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六章 狩猎的时刻到了-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四六章 狩猎的时刻到了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玛的,居然坐船?”

    杨丰忧郁地说道。

    他两旁所有骑兵也都面面相觑。

    曼苏尔是坐船逃跑的,虽然欣迪耶河不是什么大河,但航运还是没问题,库法作为大食的都城,内河航运同样发达,所以此时他们前方约百余米宽的河面上,包括一艘堪称华丽的大船在内,数十艘大小木船正缓缓顺流而来,甲板上那些大食人得意地看着岸边,一些大食士兵甚至挑衅一样吼叫着,依靠着船舷护墙的保护,举着弓箭随时等待射击。

    很显然他们也知道骑兵奈何不了他们,最多互相拿箭射一下,但阻挡他们是不可能的。

    “那是不是曼苏尔?”

    杨丰指着那艘大船,把望远镜递给阿布木s林说道。

    后者接过望远镜,直接对准了他所指处,通过望远镜的视野,可以看到那里一个全身金色盔甲的中年人正站在士兵的人墙后,用仇恨目光看着他们这边,仿佛心有灵犀般,两人一下子目光相对,曼苏尔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阿布木s林又黯然地放下望远镜。

    “是的!”

    他了头说道。

    “他以为坐船就能跑了吗?’

    杨丰冷笑一声拎起旁边竖立的狼牙棒,猛然迎着顺流而来的船队开始助跑,当他到达最前方一艘战船不远的时候,在背后一片亢奋地吼声中纵身跃起,恍如神灵般瞬间就到了近十米高的半空中。在他下面所有大食士兵全部惊恐尖叫着,纷纷举起手中弓箭射击,密集的羽箭带着呼啸不停撞在他身上,但他却高举着那恐怖的狼牙棒,在后面部下发疯一样的尖叫声中呼啸落下,犹如炮弹般狠狠砸在一艘战船旁。就在他落到水面的瞬间那狼牙棒狠狠砸在这艘十几米长的战船正中间,随着一声恐怖的巨响,那战船中部无数碎木飞溅,当他带着溅起的浪花消失在河水中时候,那四米宽的战船中间就像被巨兽啃了一口般,赫然多出了一个深入一半的缺口,紧接着汹涌而入的河水带着它迅速下沉

    河面上所有大食人全傻了。

    曼苏尔下意识地擦了把自己眼睛,一副下巴砸地上的表情,看着前方那只剩下不足三分之一露在河面的战船,就在这时候,这艘沉没的战船后方,恍如巨龙出水般,一个恐怖的身影带着浪花冲天而起。

    一艘战船恰好赶到它的右侧。

    再次从天而降的杨丰,连人带狼牙棒一起撞在这艘战船甲板上,脆弱的甲板在那八百斤重狼牙棒的撞击下瞬间粉碎,在四散飞溅的碎木和同样四散飞溅的大食士兵死尸中,杨丰连人带狼牙棒直接从甲板上消失了,紧接着河水从他砸出的大窟窿里汹涌而出,这艘战船立刻开始急速下沉。

    “快靠岸!”

    几乎所有大食战船上,都响起了惊恐地尖叫。

    连同曼苏尔乘坐的,所有战船立刻拼命划向东岸,然而还没等第一艘船靠过去,杨丰的身影再次刺破了河面,那狼牙棒从半空狠狠砸下,这艘战船的整个船头瞬间消失,紧接着一下子扎进河底的泥沙中,当他从水下再次跃出的时候,第四艘船也步了前一艘的后尘,整个河面上一片狼藉,四个触目惊心的半截战船上,碎木和死尸不断漂向下游,然后那恐怖的身影犹如河神般缓缓从河水中走出,站在东岸的浅水中,拎着狼牙棒阴森森地看着剩余的大食人。

    那些大食全都哭了。

    他们绝望地看着这个恐怖的恶魔。

    他们已经走不了了。

    因为这时候几乎整个航道都被沉船堵死,毕竟欣迪耶河的河面才只有百余米宽,真正适合航行的恐怕最多三四十米,四艘船以各种姿态沉在航道上,基本上别的船就根本没法通过了,就算还有敢尝试的,也不过是做第五艘沉没的,而西岸是阿布木s林和数千骑兵,一个个拎着长矛正等着呢,东岸是那恶魔,根本无路可逃,这要是在陆地上骑着马,散开拼命跑说不定还有能躲过一劫的,可现在是在河面的船上,完全没有任何逃的可能。

    “陛下,您该投降了!”

    阿布木s林笑着说道。

    “你这个逆贼,神灵会惩罚你的!”

    曼苏尔愤怒地吼道。

    “那我就只好换一个神灵了,这世间的神灵那么多,为何非要做他的子民呢?陛下都是圣贤后裔了,他都没有保佑你,这信他又有何用?”

    阿布木s林淡然说道。

    “呃?”

    曼苏尔无言以对。

    然后他转头看另一边。


花都太子sodu
   “投降,或者死!”

    杨丰拎着傲然说道。

    “你这个恶魔,我和你拼了!”

    曼苏尔咆哮一声,夺过一名士兵手中的弓箭毫不犹豫地射向他,那箭准确命中杨丰的额头,紧接着被他护体的能量弹开落入水中,被激怒的杨丰大吼一声骤然蹿起,带着巨大的撞击重重落在他面前甲板上,上千斤重量带来的撞击让甲板立刻裂开,曼苏尔和他的士兵被震得纷纷倒下,但就在他试图爬起的时候,杨丰的手一下子掐住他脖子举了起来,在他的挣扎中单手举到了半空。

    “哼,蝼蚁!”

    杨丰冷傲地说道。

    紧接着他把哈发陛下向岸边猛得抛了出去。

    话说曼苏尔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当他飞出数十米落下的时候,正好砸在了一滩柔软的烂泥中,因为角度小,他落下的瞬间并没有砸进去,而是带着犁开的烂泥不断向前滑行,在烂泥和水草中向前滑出十几米才终于停住。

    两名士兵立刻过去把他拖出来。

    “还有气!”

    一名士兵惊喜地喊道。

    “带走!”

    杨丰威严地说道。

    话说曼苏尔的处置,得好好研究一下,献俘是没必要了,因为时间来不及,等他送到长安估计安禄山早就造反了,而且他也不能回长安,所以这位哈发陛下应该在这里,在他的臣民面前处死,但处死的方式得好好考虑一下,这个先抛到一边吧。

    “降者免死!”

    紧接着他对河面上那些大食人吼道。

    后者面面相觑,很显然抵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话说这些大食人也不是当年他们的老祖宗了,也没有那宁死不屈的意志,曼苏尔已经被抓,对上这个恶魔又打不过,投降就投降吧!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所有大食人战战兢兢地一个个放下武器,在杨丰那威严的目光中驾驶一艘艘战船靠向东岸,然后船上的大食人无可奈何地下船,紧接着被岸边等待的士兵抓住捆了起来。

    紧接着那些士兵迫不及待地冲上船,欢呼着从船舱里拿出各种财物,庆祝他们的丰硕收获,至于曼苏尔的一船肯定没人敢抢,一队唐军士兵立刻登船并且拖出几个惊恐的女人,一个个按在杨丰面前,并且抓住头发让她们抬起头。

    “带走,回去献给圣人!”

    看了看她们的容貌,杨丰很果断地说道。

    这些肯定都是曼苏尔的老婆,而且都是真正的老婆,就这么几艘船空间有限,那些地位低下的女奴是肯定不会带着跑的,他们都喜欢自家人娶自家人,基因缺陷累积起来,很难有什么太好的货色,所以这种王后级别的还是送给李隆基享用吧!杨大帅可是大唐忠臣,僭越这种事情不能干的。

    不过紧接着士兵就拖出四个少女或者可以说半大萝莉,杨丰的眼睛瞬间一亮。

    “她们给本帅留着!”

    他笑咪咪地说道。

    “节帅,快看这个!”

    一名士兵突然一脸震撼地跑出来,然后把一卷地毯样的东西,在他面前一下子展开。

    初升的朝阳下璀璨的光华夺目绽放,晃得杨丰都一阵眼花,当眼花过去视线清晰了,以他的见识也被眼前这东西震惊了,这哪是地毯啊,分明就是一面宝石挂毯,上面所有丝线全是黄金,然后用黄金线串起了密密麻麻的珍珠,镶嵌了无数各色宝石,所有珍宝共同组成一副华丽的图案,不过更让他震惊的是这居然还不是原版整块的,而是从一大块上直接截下来的部分。

    “库鲁斯的春天,整幅是这块的十倍,波斯皇宫的至宝,萨阿德攻克泰西封之后缴获并把它献给欧麦尔,欧麦尔把它切开分给了各大家族,这是哈希姆家族所拥有的那块。”

    岸边的阿布木s林说道。

    “收着,回头一起献给圣人!”

    杨丰眉开眼笑地说。

    就在这时候,岸边传来一片喊声,杨丰抬起头,却看见库法方向,无数马车,骆驼和马匹卷着滚滚沙尘奔涌而来,但上面坐的绝大多数都不是青壮年的士兵,而是老弱妇孺,很显然库法城内大规模的逃亡开始了,同样也代表着他的大军已经渡过欣迪耶河向库法开进。

    “列阵,狩猎的时刻到了!”

    杨丰把挂毯往部下手中一扔,随手抄起狼牙棒亢奋地吼道。

    岸边数千骑兵立刻发出狼嚎一样的吼声,紧接着开始列阵并端起了他们的长矛。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