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一章 安禄山-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一一章 安禄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夜,渤海公府。

    高力士当然有自己的府邸,他都渤海郡公,骠骑大将军了,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府邸。

    只是他不住而已。

    他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住在皇宫与李隆基寝宫相临的住所,只有处理私事时候才到自己府中,当杨丰骑着马赶到时候,一辆马车也停在了高府门前,马车门帘挑开,一个熟人的面孔露出来。

    “西平王!”

    他下马迎上前行礼道。

    “丰生不必多礼,这是犬子!”

    哥舒翰走出马车,随手一指旁边年轻红袍男子说道。

    “子明见过杨兄。”

    哥舒曜向杨丰行礼说道。

    杨丰可是大唐年轻一代偶像级人物,二十多岁的紫袍,战功之赫赫连那些老将都没法比,五千孤军长驱三千里,破十万之敌,降二十余国,这是何等传奇之功,大唐可不是东华门外唱名的才算好男儿,大唐是崇尚军功,宁为百夫长,胜做一书生的,他这样的霍去病式少年英雄,自然也就成了年轻一代的偶像,哥舒曜看他的目光中也是充满小星星的。

    “送你个好东西!”

    杨丰笑着从马鞍上摘下一个小巧的钢弩递给哥舒曜。

    “这是?”

    哥舒翰惊讶地说。

    “钢弩,弩臂是精钢制成,主要是防身用的,别看它体型小,威力可不弱,虽说赶不上神臂弓,但比起强弓也不弱多少。”

    杨丰说道。

    “此物做大些岂不胜于神臂弓?”

    哥舒翰说道。

    “大王,那钢臂得专门挑选出最好的矿石炼成最好的生铁,再把这种专用生铁炼出初级的钢,再由初级的钢反复不停地锻打,还得额外有一些复杂工序,最后才能制成这种钢臂,一张弩耗时近月,各种原料人工成本加起来,一张弩至少三百缗,您放大后更贵,您准备拿多少钱武装陇右军的弩手呢?更何况放大后肯定双手就无法拉开了,而钢弩受重量限制不可能太大,也没法用蹶张,手能拉开的威力还不如神臂弓,那么您是愿意用廉价的神臂弓还是愿意用这种贵得吓人却鸡肋的钢弩呢?”

    杨丰说道。

    “那你造了何用呢?”

    哥舒翰说道。

    “赚钱啊?一张钢弩卖五百缗,我想那些贵妇都会喜欢吧?让奴仆拉开后,她们端着射就行,以后哪个贵妇出去打猎时候就不用当看客了,如果弩臂上雕刻精美图案,再镶嵌宝石之类,那这价值可就得翻翻了。”

    杨丰说道。

    他的确就是准备这么干。

    但这种弩却不是干这个的,这是专门刺杀,狙击用的,说白了就是为计划中的特工队准备。

    哥舒翰无语了一下,不过这件礼物的确让哥舒曜爱不释手,小巧的钢弩拿在手中把玩着,杨丰又递给他一袋箭,上好弦装上箭,哥舒曜端着手弩瞄准街道尽头,那里一棵大树下正跑过一支野狗,将瞄准的铁环套上目标后,哥舒曜立刻扣动扳机,但紧接着他就惊叫一声,因为就在同时一匹骏马从树后冲了出来,那马背上骑兵正看见哥舒曜扣扳机,猛然间带住了马,那匹马嘶鸣一声立起,弩箭瞬间没入了它的马头。

    但那马却没倒下,而是悲鸣一声纵蹄狂奔向前。

    这时候,后面更多骑兵出现。

    在这些骑兵中间,簇拥着一辆华丽的大型马车,以那些战马相同的速度疾驰而来,几乎同时,那匹受伤的战马径直撞向哥舒翰。

    哥舒翰却看着那马车一动不动。

    蓦然间那战马右侧一个拳头如闪电般轰出,就像攻城锤般撞在它的肩头,紧接着那战马带着飞溅开的血肉斜飞出去,连同马背上骑兵一起狠狠撞上了高府的院墙,那院墙向內轰然倒塌,马背上骑兵直接摔在里面,抽搐几下不动了。

    “西平王,别来无恙啊!”

    那马车上一座肉山视若无睹般笑着说道。

    “东平王,倒是犬子莽撞了!”

    哥舒翰淡然说道。

    “无妨,没伤到兄就好!”

    马车上的安禄山将目光转向杨丰然后说道“这位可是杨将军?果然少年英雄神勇无双,我大唐再添一员猛将啊!”

    “丰生见过大王,丰生年少莽撞,一时失手伤了世子,大王不但不加责怪,反而待丰生如此,宽容大度简直令丰生汗颜,大唐能有大王简直社稷之福!”

    杨丰拱手肉麻地说。

    “公平比武而已,犬子学艺不精就算不伤在丰生之手,日后也得死在战场上!丰生打伤他反倒是救他一命。”

    安禄山说道。

    不得不说这也是个演技派。

    既然这样杨丰也就只好和他继续玩演技了。

    “大王果然豪爽,丰生久处西域,就喜欢与胡人相处,那粟特,突骑施之人皆如大王般豪爽,虽说丰生杀了他们几万人,他们依旧毫无芥蒂,大王还是不改本色,丰生这里有自酿烧酒一箱,今晚正好可与大王痛饮!”

    他抱着一个木头箱子说。

    安禄山脸上肥肉一跳,紧接着如沐春风般说道“那就不醉不归!”

    “正该如此,诸位皆国之干戚,正该互相亲近!”

    刚刚出来的高力士开心地说。

  
相思不堪言sodu
  然后一帮演技派大笑起来,只有哥舒翰依旧那幅淡然的表情,很显然他不是演技派,紧接着一行人随高力士一起进府,至于之前的事情那就全当没发生过,安禄山手下将那重伤的士兵抬走看有没有挽救的可能,安府家奴迅速拖走死马清理破墙。这些就与杨丰等人无关了,他们在客厅各自坐下,高力士主位一张短榻,安禄山尊哥舒翰上首,杨丰跟着哥舒翰爷俩一起,范阳军的随行将领和安禄山坐下手,各色菜品上来,杨丰打开箱子拿出一个玻璃酒瓶,打开盖子后里面酒香立刻溢出。

    “果然好酒!”

    嗜酒的哥舒翰立刻惊叹。

    杨丰这都是真正的烧酒,虽说不比二锅头,但也绝对超过五十度,这时候虽说已有蒸馏酒,也是比不上这个的,那盖子一开,高度粮食酒的味道可是相当霸气。

    “大王,请!”

    杨丰把酒瓶子对着安禄山一举说道。

    紧接着有侍女接过,递到了安禄山手中,杨丰不断拿出来,在坐一人分一瓶,各自倒上酒后,他一举杯说道“诸位,为我大唐盛世,为圣人万万岁,干了!”

    然后他一饮而尽。

    其他众人同样干杯,紧接着一个个就惊叫起来,哥舒曜甚至烧得直接咳嗽起来,倒是他爹一副如获至宝的样子,伸手把他那瓶拿到了自己的面前,而高力士喝完后也是长出一口气说道“这酒确是霸道,饮得此酒即知西州健儿风采!”

    “哪位范阳健儿,愿与某比试酒量!”

    杨丰站起身说道。

    安禄山部下众将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年纪不大地站起来说道“某与将军较量一下。”

    “这位将军贵姓?”

    杨丰问道。

    “安守忠!”

    后者说道。

    “请!”

    杨丰把身旁箱子整个搬起来,往面前桌子上一放说道。

    同时他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来放在桌上,然后打开盖子,里面一堆宝石的光芒璀璨夺目。

    “赢了归你!”

    他豪迈地向前一推。

    “来人,奏乐!”

    高力士在那里很开心地说。

    很快乐师和歌舞伎就进来,然后乐声响起,而杨丰和安守忠面前一人跪着个小侍女,拿着酒瓶子往大碗里面倒酒,而他们俩则四目相对,完全一副战场相对的姿态。安守忠可是安禄山部下出名的猛将,实际上是安家年轻一代头号能打的,就是跟老一些的蔡希德等人也不遑多让,是安史之乱主要将领,甚至在战场上击败过郭子仪。

    “请!”

    杨丰端起盛了一瓶酒的大碗说道。

    说完他端起碗,就像喝白开水一样豪迈地一饮而尽,当然,这东西对他来说就是喝白开水,他那消化系统可以在瞬间把这些白酒分解成养分。

    但他对面的安守忠可不行,第一次喝这种烈酒的他,根本不知道深浅,学着杨丰的样子同样一饮而尽,那整整一瓶五十多度白酒下肚,那张脸瞬间就一片红色,小侍女倒酒时候就已经有摇晃了。

    但其他人却没有警觉。

    因为谁都是第一次喝这种酒,而平常他们都是一斗斗喝,这一小瓶也就两升,哪怕烈也根本不算事,他们哪知道这一瓶的酒精含量几乎就是普通的酒一斗。

    “干!”

    杨丰端起第二碗,挑衅一样看着安守忠然后一饮而尽。

    “怕你不成!”

    安守忠自信地冷笑一声,紧接着也端起第二碗一饮而尽,旁边范阳众将纷纷叫好。

    “再喝十碗,方显豪气!”

    一个范阳将领喊道。

    “呃,这没十碗了,这箱子里面还有八瓶,去,送给安将军,请他先挑四瓶!”

    杨丰对哥舒曜说道。

    后者很开心地抱着箱子走到安守忠面前,那喊一人再喝十碗的家伙立刻挑出了四瓶,剩下的哥舒曜又抱回去放到杨丰桌上,紧接着第三碗又被小侍女倒上。

    “安将军,不要勉强啊!”

    杨丰喝完看着安守忠说道。

    后者犹豫一下,咬着牙端起来几乎闭着眼喝了。

    “再来!”

    杨丰亢奋地说道。

    紧接着他端起第四碗干了。

    “安将军,敢不敢跟!”

    他把碗一摔嚣张地吼道。

    安守忠端起碗,双手颤抖着,周围的同伴还在催促,甚至还有一个在鄙视他,他晃晃悠悠,就那样端着碗看着里面的酒,眼睛一闭,刚要往嘴边放,但紧接着就把碗一扔,张开口猛然喷了同伴一身血红色的酒菜,随即轰然倒下……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