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三章 上帝的鞭子-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四三章 上帝的鞭子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吞席林堡瞬间就被万马奔腾的滚滚黄沙吞噬了,然后这时候实际上已经逼近二十万的骑兵洪流,仿佛无穷无尽般汹涌过狭窄的山口,向着前方底格里斯河东岸的平原宣泄。

    他们最前方是一辆古老的战车。

    四匹马拉着造型恍如古典时代穿越而来的木制战车,在孕育了古巴比伦文明的平原上滚滚向前,马车上载着一张华丽的宝座,宝座上一个身穿明光铠的东方将军傲睨一切。在他身旁木制的框架內,那柄恐怖的狼牙棒和他一样傲立,而在狼牙棒的旁边一面大旗迎风猎猎,金色的神龙蜿蜒回首,合成一个圆的白日黄月在一片红色的背景上,照耀着底格里斯河畔,照耀着曾经被空中花园和通天塔俯瞰的大地。

    而在这高悬巴比伦天空的白日黄月的后面,二十万骑兵狂奔卷起的沙尘恍如沙漠里最恐怖的沙暴,一刻不停地撞击向前,也如沙暴一样吞噬着绿色田野,吞噬着城市,吞噬着村庄。

    吞噬着一切。

    留下死亡的血色。

    留下直冲天际的滚滚浓烟。

    留下无边的废墟和毁灭。

    “我们是昊天上帝的鞭子,惩罚一切的罪孽,有罪的人们,哀嚎,哭泣,接受你们的命运吧!”

    巴古拜城头,杨丰就像抽疯一样高举狼牙棒嚎叫着。

    在他脚下,刚刚被他砸碎的城门处骑兵的洪流汹涌而入,带着血色的浪花在这座丝绸之路到达巴格达前,最重要的城市街道上激荡,伴随着那不断落下的铁蹄和弯刀闪耀的寒光,无数大食人的头颅滚落尘埃,死尸踏烂在泥土,幸存者仰望天空绝望地哭喊。

    向着他们的神灵哭喊。

    可惜他们的神灵没有任何回应。

    这已经是杨丰毁灭的第五座城市了,他杀出席林堡后沿着底格里斯河支流迪亚拉河一路扫荡向前,碾碎一切阻挡,二十万大军在迪亚拉河两岸的平原上如同蝗虫般吞噬一切。因为太平日子太久,那些基本上都快成废物的大食贵族在这恐怖的力量面前毫无防抗之力,只能像八国联军进北京时候的旗人一样逃跑和引颈就戮,或者干脆跪倒在一旁奉上自己的女人献媚。而那些马瓦里,迪米和奴隶们则纷纷加入到洗劫他们的行列,杨丰就像进北京的李自成一样,不断吸引着那些穷苦百姓加入这场狂欢的盛宴,他正在把这场远征三千里的洗劫,变成一场这个帝国庶民的狂欢。

    而他的背后是库尔德人。

    这个民族在这种情况下会做何种选择就不用说了。

    “节帅,大食军到了!”

    杨献忠突然打断了杨丰的表演。

    “啊,终于来了!”

    杨丰说着抬起头,眺望远处的地平线。

    那里原本天与地衔接的蔚蓝色中仿佛融入的颜料般,一带混浊的黄色正逐渐清晰,很显然曼苏尔的大军到了,曼苏尔不可能容忍他这样毁灭下去,如果不加阻挡任由他冲到库法的话,最后就算能保住这座都城,他也保不住皇位,他自己的最核心土地上的族人都被杀光了,那觊觎他皇位的人还能忍住?

    他必须得把杨丰巴古拜。

    因为从这里开始就算两河的最富饶土地了。

    算算这时间他也的确该到了,库法实际上就可以视为纳杰夫,泰西封相当于巴格达,而巴古拜在巴格达以北,席林堡在基尔库克与巴古拜之间,杨丰攻破席林堡的消息用不了一天就能送到库法,曼苏尔集结大军赶到这里的时间和杨丰从席林堡杀过来时间差不多。

    很显然这是决战了。

    杨丰就喜欢这个。

    “波斯的勇士们,绕过这座城市,你们的皇帝就在前面,咱们去杀了他,然后咱们再去毁他的皇宫,抢他的钱财,在他的女人身体里留下我们的种子!”

    他转过身对着城外吼道。

    城外的波斯士兵哄笑着纷纷调头。

    杨献忠一看赶紧冲向正在赶来的阿布木s林,接下来这场可是近十万人的决战,虽然后续的大军还没全赶到,但到达巴古拜的前锋也有近五万,事实上联军早已经乱了,二十万连语言都不通的大军根本没法指挥,杨丰又根本不管别的一个劲往前冲,能有五万跟着已经是奇迹了,这还多亏他手下有两个优秀的真正统帅。

    而曼苏尔的大军只会多不会少,这样规模的大战不能蛮干,必须得好好排兵布阵,杨大帅已经没指望了,话说阿布木s林比大帅靠谱多了。


射雕英雄传之黄蓉篇吧
    然而他刚到阿布木s林面前,身后就传来一阵狂热的吼声。

    他愕然回头。

    杨大帅拎着狼牙棒已经上了战车。

    而在他身后五百具装骑兵也已经催动了战马。

    阿布木s林向他一摊手,两人同时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紧接着仿佛心有灵犀般,各自调转马头,分别冲向各自的部下,就在杨丰带着他的具装骑兵和数千各族骑兵,一往无前般迎头撞向大食军时候,他们两人各自率领呼罗珊军团和河中联军,分别冲向大食军的左右两翼,与此同时大批信使也被他们派出去催促后续各部立即前来。

    或者说寻找后续部队。

    这时候后续部队早就乱套了,全都像亢奋的野狼般四处扫荡呢!

    当然,这些杨丰就没兴趣管了。

    杨大帅打仗哪管什么排兵布阵啊!

    他的战术只有一个,一往无前地冲上去砸就行,管他千军万马,我自单刀直入……

    好吧,反正他又死不了!

    至于他手下这支庞大的军团会不会死关他屁事,话说就是这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他都不在乎,这里面无非就他身边五百唐军具装骑兵,剩下各族军队谁死光了对他都不能说坏事,这就是杨大帅疯狂的原因,他根本就不在乎伤亡,突骑施士兵死光了他更容易控制七河草原,粟特士兵死光了河中各国会更听话,波斯士兵死光了……

    波斯士兵死光了关他屁事。

    杨大帅的确脑洞清奇,就连孤军奔袭三千里这么疯狂的脑洞,他都敢直接付诸行动,但他不傻,他敢付诸行动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人死活,就是这二十万大军全死在两河他都不心疼。

    反正他是肯定能回去的。

    正是因为毫无牵挂,所以杨大帅的疯狂在这场决战中发挥得淋漓尽致,丝毫不考虑战术问题的他,端坐在他的战车上,如同神灵般带着一脸傲睨众生的威严直冲向大食军。很快数万列阵而前的大食骑兵就出现在他视野,这支曼苏尔拼凑身边所有力量组成的庞大军团仿佛无边无际,带着保卫家园的坚定信念完全遮蔽了绿色的原野。这壮观一幕甚至让那些跟着杨丰冲锋的波斯骑兵都下意识地减速,虽然他们已经被杨丰带起了节奏,但此时大食军的强大实力仍然让他们头脑清醒起来。

    毕竟就这么几千人冲几万人还是过于脑残了。

    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应该是退回巴古拜固守,等待后续的大军赶来会合。

    而不是无脑冲锋。

    但杨丰却丝毫没有减速,就连他背后的五百具装骑兵也没减速,习惯了跟着大帅冲千军万马的具状骑兵,才没把这些敌人看在眼里呢!

    就在距离大食军不足两里处,杨丰骤然间从宝座上站起,随手抄起了身旁的狼牙棒,他猛得发出一声长啸,紧接着纵身跃起,而就在他落地的瞬间,那辆马车急速转向了一旁,当后续具装骑兵赶上后,杨丰拖着狼牙棒,带着这个钢铁的尖刺直刺前方无边无际的大食军。

    而此时后面的波斯军已经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形成了他和五百具装骑兵独冲数万敌军的壮观场面。

    他们对面的大食人也傻了。

    在大食军的正中,一个穿着金色盔甲的中年人,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不科学的一幕,看着那个没有骑马,却在地上以战马相同的速度,拖着一个造型诡异的武器,向着自己疯狂冲锋的身影,看着他后面那虽然只有几百人,却连人带马全部包裹在铁甲中,同样向着自己疯狂冲锋的骑兵,一时间甚至忘了发出命令。

    好在他身旁的将领反应快,紧接着向旁边一挥手,至少五千大食士兵立刻催动战马开始冲向前方。

    后面所有大食人都在看着。

    很显然在他们想象中,这支勇敢的敌军重骑兵,会在瞬间就被十倍的大食勇士淹没,虽然这些人的装备极好,但十倍的数量优势决定了胜利者,更何况他们这边出动的,也同样是最精锐的禁卫军,这些最骁勇的大食战士会砍下所有敌人的头颅。

    眼看着两支骑兵即将撞击的金甲中年人低下头,对身边将领说了句什么。

    那将领了头。

    紧接着他催动战马准备向前,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却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一下子瞪大了眼,因为就在这时候,已经撞上那队重骑的大食禁卫军士兵,就像撞上岩石的激流般,一下子飞溅起来……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