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七章 炮烙-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四七章 炮烙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曼苏尔呢?”

    杨丰端坐在他的战车上喊道。

    两名士兵立刻将哈发陛下拖到了他面前,曼苏尔艰难地睁开眼,但却一动不能动,虽说他没有被直接摔死,但浑身骨头没断的估计也没有几根,实际上已经算瘫痪了,只能用目光来表达他心中的仇恨。

    “把陛下请上来!”

    杨丰说道。

    那两名士兵茫然了一下。

    “节帅,他站不起来。”

    其中一个小心翼翼地说。

    “把他绑这儿!”

    杨丰拍了拍他身旁竖立的那根旗杆说道。

    两名士兵立刻把曼苏尔拖上车然后捆在旗杆上,正好杨丰的宝座在马车正中,左后方是狼牙棒,右后方的捆着曼苏尔的旗杆,头那面龙抱日月旗在风中猎猎,这也算得上很别致了,曼苏尔的头发被向后拉在旗杆上正好做抬头状,满脸悲愤地看着他们前方。在前方汹涌的骑兵洪流正在逃难的大食人中间肆虐,这些逃难的绝大多数都是王公贵族,那些疯狂嚎叫的呼罗珊士兵不停地将他们撞翻踏烂在马蹄下,不停用长矛刺穿他们的身体,用弯刀砍下他们的头颅,甚至干脆把他们挤进滔滔河水,那些贵族女眷则直接被抓起来用绳子栓在缴获的战马或者骆驼上。

    这也算是大食版的河阴之变了。

    “天界踏尽公卿骨,內库烧成锦绣灰,我就喜欢这调调,来,送尊敬的哈发陛下还宫!”

    杨丰得意地说道。

    紧接着驭手催动了前面拉车的四匹骏马,这辆特制的战车立刻向前开始了加速,而在战车两旁四百名具装骑兵紧紧跟随,径直冲向前方那片杀戮的战场,就在同时,杨献忠率领着五千突骑施骑兵赶到。这些一人两匹马的骑兵是第一批踏着木桥过河,过河以后全速狂奔,和杨丰一样绕过库法城赶来增援,他们的到达彻底宣告了那些逃难的大食人末日来临,五千突骑施骑兵毫不客气地加入了血洗的行列中。

    当然,杨丰就不管了。

    他的战车在具装骑兵的簇拥下穿过战场直奔库法城。

    很快前方就出现了大批溃败的大食军,这些大食军士兵远远看着杨丰的战车和他身旁的曼苏尔,一脸悲愤地躲开这支队伍,哪怕他们十倍十几倍于唐军,也是没有胆量来营救他们君主的,那高踞于宝座上的恶魔让他们心中只有恐惧。而就在杨丰到达库法城下时候,更多大食溃兵和逃难的王公贵族不顾一切地从城内冲出,在他们后面已经可以看到千军万马卷起的漫天沙尘,杨丰高傲地端坐战车上直冲城门,那些大食溃兵和逃难的王公大臣同样悲愤地看着他身旁,然后忙不迭向一旁躲开。

    他就这样冲进了大食的都城。

    城内同样一片混乱,溃败的士兵逃难的王公贵族,趁火打劫的贫苦百姓,让这座帝国都城一片末日。

    杨丰恍如神灵般继续向前。

    沿途所有混乱中的大食人吓得迅速躲到一旁,给他让出一条畅通无阻的大路。

    很快他到达曼苏尔的皇宫,也就是在这时候,第一批到达的呼罗珊骑兵冲进这座已经没有守军的城市,他们踏着死亡的马蹄声开始席卷整个城市,当杨丰走下战车,大摇大摆的在宫中那些阉奴和女人恐惧的目光中踏入皇宫时候,库法所有的城门也都被打开了,数以十万记的大军源源不断涌入这座城市,所有呼罗珊,粟特,突骑施,波斯士兵,开始了他们的狂欢,大食人的哀嚎响彻天空。

    而就在他们开始血洗这座城市的时候,皇宫大门紧接着关闭了。

    杨大帅要休息了。

    外面的事情他就不再管了,除非是坏消息否则不要打扰他,一切交给杨献忠和阿布.木s林处理。

    然后紧接着皇宫里面一片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大帅在皇宫里面如何休息这个外人就不得而知了,那些随行的具装骑兵甚至没有守在外面,里面是杨大帅在休息,肯定没人敢打扰的,这些具装骑兵同样加入了狂欢中,实际上这时候库法城内已经没有什么管理可言了,汹涌而入的十几万大军完全分散开自己爱干啥干啥。甚至一些看城内人太多的,都掉过头冲向北边另一座较大的城市卡尔巴拉,他们甚至把那里的几座著名坟墓都给扒了,而南边因为血洗那些逃难的大食人而收获丰厚的突骑施等各军,则继续向南占领了南边的一座城市。

    毕竟十几万大军呢,不可能只在库法城抢,可怜这一带已经做了近百年的大食政治中心,无数大食人一代代建设的成果,就这样完全化为废墟。

    而且这一带全是大食的豪门。

    他们的被杀导致了大食的政治格局完全洗牌,虽说哈希姆家族在外面也还有人,但还想再有效掌控国家已经不可能了,而政治格局的洗牌带来的肯定是内战和分裂,这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可想而知未来的大食将四分五裂。

    这才是杨丰此行的首要目标。

    
永恒国度之秘密花园笔趣阁
这场杀戮的狂欢和洗劫的盛宴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天后随着皇宫大门的打开……

    “呃,还没完吗?”

    杨丰愕然地站在宫门前说道。

    在他前方这座大食的都城已经面目全非,随处可见的死尸和鲜血正散发腐臭的味道,原本的繁华彻底沦为鬼域,两名呼罗珊士兵正欢呼着骑马走过,他们的后面还拖着一个半死的大食人,身上的丝绸衣服代表着曾经高高在上的贵族身份。

    “节帅!”

    门前守卫的两名唐军士兵立刻上前行礼。

    “城里的死尸太多,杨公害怕发生瘟疫,所以各军都在城外驻扎,城内已经没什么东西了,只不过一些闲着无聊的士兵进来搜索藏匿的大食人玩而已。”

    一名士兵说道。

    “去找些全铁的盾牌来!”

    杨丰不置可否地说道。

    “陛下,您该上路了!”

    紧接着他转头对宫门內说道。

    数十名阉奴抬着一个大号的木头十字架从里面走出来,旁边还跟随着大批身穿长裙的宫中女奴,就像过去伺候着曼苏尔出巡一样,簇拥着原本应该是宝座的十字架,沿着遍地死尸的街道向城门走去,那些正在开开心心做游戏的士兵一看立刻放弃他们的猎物,然后也像护驾的士兵一样骑马护卫在两旁。

    十字架上的曼苏尔很显然精神有所恢复,被绑在十字架上不断发出狼嚎一样的各种咒骂,哀嚎,甚至还有往事的回忆……

    好吧,他神智其实不是很好。

    很快这位大食皇帝陛下,就被抬到了自己都城的城门上,外面是仿佛无边无际的帐篷,无边无际的马匹骆驼,那些刚刚洗劫了这座城市的入侵者们正纷纷跑出帐篷,不少人还边走边穿着身上的衣服,一个个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城门上的这一幕,就在同时一辆马车到了城门內的台阶下,几名唐军士兵抱着一面面小铁盾跑上城墙堆着杨丰脚下,杨大帅拿起两面小铁盾看了曼苏尔一眼。

    “陛下,我给您做个好东西!”

    他笑咪咪地说。

    说完他将两面小铁盾的上下缘对在一起,然后伸出手在上面缓缓抹过,在越来越娴熟的灵魂能量运用下,两面小铁盾就像最高级的焊接一样,随着他的手掌抹过而焊在一起。

    “恶魔!”

    曼苏尔艰难地说了句。

    很显然他之前是装疯卖傻的。

    “呃,我喜欢做你们的恶魔!”

    杨丰笑着说。

    就这样他逐渐将一面面盾牌接成了一个筒状,而一旁的士兵和那些阉奴则在城墙的夯土上奋力刨出一个深坑,杨丰新做出的铁桶放进去,重新填土将其掩埋,而在露出地面的部分之上,杨丰不断接上一面面盾牌,就这样在城外十几万双目光中,一个直径近米的巨大烟囱不断增加着高度,一直到两米半高度杨丰才停下。

    “请陛下上路!”

    完成工作的杨丰对着曼苏尔说道。

    那些士兵哄笑着一拥而上,迅速把曼苏尔解下来,在杨丰的指挥下用铁链子面冲外将其反绑在这个恐怖的大烟囱上……

    呃,这是炮烙。

    话说车裂,凌迟之类杨丰都玩过很多次,这些对他没什么乐趣,但这个大名鼎鼎的炮烙还至今没玩过呢,既然曼苏尔身份不一样,那就得给他一个符合身份的死法,蒙古人那一招他已经用过了,肯定就不能再用了。

    把曼苏尔绑好以后,早有阉奴在士兵监督下抱来木柴。

    这时候曼苏尔已经明白杨丰要干什么了,他惊恐地在大铁柱上挣扎着,甚至不顾仇恨向着杨丰哀求,可惜这时候外面的士兵们同样明白了,那海啸一样的兴奋尖叫,让杨丰只能略带遗憾地向他表示了一下歉意,而这时候一名女奴拿起浇了原油的木柴,旁边一个女奴拿火把给她燃,看着就像圣火交接一样庄严。

    拿木柴的女奴不无仇恨地看了曼苏尔一眼,还没等杨丰下令就毫不犹豫地塞进柱子下面因为盾牌形状不规则而形成的空隙。

    所有女奴欢呼着一拥而上,纷纷拿起了木柴。

    “作为男人,你真失败,愧对你的名字!”

    杨丰看着曼苏尔颇为无语地说。

    曼苏尔一词的意思是胜利者。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