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六章 镇妖塔-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零六章 镇妖塔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的确,突骑施骑兵到了。

    杨丰还一直在奇怪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也没见泰尔梅兹的杨献忠派出突骑施骑兵增援呢?毕竟那里距离巴里黑只有一天路程,甚至强行军也就半天而已,那可是整整一万七千突骑施骑兵。

    现在他明白了。

    人家直接去抄大食人后路去了。

    和他已经很熟悉的杨献忠,知道他肯定会在巴里黑被攻陷前赶到并且解围,而这样如何最大限度地扩大战果才是最重要的,毕竟大食人打不过还可以跑,而受时间限制唐军不可能追击太远的距离,这样他的最好办法就是抄到大食军的后方去,堵着他们后路向前给他们最凶猛一击。除了留下七千守卫泰尔梅兹以防歌逻仆守不住外,剩余一万突骑施骑兵渡过乌浒河后沿着河岸向下游,依靠着游牧民的耐力在下游向南横穿沙漠,绕了个三百多里的大圈突然出现在大食军的后方。

    他们的出现和第三支粟特骑兵的赶到彻底压垮了大食军。

    呼罗珊军团终于崩溃了。

    这支目前大食最强的军团,曾经打败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两个帝国……

    呃,大食和大唐。

    阿布木s林率领呼罗珊军团打败了倭马亚王朝的大食,他又在怛罗斯打败了唐军,从这种意义上说这支军团的确打败过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帝国,但现在,他们却如同受惊的羊群般不顾一切地溃逃,发疯一样向西而逃,然后被迎面而来的突骑施骑兵撞翻践踏在马蹄下。而他们的后面是超过三万唐军,粟特军,甚至还有刚刚加入这个阵营的吐火罗军,那具装骑兵的洪流在他们中间不断汹涌分割,那如墙般推进的陌刀手疯狂砍下他们的肢体,一队队被分割被搅乱的大食士兵紧接着在粟特和吐火罗军的围攻下覆灭。

    这场酣畅淋漓的杀戮,代表着曾经让吐火罗和河中各国恐惧了几乎一个世纪的大食帝国,从此彻底退出了这片土地。

    大食帝国的全盛时代结束了!

    从这一刻起不再是西域各国胆战心惊地防备着大食人的侵蚀,而是变成大食人提心吊胆地防备唐军南下。

    当然,杨丰还没兴趣南下。

    实际上这场追杀也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仅仅将大食人追杀出巴里黑所在的这片绿洲区之后,杨丰就下令停止了追击,他可没兴趣给大食皇帝彻底解决这个麻烦,而且阿布阿巴斯很快就要死了,阿布阿巴斯一死就该皇位大战了,没有了呼罗珊军团的加入,曼苏尔不可能赢得皇位,所以这支军团还有他们的历史使命。

    当然,主要是杨丰的战马实在是跑不动了。

    同样他的具装骑兵也跑不动了。

    哪怕是好马也撑不住这样长时间的反复冲杀,再继续杀下去那些战马都有猝死的危险,就这样当李嗣业率领着最后面的两万粟特骆驼步兵赶到时候,这场大唐与大食之间的二次决战已经结束,留在战场上的只剩下近两万具大食士兵的死尸,还有一万多受伤或者没受伤的俘虏,而一队队返回的联军也依然正不断带回俘虏。

    “这是何意?”

    李嗣业无语地看着前方。

    在那里一批批受伤的大食士兵正在被处决,至于行刑的当然肯定是杨丰的女奴们,因为砍头太累,这些女人干脆换成铡草料的铡刀,这东西的劳动强度就比较低了,那些草原上见惯了死人的胡女们扶着一口口铡刀的刀柄,不断催促着粟特士兵将受伤的大食士兵拖过来按在铡刀下,紧接着猛然一按刀柄,一颗人立刻滚落在她们脚下,随即像踢球一样被她们踢到一旁。

    这些女人立刻就像在杨丰床上时候一样,发出纯真而又欢悦的笑声。

    至于没受伤的俘虏……

    呃,他们也在挨刀,只不过是挨更小的刀子,他们在……

    “劁了,这些大食人小婿准备抓到碎叶去当苦力,以后开矿种田都是有用处的,小婿还准备在那里修建一座镇妖塔,这西域的胡虏灭了这个起来那个,灭了突厥起了薛延陀,灭了薛延陀起了突骑施,灭了突骑施又冒出来大食人,说到底还是这地方有妖邪之气,得把这股妖邪气镇压下来,只要把这股妖邪气镇压下来,这西域之地也就从此安宁了。故此小婿欲在碎叶建一座镇妖塔,镇压着西域的妖邪之气,至于建塔的苦力,当然就得用这些大食俘虏了,未免这些俘虏留着那东西胡思乱想,索性全都劁了,给他们割了那俩蛋就不会再想女人,不会再想女人就可以安心干活!不仅仅这里的,小婿还准备奏明圣人,以后我大唐将士在外战抓获的胡虏全都送到这里劁了当苦力!”

    杨丰颇为得意地说。

    他得修金字塔了,虽然小倩还没
嫂子合集吧
联系上能不能回去也不好说,但这金字塔肯定得预备着。

    但这样的大工程可不是说他想建就可以建。

    他现在还不是皇帝,当然也就不可能以修皇陵为借口,那么只能用这种方式,这时候皇帝都迷信,再说这西域的胡虏的确一茬接一茬往外冒出来,要说这里有妖气作祟恐怕李隆基会毫不犹豫地相信,既然有妖气那就得做法镇压,哪怕其实知道这有无稽之谈,他也是很愿意修个什么东西搞个心理安慰,反正有枣没枣打一竿子,万一就管用了呢?可以说这修镇妖塔的提议肯定会被采纳。

    剩下建什么样的塔,建多么大的塔,作为公认的神仙弟子,大唐在西域的著名屠夫,肯定杨丰最有发言权。

    然后就可以修金字塔了。

    反正都用战俘奴隶,需要的仅仅是为他们提供饮食,而这个可以由西域各国负责,顺便也可以消磨一下西域各国的实力,至于那些奴隶累死了就换新的,话说这周围就不缺奴隶来源,大食人不够还可以去印度抓,从这里南下走阿富汗带着那些部落首领一起,完全可以在印度河流域肆虐一下,另外还可以去可萨汗国抓,向南抢波斯北部沿海造船就是开到莫斯科都没问题……

    虽然现在没有莫斯科。

    但这的确是一个好方向。

    他可以在里海南岸建起基地,然后利用附近森林里的木材资源,大量建造内河船,向北进入伏尔加河流域充当海盗劫掠可萨汗国。

    这些据说当年被突厥人逐出西域的家伙,刚刚开始很莫名其妙地改信包皮教,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当然,这与杨丰无关,与他有关的是依靠着丝绸之路北道中转站的位置,可萨汗国据说很有钱,他们的都城伊铁尔就在伏尔加河的河口处,是这个时代最著名的奴隶贸易中心,也是东欧北欧中欧和亚洲贸易的中心,所有商人都是在那里或者绕行里海,或者乘船横渡里海到现代的土库曼巴希然后经花剌子模到河中。

    话说就算不当海盗,仅仅是贸易也大有钱途。

    当然,这样的前提是他还得把呼罗珊整个拿下来,然后一直沿着波斯北部山区与沙漠边缘推进到里海。

    因为他要造船得有树才行。

    土库曼巴希那鬼地方别说造船的树木了,他就是草都找不出几根。

    “你这说的是真的吗?”

    李嗣业明显有些怀疑地说。

    “岳父大人,您看,我骗谁也不能骗您呀!再说这种事情难道您比我更懂?这西域的妖气很重,这都是千年以来那些乱七八糟胡虏积攒下的,他们的秽气转化成妖气,这妖气弥漫导致那些胡虏就算驯顺的也变暴虐,这还幸亏发现早,要是让这妖气继续郁结下去,这弄不好要生出大妖孽。

    而且不仅仅是这西域有,漠北的妖气更甚。

    小婿夜观天象,这漠北的妖气都快成形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生出个大妖孽,镇妖塔已经镇不住了,那时候这人间恐怕要有一番劫难,只是小婿法力有限,只能推算出这些,具体这个大妖孽是个什么情形还无法推算出来。小婿准备一并奏明圣人,或许咱们大唐还有那些法力高深的老神仙,能为大唐推算出这个妖孽所在及早诛杀,至于小婿能做的,就是趁着这西域之地上妖气还没成形,先建起镇妖塔镇压住,然后通过移民,用我们华夏之民的浩然正气慢慢驱散。”

    杨丰恍如神棍般说道。

    李嗣业都听傻了,这画风的突然转变令他猝不及防。

    当然,他是肯定不会知道,杨丰搞出这妖气理论的目的,漠北妖气郁结成形,已经快要生出大妖孽了!这套理论送到长安,那杨国忠要是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就是傻子了,找一群受杨家豢养的神棍,秘密推算出这个妖孽是安禄山,然后在民间散播红衣小儿的谣言,就算李隆基能保持理智那安禄山还没法保持理智呢!

    而只要安禄山一反,他是不是这大妖孽也就肯定是了。

    同样,杨丰的目的也就实现了。

    (中秋快乐)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