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六章 我,杨丰,谁敢与我一战-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九六章 我,杨丰,谁敢与我一战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在伽底真城表演一番的目标并没有实现。

    因为中曹人不战而降了。

    此时的联军总兵力已经扩大到了近五万,其中连同白孝德所部,总计三千具装骑兵,两千实际上是骑马的重步兵,包括五百人的陌刀队,另外还有整整三万轻骑兵,包括两万碎叶的仆从军和一万宁远,石国,东曹联军,再就是还有不到一万步兵,但所有步兵也都是骑马的,实际那些轻骑兵也相当于骑马的步兵,那些游牧民没什么骑兵步兵的区别,上马下马都能战,而昭武几国都是半农半牧,出汗血马的地方士兵当然不可能没马。

    步兵也一样。

    马匹在内地或许仍旧属于奢侈品,但在这里就跟牛羊一样普遍,尤其是那些游牧民家中都有不只一匹,没有哪个游牧家庭没有马,因为在这种地方没有马的早饿死了。

    这样庞大的军团,几乎是遮蔽了草原一样涌向中曹……

    话说中曹人对大食还没那么忠心。

    一看这支都超过了自己全部人口的大军,同样属于墙头草的中曹国王,毫不犹豫地打开城门迎接他的解放者,顺便把城内五百大食人绑了献给杨丰,然后带着他的部下顺利加入大唐的旗帜下,成为了联军的一份子,使联军的总兵力终于达到了五万。

    然后他们直扑康居。

    杨丰到达俱战提之日算起,第五天的时候,他就像他承诺的,带领这支大军看到了康居的城墙,紧接着分四面包围这座西域第一城。

    “带上来!”

    杨丰催马上前,同时向身后一招手说道。

    他身后一队士兵立刻把中曹人献给他的那五百大食人拖上前,紧接着将十个木制十字架竖在杨丰身后,然后将十名大食人绑上去,十名唐军士兵拿着特制小刀走到这十人跟前,毫不客气地把衣服撕开,低下头在那些大食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中,背对着康居城忙碌起来。

    他们身后杨丰控马而立。

    他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看着不远处的康居城头。

    而康居城头,当初怛罗斯之战的大食军前线指挥官齐亚德,还有守卫这座城池的一万大食军,两万康居军士兵,也全都在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这一幕,话说唐军把这些俘虏弄来当着他们面杀死,这一他们很理解,换成他们也会这样干,可现在这是干什么?为什么那些大食人居然惨叫如此撕心裂肺,如此痛不欲生,如此生不如死……

    呃,一分钟后他们明白了!

    因为那些唐军士兵纷纷站起身并且回过了头,在那些列阵的士兵狂笑声中,一人刀上挑着一块血淋淋的小东西,炫耀般向他们展示。

    而那些大食人的身下,全都是一片血红色。

    虽然因为距离关系,城墙上实际看不清那是什么,但都到这时候,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出来,康居城上所有大食人都疯了一样嚎叫着,怒不可遏地叫骂着,一下性子急的不顾距离太远,纷纷拿起弓箭射向杨丰和那些士兵。虽然抛射的确能够到,但抛射落下的箭也不可能穿透明光铠,那些唐军士兵在箭雨中悠闲地把刀上挑的东西扔一个箱子里,然后将木架上的大食人解下来,直接扔在一旁任由他们流血而死。

    这可不是劁。

    劁是需要一定技术的,这些士兵又不是专业的,他们怎么可能会这种技术活。

    这都是齐根割的。

    反正杨丰也不缺这几个奴隶,接下来还有无数奴隶可供他抓呢!

    这东西割完之后,任何止血措施都没有,那根本不可能活,那里的血管供血能力可都非常强,那些大食人被扔在一边,那血一刻不停涌出,染红了干旱的地面,一开始他们还疼得挣扎翻滚,但很快就没力气翻滚了,而就在这时候,第二批大食人被绑上架子。

    “我,杨丰,谁敢与我一战!”

    在大食人生不如死的惨叫中,杨丰跃马而立,对着康居城头大吼道。

    城墙上的齐亚德并不傻,他也是大食有数的名将,阿布木s林的亲信,怛罗斯之战就是他直接指挥的,他当然知道杨丰的目的,像这样规模的大举进攻最怕旷日持久,因为几万人马物资消耗是个惊人的数字。山北各国人口有限,能够提供的物资也有限,而且路途遥远运输艰难,短时间供应可以,长时间根本不可能,耗上一个月就算他不打,杨丰也只能灰溜溜自己滚蛋,同样对杨丰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激城内守军出去决战,然后一战定输赢解决问题。

    显然此举就是为了激怒他。

    齐亚德当然不会上他的当。

    这些俘虏既然被俘那就是死人了,杨丰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但如果能和杨丰单挑的话就不一样了,如果单挑能够击败杨丰,甚至打伤或者干脆斩杀他,那么这些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立刻瓦解。

  
景子老师的课外授业吧
  当第三批大食人绑上架时候,康居的城门缓缓打开,数十名骑兵冲出城门,为首一名剽悍的大食将领,胯下一匹堪称神骏的红色战马,这马甚至比大宛马,大食马全都大一圈,肩高几乎接近一个成年人,马背上那将领同样身材搞大,全身鱼鳞甲,一手盾牌一手长矛,马背上带着弯刀和破甲的战斧,看上去极具气势。

    “这是什么马?”

    白孝德上前惊叹道。

    “这是万里送礼啊!”

    杨丰同样惊叹道。

    同时他的眼睛里露出看到美女一样的光芒。

    呃,那是一匹安达卢西亚马。

    这倒没什么奇怪的,毕竟大食和欧洲贸易繁荣,而且摩尔人已经征服了西班牙,大食高级将领有几匹安达卢西亚马没什么奇怪的,话说这简直就是惊喜,最近他一直为战马的问题发愁,哪怕他骑的已经是最好的大宛马,但相比欧洲这些怪物级别的庞然大物依然差了几分,能够驮动欧洲那些铁罐头的战马,肯定足够他再配一身明光铠装逼了,要不然老是白衣上阵终究气势不够。

    此刻他看这名大食将领简直就是充满了脉脉温情。

    “泰西马,产于离此万里之地,那里刚刚被大食教徒征服。”

    他随口说道。

    紧接着他就要上前。

    “他们有这样的马还被征服?”

    后面白孝德难以置信地说。

    “看到那些小兵了吗?”

    杨丰无奈地停下来指着对面大食将军身后的普通骑兵说道。

    白孝德了头。

    “泰西的将军才穿得起他们身上那套锁子甲。”

    杨丰说道。

    “呃,那岂不是咱们安西军杀过去就能所向无敌了?”

    白孝德看着身后五千明光铠的耀眼光芒自言自语。

    只不过杨丰已经听不见了,杨将军就像到j女的嫖客一样嚎叫着扑向那大食将军。

    后者在他那红色战马上同样大吼一声,反正双方语言不通,也不用多废话,紧接着催动他胯下战马,单手端着长矛直扑杨丰,两匹马以超过一百公里的相对速度急速接近,狂奔的马蹄在干旱的地面上踏起两道迎头相撞的尘埃,在他们各自背后,列阵的唐军和城墙上的大食人纷纷发出助威的吼声,战鼓雷鸣般响起。

    几乎眨眼间两人就照面。

    那大食将军手中长矛直刺杨丰的胸前。

    这样的速度纵然是杨丰也不敢冒险硬怼,毕竟超过一百公里的相对速度赋予长矛巨大的动能,万一被捅个对穿就笑话了,他侧身避开同时倒持在手中的陌刀横扫,那大食将军一低头,杨丰的陌刀贴着他头掠过,紧接着两匹战马交错而过。

    两人在十丈外同时调转马头。

    两人默默对视着。

    骤然间两人同时大吼一声,各自催动胯下战马,再次交错而过的瞬间那大食将军手中长矛刺出,杨丰手中陌刀横斩,刀矛相撞,那长矛立刻被从中间斩断,几乎同时那大食将军弃矛拔刀,顺势一刀斩向杨丰后背,杨丰俯身躲过,一带他的战马转身,陌刀如长矛直刺,那大食将军同样急速掉头,左手盾牌横推准确撞上陌刀。尽管小铁盾挡住了陌刀,但杨丰的巨大力量依旧让他身子猛然向后一倒,几乎同时杨丰的陌刀抡起,从半空中带着呼啸斩落,那大食将军还没来得及直起身子,手中盾牌全力向上推。但他的力量还是差距太大,乌兹钢打造的坚固小铁盾的确挡住了那陌刀的刀锋,但却挡不住带着杨丰力量的七十斤重量,那盾牌被砸地急速向下连同他的手臂一起狠狠拍在他胸前。

    那大食将军惨叫一声仰面倒在马背。

    而就在同时伴随着清脆的撞击,那陌刀在盾牌上斜擦了一下之后,带着弧光顺势一旁横掠。

    下一刻他的人头向后飞起。

    在喷射而出的鲜血中,被错身而过的杨丰一把抓住。

    紧接着杨丰纵身跃起。

    “我,杨丰,谁敢与我一战?”

    骑在了安达卢西亚马上的杨丰,扔下那大食将军的死尸,然后一举手中人头,对着康居城头嚣张地吼叫着。21071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