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三章 杨大将军发春-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一三章 杨大将军发春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成都,夜。

    摩诃池畔散花楼。

    “杨将军欲何计破敌?”

    剑南留后李宓说道。

    这时候献于仲通已经病死,杨国忠依然兼领节度使,而真正的负责人就是留后,也就是留守,代理,唐朝都习惯用这个词来称呼节度使入朝后代行职务的,后期藩镇割据时代节度使死了之后继承者或者夺权者,也都是先自称留后,接着以各种方式威逼利诱使朝廷任命其为正式的。

    这时候的剑南留后就是李宓。

    这个原本历史上这一年兵败投洱海而死,后来反而被作为神灵祭拜的大唐将军,如今因为杨丰的出现,最终逃过了他的悲惨命运。

    “计?没有计!”

    杨丰端着酒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月光下摩诃池里初春的荷花说道。

    “李公,听说你与那罗凤私交颇厚?那么请你告诉我,南诏有进攻的意义吗?洱海西岸那南北百里,东西不过十几里的平原,对于大唐来说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他紧接着说道。

    “没有!”

    李宓很直接地说。

    “那不就结了!根本毫无意义的地方,有必要一次次浪费士卒吗?石堡城重要,死几万人值得,因为得到它整个陇右就安全了,而且可以继续向前将吐蕃人逐回冰原,洱海对大唐毫无意义,何必用比石堡城还多的人命去换?大唐健儿的命很贱吗?这场战争无非就是面子而已,罗凤是野心勃勃,但他的野心勃勃有很多方法对付,扶持其他部落,在滇池,姚州增强驻军,收买南诏内部分化瓦解使其自相残杀,这些都比让士兵背着武器粮食在崇山峻岭毒蛇猛兽间辗转千里要简单得多。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再让士兵送死了,我一个人去把罗凤的脑袋砍了,再不够把罗凤全家杀光,然后带着他脑袋回来就行!”

    杨丰说道。

    这时候摩诃池上,一叶扁舟缓缓驶过,小舟上一个绿衣少女,优雅地坐在船头轻抚水面,在月光下的碧波菡萏间恍若诗画一般。

    “杨将军莫不是说笑?”

    李宓愕然道。

    “李公,我像是在说笑吗?”

    杨丰说道。

    “你如何进那太和城?”

    李宓说道。

    “难道太和城不许商贩进了?难道罗凤禁绝商人?还是那太和城和龙尾关前都贴着我的图像,然后写着此人一到就乱刃分尸?”

    杨丰说道。

    “你如何将兵器带入?”

    李宓说道。

    “我需要兵器吗?”

    杨丰说话间手掌如刀般诡异地插进了身旁的柱子里。

    “你如何杀到罗凤面前,太和城内人口数万,可为兵者不下两万,你如何在两万骁勇善战之夷兵间诛杀其首领?”

    李宓说道。

    “我是如何杀石国国王的?”

    杨丰说道。

    “呃……”

    李宓无话可说了。

    这个疯子还真有这样记录。

    “李公,咱们打个赌如何?”

    杨丰笑着说道。

    “如何赌?”

    李宓说道。

    “若我能带罗凤人头献于公前,公则以此女许配于我,若我不能自然也就一切免谈了。”

    杨丰指着那少女笑道。

    “老夫不识此女!”

    李宓面无表情地说。

    “难道这不是令爱?”

    杨丰愕然说道。

    就在此时那艘小船后面,赵倩乘坐另一艘小船飞快赶上,紧接着在那少女惊叫声中直接跳过去,随即两人就手挽手说笑起来,赵倩还拿出一面小玻璃镜,两张如花娇颜凑到一起对着镜子,那少女再一次惊叫起来,很显然被这镜子震撼了。虽说杨丰的镜子已经通过他亲亲好姐姐在长安正式发售,但也只限于长安城内那些级豪门勋贵家,而且还得预约,在这成都仍旧是传说一样的神器,一般来说女人都扛不住这东西。

    “呃,老夫方才未看清。”

    李宓面不改色地说道。

    “您赌还是不赌?”

    杨丰说道。

    “杨将军有妻室了吧?我记得你与李嗣业之女早已定亲!将军不但有妻室,还娶了汧国公之女为侧室吧?”

    李宓说道。

    “女人谁会嫌多呢?您赌不赌?”

    杨丰说道。

    “老夫就是不赌,难道你就不去杀那罗凤了?”

    李宓突然很开心地笑着说道。

    说完他转身走了。

    “呃?”

    这下轮到杨丰无言以对了。

    很显然这个老家伙是狡猾的,当然,主要是人家身份不一样,李家好歹也是世家,怎么可能和赵国珍这种蛮夷一样,把自己女儿给他当侧室!

    “丰生,你真要独闯太和城?”

    李晟凑到他身旁问道。

    “当然是真的,
诱妻要在晚餐后笔趣阁
南诏乌合而已,根本不足为朝廷患,那里位置悬远,深处千里群山,又是湿热瘴气之地,士兵不用打仗光疫病就得死一半,就算咱们去攻下也得不偿失。这些山民各有部落,原本就是一盘散沙,无非罗凤父子两代以武力凝和而已,杀了罗凤必然内乱,接着再分化瓦解,收买一批打压一批使其内战,削弱其实力。只要他们重新归顺,剩下无非就是不断迁移百姓并筑城困之,只要滇池,姚州等地有二十万大唐百姓,这些山民就永远别想再掀起什么风浪!”

    杨丰看着外面那少女说道。

    他的确就是准备这么干!

    进攻太和城毫无意义,就算他亲自带兵过去,一顿狂杀砸开下关,砸开太和城杀进去血洗也没意思,无非就是再赔上几万唐军,然后得到一块还没四川一个县多的耕地。

    真得毫无意义。

    南诏的崛起,主要就是皮罗和罗凤父子两代杰出首领,而且赶上安史之乱摧毁唐朝,所以才给了他们崛起的机会,说白了他们有天时地利,还摊上一个雄才大略的首领,没有罗凤,他们不过还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山民。既然这样就杀了罗凤好了,只要杀了罗凤没有了首领,内部被罗凤压制的矛盾肯定会爆发,只要稍稍操作一下就能让他们内战,他们本来也没多少人口,两次大战死伤也不少,内部再杀一下,也就彻底衰落了,然后花时间把昆明,姚州,楚雄这些地方移民充实,整个南也就彻底归了大唐。

    南可是好地方。

    虽说没有地瓜玉米,这里很难养活太多人口,可能缺乏吸引力,但别忘了这里有矿产。

    滇铜可是占了清朝时候全国百分之九十五的产量,最高一年产了一千三百万斤,相当于两百多万缗,或者说相当于大唐年财政收入的接近十分之一。只要学四阿哥那套,直接放开民间开采铜矿,然后允许他们自己销售,同时官府抽重税,剩下不用专门移民,那些商人自己就能把南各地填满。说到底这个时代想充实这些地方用不了多少人口,南诏鼎盛时期也不过一百万人口,而且囊括的范围还不只南,这个时代整个南加起来估计不会超过五十万。

    移过来十万汉民,这片土地就彻底变色了,然后这些汉民再和其他各族通一下婚,五十年后那些山民恐怕就只能躲在山里发抖了。

    玩这个杨丰经验丰富。

    “某愿与弟同往!”

    李晟在一旁激动地说。

    孤身闯敌国都城,专门去斩敌国君主的脑袋,这是何等英勇,何等疯狂,何等令人热血沸腾啊,虽说以沉稳持重著称,但李晟那也是敢单枪匹马冲吐蕃人的城堡,然后以弓箭射杀敌将的,此刻头脑难免有发热了。

    “你?”

    杨丰看着他。

    实际上杨丰不想多带人,因为哪怕李晟这样号称万人敌的,对他来说也只能算累赘,他一个人玩独行侠多么轻松自在,但是……

    “好吧,不过到时候我可没法保护你!”

    杨丰说道。

    “哈,若要弟保护,兄何颜苟活!”

    李晟说道。

    既然这样就可以了,也让这个原本历史上的大唐架海紫金梁见识一下杨大将军的雄风,另外也让李晟熟悉一下亚热带环境,原本历史上吐蕃侵蜀,也是他率领神策军援蜀打退的。

    这时候散花楼下一阵笑声,赵倩和李宓的女儿正一同登岸,在月光下手腕手姐妹花绽放。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杨丰突然举起酒杯,如同尿崩一样对着天空吟诵起来。

    这词那堪称绝杀,几乎无人能挡其凶悍威力,我欲乘风归去一出,李宓那女儿傻了一样抬起头,月光下温莹如玉的俏脸上,一对宝石般的美目死死着散花楼上举酒杯,身穿紫茄子邀明月的杨丰,然后随着他那高亢地吟诵声逐渐转为痴迷,仿佛迷醉一样看着他的身影,一动不动地看着倾听着……

    呃,对付这种琴棋书画的大家闺秀就得上这个。

    而且不仅仅是这个。

    当一首词吟诵完之后,紧接着杨丰又重复了一遍,但不是吟诵,而是直接唱,唱王阿姨版的,他的歌喉还是可以,虽说赶不上王阿姨年轻时候的天籁之音,但此情此景也足够,月光下的摩诃池畔,矗立百余年的散花楼上,他那清唱的歌声恍如月光般清澈,向着下面少女发出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冲得后者那颗被闺中幻想充溢的大脑直接死机。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