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七章 三日不封刀-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三九七章 三日不封刀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城头的大食人全哑了,一个个悲愤无言地看着杨丰耀武扬威。

    而在杨丰身后,那些他们的兄弟们还在不断一批批绑上架子,然后由那些唐军士兵割掉某物,那生不如死的惨叫不断回荡,被割的大食人也不断被扔到一旁,任凭他们在痛苦绝望中血流干。

    这种羞辱让大食人怒发冲冠。

    然而杨丰那嚣张的身影和那整齐列队的大唐战士,却如一道铁的山脉般,让他们窒息,让他们绝望,让他们只能无奈地看着,看着这些敌人在那里把他们的尊严一遍遍踩在脚下不停地摩擦。他们无力与这样的敌人在野外战斗,怛罗斯城下他们早就已经领教这些东方人强悍,那时候他们有绝对的优势,却还依旧以两倍的伤亡才打赢,但现在他们却处于绝对的劣势,而且外面还有一个几乎无敌的强者,在野外交战没有任何希望,他们只能依靠城墙固守等待他们的统帅,等待阿布木s林率领的大军……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杨丰不可能让他们等到哪一天。

    实际上今天就是这座城市被攻破的日子。

    当最后十名大食人被割完成之后,端坐在那片安达卢西亚马上的杨丰突然露出一丝笑容。

    “杀!”

    突然间他手中陌刀一指吼道。

    还没等他身后的白孝德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催动战马,加速性能强悍的安达卢西亚马嘶鸣一声瞬间蹿出,而在他身后两千来自碎叶的具装骑兵同样催动战马,一道钢铁的墙壁就这样在所有人,既包括大食人也包括窦忠节等昭武仆从军,甚至包括白孝德和他部下唐军惊愕的目光中开始加速,并且在加速中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拉长三角形,就像大地上一个反射银光的破甲锥般刺向康居的城门……

    “你们要干什么?”

    没追上杨丰的白孝德一把拽住一名碎叶军官吼道。

    “攻城!”

    后者很认真地回答。

    “没有梯,没有飞梯,没有攻城塔,没有冲车,一群纯粹的具装骑兵如何去攻城?”

    白孝德吼道。

    “白将军,我们就是这样攻城!”

    那军官多少有傲然地说。

    紧接着他催动战马加速向前。

    “白将军,杨帅就是这样攻城的,你无需惊讶,康居城今日必然攻破,贵部只需跟在他们后面入城冲杀即可,我和一万突骑施骑兵绕向南面,宁远王和东曹中曹军攻西面,一万突骑施骑兵和石国人攻东面。”

    就在这时候杨献忠匆忙上前说道。

    “如何攻?”

    白孝德还在茫然中。

    “杨帅会把所有城门打开的!”

    杨献忠笑着说。

    就在这时候,杨丰已经进入守军的攻击范围,头利箭密密麻麻如同暴雨般落下,为了避免自己这匹刚刚得到的战马受伤,他直接跳了下去以超过战马的速度拖着陌刀狂奔,而后面的骑兵还没赶到,战场形成了他独自一人冲向城门的壮观场景。

    就在箭雨落下的同时,城墙上小型投石机抛射的巨石也在落下,大食人甚至不去攻击后面的骑兵,所有武器全部对准杨丰,甚至就连少量强弩也在向杨丰射击……

    大食人没有床弩。

    至少现在没有,即便普通的步兵弩也才刚刚从中国传到他们那里。

    整个西亚和欧洲这时候弩都很少,当年罗马军团的弩炮早就已经失传,西亚的弩是从唐朝传入的,而西亚的弩又促使欧洲弩的出现,到底是被逼着自己想出来的还是山寨的就不得而知了,至于床弩就更不用说了。

    这可是真正玩技术的东西。

    一直到蒙古西征时候,西亚各国还惊叹蒙古人携带的牛弩,甚至记载这种他们所说的契丹工匠制造的神器射程达到一公里。

    而此时大食人守城武器就是弓箭,少量弩,众多大小不同的投石机,投枪,但这些东西对杨丰统统无效,投石机的巨石或许能伤到他,可投石机又不是坦克炮,如何命中一个七十公里时速狂奔的目标?而且这个目标还不大!其他弓箭弩和投枪全都破不了他的防护,在一片夸张地惊叫或者惊叹声中,他带着身后拖起的尘埃,在暴雨一样的石头羽箭投枪中狂奔向前,转眼间就到了康居的城门前。

    他头石头,木头,甚至还有热油和火油罐劈头盖脸砸下。

    然而在那一片惊慌的尖叫声中他如同狂奔的猎豹般一头撞进了门洞。

    下一刻他的右手就像插进豆腐一样插进城门。

    城门后一片尖叫。

    然后无数刀斧接连砍在了他伸出去的手上,但他的右手却恍如未觉般径直抓住门栓,紧接着那门栓就像遇上激流的沙子般蚀化,在后面无数做梦一样的目光中断开,然后杨丰的手抽回,转眼间再
孽障最新章节
一次插入城门同时抓断第二根门栓,仅仅不断半分钟所有门栓全部断开,他用尽全力双手同时推开城门,那两扇城门在他那恐怖的力量下,带着呼啸向內推开,拍飞后面一片守军同时,这座城市也向着城外急速接近的唐军敞开大门。

    下一刻杨丰怒吼一声。

    他手中陌刀端平了在狭窄的门洞內,就像狂化的扫街大妈一样疯狂左右横扫,那陌刀瞬间化作一片银色弧光组成的扇面,在这个恐怖的扇面中,鲜血和碎肉恍如撞击岩石的激流一样炸开四散飞溅。

    踏着遍地死尸与鲜血,他用不到十秒钟就冲出门洞。

    此时城墙上守军还在蜂拥而来。

    下一刻杨丰在原地纵身跃起,直接出现在了城墙上,紧接着砍断吊桥上的铁索,那沉重的吊桥轰然落下,恰好赶到的具装骑兵没有丝毫停顿地踏着吊桥冲进门洞,踏着门洞内堆积的死尸和鲜血,依靠强大的撞击力量猛然撞进混乱的敌军中,那浑身铁甲以近五十公里时速狂奔的战马,就像怪兽般撞起一片血肉横飞。紧接着杨丰向內纵身跳下,手中陌刀为部下清开最后一群阻击,然后连马都没骑,步行在前一边疯狂砍杀一边沿着城内大街向前,他身后入城的骑兵洪流和上次一样迅速分流开,一部分直冲两侧的街道,一部分跟着他直冲向前,银色的钢铁洪流就这样在康居城内激荡向前。

    城內守军混乱地试图阻挡他们。

    但却毫无意义。

    这种跑起来的具装骑兵,除非能够阻挡住他们前锋,否则任何从侧翼的攻击都会被踏碎。

    而他们的前锋是无法阻挡的。

    就在城内杨丰带着具装骑兵狂奔向前时候,城外杨献忠率领的一万突骑施骑兵也绕开了康居城,全速向着城南狂奔。

    另外两路则分向两旁。

    他们将在这三个方向等待杨丰从城内打开门。

    两千具装骑兵全速狂奔,花了五分钟才全部冲进城。

    在他们后面白孝德率领自己部下唐军,亢奋地吼叫着紧随而入。

    第一次知道打仗居然可以如此酣畅淋漓的他们,完全已经被带入了杨丰的节奏,这些实际战斗力丝毫不输碎叶军的大唐猛士,以同样的凶悍开始他们的杀戮,尤其是白孝德所部还有两千重步兵,这些同样全身重甲的陌刀手,刀牌手,长矛手们入城后立刻向两侧的城墙进攻,开始控制这片城门两侧。拎着两把短矛的白孝德第一个冲上城墙,这个可以说安西军仅次于杨丰的猛将之凶悍那也是很夸张的,他手中两把短矛是纯铁打的,基本上是当两根铁棍使,在城墙上完全就是一头猛兽,砸得大食人血肉横飞。

    而他的陌刀队之凶悍也在这城墙上尽情展现。

    这些身材魁梧,全身碎叶产冷锻甲的彪形大汉,并排在城墙上砍杀着前推,砍累了的后退,后面替补的上,整个陌刀队沿着城墙一往无前,不断将被砍得支离破碎的敌军推下城墙。

    他们同样令大食人绝望。

    后者无力抵御这样的敌人,一边是锁子甲,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单层锁子甲,一边是就连脸都护着铁面的冷锻明光铠,这怎么打?

    大食人的弯刀砍在唐军士兵身上,基本上也就是一道划痕,坚固的铠甲再加上内部棉衬的缓冲,让那些唐军士兵根本毫发无伤,然而唐军那二十斤重的陌刀砍下来,单薄的链甲几乎就跟纸糊的一样,无一例外都是一刀两断,这样的战斗完全就是单方面的碾压,怛罗斯之战时候,大食军在装备上虽然差一些,但差距并没有这么悬殊,而冷锻甲将差距骤然拉大。

    毕竟宋朝步兵对付这东西,那都得上战斧和棹刀才行。

    弯刀真不够看。

    哪怕是乌兹钢的弯刀也不行。

    而此时杨丰已经到了南门。

    “杀,三日不封刀!”

    他站在城门上,踏着一堆大食士兵的死尸,对着城外吼道。

    刚刚放下的吊桥上,杨献忠一马当先冲进城门,而在杨献忠的身后是整整一万突骑施骑兵,这些杨丰手下最忠诚,也是最残忍的饿狼们,一边挥舞手中的刀,一边为他们统帅的话而欢呼。

    他们的好日子又到了。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