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二章 仙侠版大唐-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一二章 仙侠版大唐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可怜安守忠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安禄山部下勇冠三军的猛将,没倒在战场商却倒在了酒桌上。

    他不是胃出血。

    但比胃出血更狠。

    三斤五十多度白酒下肚,而且之前最多喝些和啤酒差不多的淡酒,第一次喝烈酒,一下子喝了三斤啊,就是现代酒精考验的都不一定撑得住啊,受到如此残酷虐d的胃很干脆地穿孔了,至于能不能活下来,这个还真就很难说,毕竟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有限。

    当然,这与杨丰没关系。

    酒场如战场。

    喝死也是真男人!

    他又不是下毒,这是酒场上的公平较量,他喝四碗什么事没有,安守忠喝三碗倒下,这只能说两人酒量差距太大,可跟他的阴险无关,真得没有任何关系,他绝对不是蓄谋的,既然没有任何关系,那安守忠就算喝死也是白死,反正连高力士都是这样认为,哥舒翰也是这样认为,那么安禄山……

    安禄山也只能是这样认为。

    话说他和杨丰之间好像有些比较玄幻的关系,每次他的人和杨丰发生关系的时候,好像都是非死即伤,安庆宗不用说了,在高府外两人第一次见面他手下就死了一个,高府內一顿酒刚开始喝,他手下就又废了一个,这简直就是魔咒啊,那杨丰身上仿佛带着专门针对他的魔咒啊,考虑到杨丰是神仙子弟身份,能被他身上仙气特别针对的人,那恐怕背后也得有神神叨叨的,比如说……

    “妖魔降生?”

    杨丰很惊悚地说道。

    此时他已经再次离开长安,正要进子午道,他此行正式奉诏的任务是参加献俘及受公开封赏的,但那些俘虏可没他的速度,这些人得从西域慢慢走来,还有那些各国贡使,他们通常到一个地方都得停留,都得让沿途百姓知道一下大唐又打大胜仗了,所以这时候连玉门关都还没进,至少还得俩月才磨磨蹭蹭走到长安。

    其实按照正常速度,他如果从碎叶赶回来也得差不多那时候。

    但他的狂奔让自己提前到达。

    而提前到达的主要任务就是替杨国忠擦屁股,解决已经让唐军惨败两次的罗凤,抢在李隆基从别的地方知道南诏之战真像前,把南诏的战事解决了,那样就算以后李隆基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战场上一时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最后胜利了就行……

    好吧,李隆基实际上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南诏二次惨败,不但死了一个姚州都督,而且损失了三万唐军。

    他也不关心这个。

    这时候的李隆基一心享乐,大明宫以外的事情,只要不是有人想抢他皇位其他都不值一提,边疆藩镇爱干啥干啥,朝政完全交杨国忠,各地奏折递到宫里的完全交高力士,他自己是什么都不管的,打了胜仗这种开心的事情肯定告诉他,打了败仗这种影响他心情的事情,哪怕就是高力士也不会告诉他,说到底死几万士兵而已,在皇宫里这些家伙看来根本就和死几万蚂蚁没区别,别说是杨国忠自己的属下打败仗了,就是杨丰在西域打了败仗高力士这些人也不会让李隆基知道。

    当然,罗凤还是要尽快解决。

    “”长安这几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传言,说是西域和漠北因为那些胡虏世代居住,他们的污秽之气化作了妖邪之气,所以才总是有胡虏南下袭扰中原,之前太宗高宗等朝有那些上天星宿下凡的凌烟功臣,他们能够借助天威镇压妖邪,所以大唐才灭突厥等敌。但如今多年过去,这个妖邪之气又重新起来,在西域因为你是神仙弟子身上带着仙气,所以才扫荡那些胡虏击败大食,但漠北没有,那妖邪之气无人镇压,都已经郁结成形,很可能已经生出了大妖孽,祸乱大唐篡夺李家皇位的大妖孽,而安禄山一遇上你就出事,是因为他其实就是那个妖邪,你们俩一个妖一个仙,只要碰上了,那邪不胜正,安禄山自然要倒霉。

    总之就是这样!”

    赵倩很开心地说。

    “真是无稽之谈,这种市井谣言简直荒谬!”

    杨丰无语道。

    很显然杨国忠动手了,他这套妖气理论一来就以请建镇妖塔的公文方式递上,而这样的正式公文必须按照程序,先交兵部,兵部交宰相,宰相交皇宫,杨国忠自然先看到了,这种小事也没必再要送到高力士那里,在杨国忠这一级就留下了,得到他这套理论的杨国忠自然如获至宝,再找自己养的亲信编造一下,在长安城内散播开就行。

    民间谣言,市井传闻,都算不上什么上纲上线的行为,但是,这谣言如果传李隆基耳朵里面就不一样了。

    李隆基不关心朝政。

    但是,他最忌讳的就是这个。

    连他亲儿子,他都像防贼一样防着,何况是安禄山这样的,无论他是不是真相信,终究是会在心中产生疑虑并动手削安禄山的
花柔水之亚洲心丽最新章节
权。

    这样,杨国忠的目的就达到了。

    杨国忠就是要逼安禄山造反,或者说他要的是消灭任何能威胁到自己宰相位置的人,而目前来讲唯一的威胁就是安禄山,可李隆基对安禄山还是信任的,想要李隆基彻底放弃安禄山,安禄山造反是最好办法。

    杨国忠不怕安禄山造反,他只怕安禄山在李隆基那里受到的宠信。

    实际上杨丰也是他的威胁。

    毕竟杨丰目前的受宠程度,甚至隐然超过安禄山,但杨丰年轻,李隆基再宠信也不可能出个二十多岁的宰相,等杨丰成长到能够威胁杨国忠的年纪时候,杨国忠一样会搞他,但现在杨国忠只会拉拢他一起搞安禄山。

    杨国忠太自信。

    他自信安禄山就算造反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无非就是调动兵马一战灭了而已,他此时拼命拉拢哥舒翰和安西军就是为了安禄山造反后,可以迅速借助西军灭掉,至于因此死多少人不值一提,政客眼中人命就如草芥一样,只要他们的目的达到,死几十几百万人都不过是数字,然而他太过于自信了,自信能控制局势,但却不知道他其实根本控制不了,尤其是还漏了旁边等着鱼翁得利的,最后玩火自焚,反而把自己家族的命赔进去。

    “这政客没有好东西啊!”

    杨丰再次感慨道。

    就在此时不远处的一条路上数十名骑兵疾驰而来,很快就在他们旁边纷纷停下。

    “可是杨将军?”

    最前面一名年轻军官行礼道。

    “正是,你们是?”

    杨丰了头,看着这个军官说道。

    此人不到三十岁年纪,身材魁梧匀称,长得算得上英俊,身上穿绿色的武官服,马鞍旁带着横刀马矟和弓箭,还有一些随身的行礼。

    “末将陇西军校尉李晟,字良器,奉西平王军令,前来听从将军调遣!”

    那军官忙行礼道。

    “西平王太客气了!”

    杨丰笑道。

    哥舒翰自然知道他此次去剑南干什么,而他从碎叶孤身回来,手下也没多少可用的人,虽然杨国忠早就给剑南留后李宓发去命令,剑南军暂时听从杨丰调遣,但那些一败再败的将领很显然不靠谱,为显示友好,哥舒翰干脆从陇右军调了一名助手给他,至于这名助手……

    “你叫李晟?”

    杨丰有些意外地说。

    “正是!”

    那军官回答。

    “可是万人敌的李良器?”

    杨丰说道。

    “呃,只是军中兄弟玩笑而已,与将军相比不过萤火与明灯。”

    李晟有些赧颜说道。

    “良器兄过谦了,我就喜欢和良器兄这样的交往,咱们年龄相近,不如干脆兄弟相称如何!”

    杨丰说道。

    李晟啊,这可是中唐的架海紫金梁啊,李晟,马燧,李抱真,唐德宗朝几乎重演安史之乱的河朔关中大乱斗中,这三个人的作用几乎相当于安史之乱中的郭子仪和李光弼,尤其是率领神策军一次次保护皇室的李晟简直就是李唐的保护神一样,杨丰已经和李抱真认了兄弟,这一次再和李晟认了兄弟,剩下也就还有马燧了。

    两人一论年龄,李晟比杨丰还稍大一些,这样杨丰就成弟了。

    算起来这是第四个了。

    之前是李皋,李抱真,如今再加上这个李晟,至于白孝德这些人年龄过三十的不算数,这里面李晟的年龄最大,杨丰次之,李抱真和李皋是同龄,但李皋稍大几个月,所以李抱真就是最小了,以后有空再把荔非守瑜拉上,这样发展下去,杨丰搞个梁山好汉不太可能,但搞个贾家楼还是没什么问题,哥舒曜也行,他虽然比他爹差,但也是中唐一员良将。

    南霁就算了。

    南霁已经是他部下了,这些人也不可能和一个普通军官结拜。

    这些人都是有身份的,李皋是王,李抱真的安家是河西排第一的世家,而李晟是陇西李氏京兆房,他爹是前陇右副使,他爷爷是刺使,他曾祖是刺史,这也是真正的世家,算起来杨丰才是个正经寒门,这些全都是世家。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