面人声鼎沸,上千名大食商人堵在外面抗议,声讨他的罪恶行径,而且还抬来了被他杀死的包括一名长老在内十二具尸体,连同这些尸体的亲属一起……

    当然,不是闹事。

    人家是纯粹的和平抗议。

    他们也知道,自己作为大唐定义的胡虏,外国人,敢在大唐土地上闹得太大那纯粹自己找死,虽说何履光已经带着岭南军去桂林,但这南海郡下属还有四个府近万人的府兵呢!

    既然是和平抗议就没什么了。

    这就属于他们的合理诉求,杨丰杀了他们十二个人,他们来抗议一下很合理。

    既然合理那么王太守也就不管了,实际上王太守昨天晚上回去就病倒了,据说病得很厉害已经昏迷不醒,可能是被血腥场面吓着了,而岭南五府经略使何履光并不在城内,为了部署明年对南诏的作战,他率领所部主力早已经移师桂林,至于岭南道采访使则是王太守兼职的,所以此时在维持现场秩序的只有南海县令和县尉带着一帮衙役,而且那些衙役也只是远远看着并不上前阻止,倒是看热闹的百姓将周围堵得人山人海。

    “杨将军,他们只是在外面哭喊并没有冲击驿馆,我这也不好管啊!”

    县令一脸无可奈何地说道。

    “不好管?是否需要我代劳啊?”

    杨丰冷笑道。

    “那最好不过了!”

    县令堆着虚假的笑容说。

    “很好,叫兄弟们准备好,让这些大食人也见识见识咱们安西军。”

    杨丰对一名部下说道。

    后者立刻行礼离开。

    县令忽然有心里发毛,急忙朝县尉使了个眼色,后者不声不响地悄然离开。

    仅仅几分钟后,驿馆后院的马蹄声突然传来,同时响起的还有铁甲的摩擦声,紧接着一片耀眼的银光刺入县令眼中,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挡在眼睛前面,然后瞠目结舌地看着六名全身重甲的骑兵出现,明光铠,凤翅盔,脸上覆着青森森的面甲,仿佛六头怪兽般,骑着雄健的大宛马,人手一把横刀,踏着整齐的马蹄声而来,在距离大门十几丈外停下,控制着不断躁动的战马静静等待。

    “明府放心,我最会解决这种事情了!”

    杨丰狞笑着说。

    说完他随手拎起一根两丈多长的大木头,横在胸前大吼一声,如同狂暴的犀牛般狂奔向前,瞬间撞在驿馆的院墙上,伴随一声沉闷的巨响,近三丈宽的一段土坯院墙轰然倒下,杨丰紧接着扔掉木头,拍了拍手后退到一边。

    “杀!”

    然后他转头说道。

    几乎就在同时,六名骑兵也催动了他们的战马。

    雄健的大宛马加速极快,伴随雷鸣般的马蹄声,四十米长的距离瞬间掠过,近五十公里时速狂奔的战马驮着背上近两百斤重骑兵,发出上战场时习惯性的亢奋嘶鸣,在还没落下的尘埃中闪电般越过院墙上的缺口,就在外面大食人惊叫的同时,凶猛地撞进了人群中。

    狂奔的战马瞬间撞出一片狼藉。

    伴随它们急促落下的马蹄,那些猝不及防的大食人一刻不停地被它们撞翻在地,紧接着钉铁的马蹄重重踏碎他们的身体,而马背上的重甲骑兵手中横刀翻飞,两旁大食人的头颅和肢体不断被砍落。

    整个大街瞬间一片地狱。

    所有还活着的大食人惊恐地尖叫着不顾一切逃离。

    “你看,很好解决!”

    杨丰拍了拍已经傻了的县令肩膀说道。

    而在他身后,赵倩的三百家奴一手藤牌一手横刀,肩膀上挂着捆人的绳索,如同洪流般从院墙的缺口汹涌而出,踏着遍地鲜血与死尸,开始抓那些逃散的大食人,至于地上受伤没死的,这些西赵蛮的部落战士,则毫不留情地补上一刀。而那六名骑兵已经凿穿了大食人的队伍,在街道上看热闹的百姓混乱躲闪中,迅速调转马头开始再一次凿穿,那些大食人根本无力阻挡,狂奔的战马就这样在他们中间肆虐,连同马背上的骑兵一起在这大街上制造着更多死尸。

    那六名骑兵的盔甲很快就被大食人的鲜血染红。

    原本一片白色的长街,则同样迅速变为血红,流淌的鲜血和支离破碎的死尸间,那些大食人哭喊着亡命而逃,只是街道上聚集的看热闹人群,成了他们无法逾越的障碍,尽管后者也是在逃离,但他们却堵塞了道路,被挡在中间的大食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怪兽一样的战马撞击而来,看着那横刀带着寒光落下。

    县令欲哭无泪地看着这一幕。

    周围所有百
宠坏美娇娘sodu
姓也都在默默看着这场恐怖的杀戮。

    已经百年未经战火的南海郡城內,血腥的气味就这样不断弥漫开,伴随着大食人惊恐的惨叫声传遍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十分钟后,王太守匆忙赶到。

    然后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他面前的石板街道恍如血洗,上百具残缺不全的大食人死尸,杂乱得横陈在血泊中,成群结队的苍蝇在死尸中萦绕,还有一些没死的,依旧躺在鲜血中哀嚎挣扎,但却没有任何人过去拉他们一把,只能在那里等待死亡的降临。而路边还跪着四百多被绳索捆绑着的,在那里哆哆嗦嗦地低着头,后面那些赵家的家奴拿刀看压,杨丰则坐在死尸堆里的一张胡床上,背衬着血色残阳端着茶杯悠闲地品茶,他背后六名铁甲上沾满鲜血的安西军士兵控马而立。

    “使君,你病好了吗?”

    杨丰敲着二郎腿,一手端坐小茶托一手端着茶杯,一脸关切地看着王太守说道。

    王太守深吸一口气。

    好歹他能当到岭南道采访使兼南海郡太守,那也是见惯大场面的,大唐的文官不是后世的废物,这都是下马写诗上马砍人的主,在适应了一下那浓烈的血腥之后,他踏着遍地鲜血和死尸走上前,一名重伤没死的大食人还奄奄一息地伸出手,估计是想喊他拉兄弟一把,王太守很干脆地抬脚踢到一边去。

    “杨将军,你可知这南海市舶司一年为朝廷贡献的税赋是多少?你可知这些税赋都来自于这些胡商?你这样一闹他们还有人敢来吗?”

    他阴沉着脸说道。

    “王公,我比您更知道这些,而且我比您知道的更多,我知道这些大食人在我大唐采购的货物,都是不可能有第二家提供的,除了我大唐,谁也不可能给他们提供丝绸,茶叶和瓷器,他们除了来这里买是没有别的地方可买的。我还知道他们这些货物在耶路撒冷会以十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的售价再卖给泰西人,我喝茶的这个瓷杯他们卖给泰西人,价格不会比一个黄金铸造的更低,我喝的这杯茶在泰西,说不定就连一个小邦君主都喝不起。你看,和这样的暴利相比别说我杀他们一百人,我就是杀他们一万人,他们该来还是得来,并不是我们请他们来,而是他们被巨大的利益吸引而来,这样大的利益面前几条人命算个屁。但他们既然依靠我们发财,那么在我大唐就得规矩,我大唐赐予了他们财富,他们就别在这里装大爷摆他们那些臭架子,他们在我大唐的土地上最好跪着过日子,他们在这里没有站着的权力。

    你,说我说的对吗?”

    杨丰指着一名大食人说道。

    后者立刻趴下了,几乎是爬着上前哆哆嗦嗦地说“将军说的对,小人的财富都是赖大唐赏赐,自应对大唐恭顺崇敬。”

    “回去告诉你们族人,一个人一百缗来领人,这是你们的学费,我教你们在大唐做人的规矩,你们就得给我学费,一个人一百缗,死了的就算了,交不出学费的就以身偿吧,我正好在碎叶还缺一些苦力,当然,他们还能活着走到碎叶的话,还有,我大唐的确不禁你们信什么,圣人也赐给你们建你们寺庙的权力,但你们那些自己的臭规矩别套用在我大唐百姓身上,你们的寺庙我们大唐百姓想进就进,这是大唐的土地,以后谁再敢说什么你们的地方那就把你们活埋在这地方,听明白了吗?”

    杨丰说道。

    “小人明白了!”

    那大食人趴在地上说道。

    “去吧,另外再让你们的族人来把这里都清理干净,把墙也都修好,明日早晨我起来要是还看到这个样子,那我就亲自去抓人了,我这个人脾气可不是很好,到时候抓人时候可是少不了要杀几个的,我最喜欢杀人了,尤其是杀胡人,尤其是杀大食的胡人!”

    杨丰说道。

    说完他站起身来,旁边一名婢女接过茶杯,另一个婢女拿起胡床,紧接着向驿馆走去。

    “王使君,他们在我大唐得跪着做人,您这大唐官员可别跪着做官啊!”

    突然他回头说道。

    “不劳将军指教!”

    王太守面无表情地说。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