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七章 会见汝在荆棘中尔-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二七章 会见汝在荆棘中尔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相公,这个丰生不敢多嘴!”

    杨丰赶紧受宠若惊地说道。

    实际上杨国忠这是在告诉他咱们的阴谋成功了,皇帝已经开始正式针对安家下手。

    李隆基先搞安思顺这很正常,解决安禄山得一步步来,不可能一下子直接下手。

    得先剪除其羽翼。

    安思顺一向比较老实,也更加容易下手,这时候朔方军也没有什么大的军事压力,李献忠解决后,朔方军实际上就是警戒回纥,但回纥至今和大唐依然保持和平,回纥可汗也接受唐朝册封,理论上仍旧是大唐的藩属国,而且还是比较驯顺的藩属,至少这些年双方并没发生过战争,事实上双方几乎就没有过战争,倒是一直处于军事上的合作中。

    大唐这数十年间主要敌人其实就是吐蕃,这个是持续战争,而短期的战争就是怛罗斯之战对大食,天宝战争对南诏,再还有对契丹。

    对漠北是和平的。

    这样像安思顺这样的名将,完全可以调回朝廷,给他更重要职位,比如说六部尚书之类,然后朔方军选个次一级的将领统帅就行。

    等安思顺解决了,下一步就该是安禄山兼领的河东了。

    河东也是对回纥的。

    既然没什么太大军事压力,那也就没必要让安禄山这样的国之栋梁劳心了,或者宰相遥领,或者选个次一级的将领统帅,总之就是从安禄山手中收回,只要朔方和河东掌握在朝廷手中,那安禄山的威胁也就没有那么直接了。如果河东在安禄山手中,他想造反的话,从太原出兵越过雀鼠谷阴地关可就直下关中了,但这两镇在朝廷手中,他就只能南下洛阳然后走崤函道进军关中,而洛阳这座不输于长安的级要塞会牢牢阻挡住他。

    然后河东和朔方军会从北线越太行山及燕山攻其后方。

    战略上的优势就到手了。

    接着再向下一个目标,也就是平卢军下手,威逼利诱迫使安禄山交出平卢军,如果平卢军再到手,那么朝廷就不需要在乎安禄山了,直接给他下令入朝就行,他一入朝立刻解除他的范阳节度使,先给个虚衔养一年半载,这期间迅速分化瓦解其部属,等他的部属都解决了,随便找个他的旧部出来告他谋反,把他全家抓起来一剁就完活。

    这都是有套路的。

    当然,要是安禄山不肯坐以待毙谋反的话,那也就只能军事解决,事实上无论李隆基还是杨国忠,都很清楚有极大可能得军事解决,这时候他们也恍然大悟般发现,安禄山真得已经具备了造反的能力。

    好在大唐此时就不缺精兵猛将。

    比如说杨大将军这样的。

    “丰生,老夫只是私下听听你的建议而已,又不是什么朝堂之上,说起来你我也是一家,老夫刚刚和令兄叙起族谱,这才发现咱们居然同宗,老夫算起来与令尊同辈呢!”

    杨国忠笑着说道。

    “呃,那小侄见过叔父!”

    杨丰赶紧说道。

    当然,双方的宗族问题没必要深究,这时候多少姓杨的都挖空心思和杨国忠家扯上关系呢!他那个也算趋炎附势的兄长,自然不会拒绝杨相公伸出的手,这样杨丰也就只能认了这个叔叔,也不知道他那两个姑姑知不知道这件事!或者今晚……

    他赶紧收回飘了的大脑。

    “要说人选,小侄倒真有一个,小侄的同乡,朔方右厢兵马使郭子仪。”

    杨丰紧接着说道。

    “郭子仪?”

    杨国忠沉吟一下,估计在大脑中寻找郭子仪的形象。

    老郭其实一直很没存在感,他并不是那种很会往上爬的,安史之乱前他始终就是个普普通通将领,依靠着资历一往上爬,直到现在都奔着六十了,也不过是个朔方右厢兵马使另外兼九原太守,这恐怕很大程度上还因为他是世家子。他是太原郭氏的华阴房,太原郭氏从西魏开始就是关陇军事集团重要成员,当初郭荣可是杨坚的嫡系亲信,即便唐朝也有郭待封这样的。而他爹历任五个州的刺史,这样的家世,本身还有才能,又是在崇尚军功的唐朝,居然快六十了才爬到从三品,别说和坐火箭升迁的杨丰比,就是和安禄山,李嗣业比也足以汗颜。

    安禄山不用说,刚五十就已经是郡王了,李嗣业也不过四十多岁,而在怛罗斯之战后,他就已经是从一品的骠骑大将军。

    “叔父,朔方非同一般,万一有事可为朝廷柱石,须得真正帅才,郭子仪虽不善为官,但想来叔父也知道这才是真正有才能的,更何况他久在朔方熟悉军情,而作为关中人,世家子,也不会有二心,此时对咱们来说,有才且可靠才是最重要的。切不可用那些蕃将,虽说这蕃将也不能就说不可靠,但终究不如这关中世家子与大唐休戚与共那么可靠,再说叔父提拔了他,他还不感恩于叔父?咱们不求朔方能为咱们带来好处,只要朔方能够在必要时候,
不良少女日记吧
替咱们出力就行。”

    杨丰凑到杨国忠跟前很是推心置腹地说道。

    “此言有理!”

    杨国忠了头。

    当然,他和李隆基最终是否任命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这个就不是杨丰能管的了,他反正把这个老乡推荐出来就行。

    话说他居然和郭子仪是同乡,这一也是让他挺意外,他俩都是华阴郡郑县的,而且两家据说也算得上世交了,只不过以前郭家门第高,而他们家差得多,但现在他们家可是炙手可热,反而压了郭家一头,这样的话倒是……

    没什么可倒是的。

    郭子仪注定不可能成为他的党羽,以后他要篡这李唐皇位的话,郭子仪不成为他敌人就很好了,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和郭子仪深交,真正能成为他嫡系的还得是安西和北庭两军,杨丰果断放弃了拉郭子仪某个儿子去西域跟自己混的念。他必须得保证自己部属的纯洁,自己给自己掺沙子这种蠢事不能干,白孝德无所谓,白家是龟兹世家,和他本来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至于鱼朝恩,要是连个太监都收拾不了,那杨丰三个朝代五十年皇帝算白做了。

    实在不行无非弄死而已。

    西域那地方可是乱得很,鱼监军某天出去打猎时候,一不小心遭了马贼也是很平常的。

    走出杨国忠府的杨丰,不无唏嘘地看着这繁华的长安城,很显然这里繁华落尽的一刻已经开始倒计时,李隆基收安思顺兵权没什么,不会引起安禄山的过激反应,毕竟安思顺只是他可能的同盟。甚至李隆基收安禄山的河东,也不会逼反安禄山,因为河东不是山东,作为李唐王朝起家的大本营,河东世家多数忠于李家的,安禄山很难获得这些世家支持,对他来说属于鸡肋一样,但如果李隆基对平卢下手,那么安禄山除了造反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平卢可是范阳的命门。

    山海关要在别人手中,那北京还玩个屁!

    只要李隆基对平卢下手,战争就必然会爆发,那时候李隆基和杨国忠才会发现,他们的一切都是幻想,这关中健儿早已经被安逸的生活泡酥了筋骨,而他们的东方第一要塞洛阳几乎不堪一击,如果他们能不犯原本历史上的错误,让哥舒翰始终坚守潼关的话,或许会等到各镇援军到达,如果他们还是和原本历史上一样……

    “会见汝在荆棘中尔!”

    杨丰看着杨府门前的石头狮子说道。

    “后学见过冠军侯!”

    突然间身后一个和煦的声音响起。

    “呃,你是何人?”

    扮神棍的杨丰愕然回头,看着身后一个年轻男子说道。

    后者三十左右年纪,虽然瘦削了,但依然显得颇为儒雅俊逸,身穿一件白衣,在风中仙气十足。

    “后学李泌,字长源,向慕道法,于山林间参悟多年,只是生性愚钝,一直无缘仙家,闻冠军侯乃仙人弟子,特来求教,不知冠军侯可有闲暇指一二,后学愿以弟子追随冠军侯!”

    那年轻男子毕恭毕敬地说道。

    “呃,没空!”

    杨丰随口说了一句,紧接着翻身上马自顾自地走了。

    李泌愕然地看着他背影。

    突然杨丰又停下了,紧接着转过头来望着他。

    “你叫李泌?”

    杨丰问道。

    “是的,后学李泌,字长源。”

    李泌带着满脸笑容说道。

    “呃,还是没兴趣!”

    杨丰紧接着转回头又走了。

    李泌在风中凌乱。

    这就更不能收了,这是什么人?赵郡李氏辽东房,当然,这没什么大不了,祖上是府兵八柱国之一和李唐老祖宗李虎并驾齐驱的李弼,当然,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真正让杨丰不能沾他的,是因为他是李亨最亲信的发小,一张床上睡的,两人有没有那种关系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但他俩经常睡一张床上这是真的,这是中唐的山中宰相,是能一句话就让李亨从暴怒状态恢复平静的,这样的人杨丰哪敢沾啊!

    (你是看我年老了,开始给自己铺后路了吗?李隆基在大明宫恶狠狠地说。)

    (李嗣业年龄是我猜的,我觉得他不可能五六十还抡着陌刀人马俱碎)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