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一章 亚洲四大邪术之化妆术-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五一章 亚洲四大邪术之化妆术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  永胜城。

    “乖,把衣服脱了!”

    杨丰笑咪咪地看着虫娘凑到她面前说道。

    “你,你要干什么?”

    虫娘低下头侧对着他,一脸羞红地双手抓着自己衣领,完全一副无力抗拒的表情,用蚊子一样的低声说。

    “别闹,快脱了!”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打开了身旁的一个小木头箱子,紧接着虫娘就下意识地惊叹一声,因为箱子里全是各种宝石,红色的,蓝色的,祖母绿,钻石,甚至还有不少夜明珠,全都像沙子一样装在里面,这些可全都是女人最爱,一下子几百颗宝石摆在面前,哪怕虫娘生性清淡,也难免惊叹一下。

    “给你玩个小游戏!”

    杨丰跽坐在她身旁地毯上,抓起一颗指甲盖大的红宝石,托在手心放到她面前说道。

    虫娘疑惑地看着那宝石。

    下一刻她的眼睛骤然瞪大了,与此同时一脸震惊地捂住自己小嘴。

    因为那宝石在融化。

    或者不能说融化,而是在缓缓地粉末化,从底部开始,整颗宝石就如同风蚀的沙岩般,逐渐变成一滩细碎的粉末,在阳光下反射着红色的光华。

    还没等虫娘反应过来,杨丰一把拽过了她的长裙下摆,紧接着将丝绸的下摆压在那堆粉末上,然后摆出一副便秘的表情,轻缓地一在上面摩擦,过了差不多一分钟,他才重新抬起那下摆,举到虫娘面前很随意地晃了一下,原本白色的丝绸下摆变成极淡的红色,同时在窗外透进的阳光下一层宝石般的光华流转,看上去如梦似幻。

    好吧,其实很简单。

    用灵魂能量将宝石切割成无数多面体的极细颗粒,然后把这些极细颗粒镶嵌在丝线中间,用丝线的轻微变形来牢牢锁住。

    “乖,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做一套霓裳霞衣。”

    杨丰笑咪咪地说道。

    紧接着他将右手插进了那箱宝石和夜明珠中,随手抓起一把握在手心然后抬起手,细碎的多面体宝石颗粒和夜明珠颗粒,就像细密的沙子般一刻不停落下,然后混合在了一起,而他对面的虫娘,一脸红晕地解开衣带,缓缓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褪下,因为已经是夏天,她身上可没穿多少,外衣褪下后立刻露出了里面洁白如玉的肌肤。

    “这个也脱!”

    杨丰指着她的内衣说道。

    虫娘红着脸犹豫一下,但终究还是颤抖着脱了下来。

    杨丰紧接着抓起几颗钻石,迅速将其粉末化,然后用沾满这种实际上是极细多面体粉末的右手,轻轻在她胸前缓缓地抚摸着……

    “你,你做什么?”

    虫娘俏脸羞红地说。

    “别动,这几天洗澡千万不要洗这一片,还有不要洗手洗脸,需要洗手洗脸了叫我,千万记住了!”

    杨丰说道。

    他在把这些极细的钻石颗粒镶嵌在虫娘的皮肤上,他的霓裳霞衣遮盖身体,白天阳光下这些混在一起的不同颜色多面体,会反射一种隐约的五彩霞光,晚上那些夜明珠,当然,实际上是萤石粉末,会放射出一层淡淡的荧光,但虫娘露在外面的皮肤就不够了,虽然她皮肤白皙光滑,终究和这些东西存在差距,尤其是那些多面体的钻石颗粒,一件绚丽的仙衣没有仙女级别的皮肤可不行。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也镶钻。

    而且不但要给皮肤镶钻,还要将皮肤脱毛并进行全面修整,反正这对杨丰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等这次巡视结束再给她取下来然后皮肤复原就行。

    “看,这才是仙女!”

    杨丰看着她那镶完钻的皮肤忍不住惊叹到。

    此时本来就洁白如玉的皮肤,在阳光下光华流转,仿佛本身就在放射出一层圣洁的荧光,在旁边那些没有镶钻的暗淡皮肤衬托下,那是真堪称绝美,看得杨丰都想给她全身都镶上一层钻石了。虫娘被他看得浑身发烫满脸羞红,终于忍不住娇嗔一下,杨丰这才把正在向下移动的目光转回到正经地方,但却立刻将手放到了她的脸颊上,一将她的皮肤重新修整同时镶嵌钻石颗粒,处理完了脸上接着就是脖子,双手,两个前臂,总之所有穿上衣服后可能露出来的皮肤统统清洗磨光并镶钻。

    这一切完成后,虫娘迫不及待地抓起毯子裹在身上。

    但就在这时候,杨丰的右手突然揪住了某物。

    “啊,你真坏!”

    虫娘带着哭腔惊叫一声。

    杨丰一脸x恶的笑容松开手指任由那小东西弹回去,然后赶紧低下头给
落难公主--淫夜的王宮无弹窗
她处理那身霓裳霞衣……

    五天后。

    拓折城外。

    “归义郡王,大宛都督府都督李归义见过怀化公主。”

    石国国王李归义说道。

    此时他和他随行前来迎接公主的大臣们,几乎是颤抖着,以一种无比虔诚的姿态俯首作揖,向着高踞在大象背上的仙女参拜,尽管作为大唐郡王,他其实只比公主略低一,他是从一品,而公主是正一品,但他在这位公主面前却只想跪倒膜拜。

    眼前的公主太震撼了。

    那端坐在象背上洁白的身影仿佛带着一层淡淡的荧光,她身上的衣服隐约间又仿佛在变幻着颜色,彩虹一样的光华不断流转,那根本不是人间才有的颜色,更不是人间能够造出的仙衣,而在这仙衣上方,是一张同样仿佛带彩虹一样光华的绝美容颜,那是一张人类语言和文字已经无法描述的美,人间不可能拥有的美。

    这不是人,这分明就是天上下来的仙女,是女神,或者他们拜火教里面代表幸福的女神阿纳希塔。

    “归义王无需多礼!”

    那女神缓缓抬起一只同样带着光华的手说道。

    她的声音恍如来自天际。

    “怀化奉父命而来,立太清宫于碎叶,欲使大唐之教化行于河中,玄元皇帝之遗泽达于西域,一切尚需河中诸王相助,日后有相求之时,望归义王莫要推辞!”

    那声音紧接着说道。

    “愿为公主效劳。”

    李归义颤抖着说。

    “归义王,咱们还是先进城吧!”

    杨丰在一旁笑着说。

    “进城,对,进城,快,奏乐,迎接公主进城!”

    李归义这才清醒,然后急忙说道。

    在他身后的城门前,那些乐师立刻奏起乐,数以十万计的石国百姓带着震撼仰望女神般的大唐公主,一个个带着虔诚低下头,而虫娘端坐在象背上,老老实实按照杨丰的吩咐,摆出一副雍容典雅的姿态,带着微笑不断扫视两旁,在她乘坐的大象前面伴着乐师的奏乐声,八名舞伎在各自的马车上不断跳着绿腰舞,最前面的四辆马车上,四个美丽的侍女不断向外撒着各色的花瓣。

    杨丰则骑着一匹白色安达卢西亚马拎着陌刀护卫一旁。

    不过就要进城时候麻烦出现了。

    城门不够高啊。

    拓折城虽然在西域算大的,但城墙实际上也就是两丈多,那城门能开到一丈多高度就不错了,这又不是正阳门,无非就是一座相当内地郡级的城市而已,不可能把城门开得太高,就连那头大象自己也只能说勉强塞进拓折城的城门,而且还不敢保证。再加上公主的象龛就绝对不可能进去了,这象龛可是足以让公主站起来的,毕竟她都仙女了,肯定不能中途下来方便一下,她后面还单独给造了个隔间呢,加上大象本身高度,那凉亭式的部实际上都快接近城墙上面了,想进城除非公主下来拆了象龛,或者干脆下来坐马车,但是……

    仙女必须和凡人保持距离。

    杨丰和李归义交换一下眼神。

    “拆,立刻拆了城门!”

    李归义毫不犹豫地喊道。

    他身旁一名将领急忙上前,准备指挥士兵把城门洞拆了,但却被一旁的杨丰拦住。

    “小事而已,看我的!”

    杨丰傲然说道。

    很显然又到他装逼的时刻了。

    后面一辆拉着狼牙棒的四轮马车立刻上前,杨大帅下马紧接着抄起狼牙棒。

    他先是举在半空舞动了一下,八百斤重的狼牙棒呼呼作响,然后在数以十万计的目光中大吼一声,在直通城门的大路上拖着开始狂奔,就在到达城下的一刻,他骤然间一跃冲天而起,双手将狼牙棒举过头,就这样举着那狼牙棒从十几米高的半空落下,就在落下即将掠过城门前方的同时,那狼牙棒带着恐怖的呼啸狠狠砸在城门洞上方的城墙上,就听见一声沉闷的巨响,伴着飞溅开的碎石,整个城门上方轰然塌落。

    所有粟特人一片尖叫。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那尘埃中赫然多出的巨大豁口。

    “迅速清理干净!”

    杨丰拎着狼牙棒站在坍塌的城门背景上,一脸霸气地说道。

    紧接着他回到那大象身旁,就那么扛着狼牙棒继续护卫着公主,一身银色铁甲的他和一身仙衣的公主互相辉映,战神与女神的组合瞬间摧毁了粟特人的信仰,两旁的粟特百姓不断有人跪倒,向着这对来自东方的神仙叩拜。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