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三章 杨大帅冬眠-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五三章 杨大帅冬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接下来的时间里,杨丰就这样陪着虫娘一站站向前。

    他们从石国向南至康居,再从康居南下史国,从史国沿乌浒河向西至安国,再由安国向东经何国,西曹等国返康居,然后向北出中曹折向东至东曹,再一直向东到宁远去看望一下实际上是宗室女的义和公主。

    而每到一地,这位恍如女神下凡的公主都引起巨大震撼。

    这是必然的结果。

    这个时代的人哪受得了这种恍如电脑一样的画风啊!

    那一身宝石光华映衬下,那张美到就像动漫人物的俏脸,根本一看就不是人间的,尤其是当夜晚时候她被那萤石的光华包裹后,真就是降临凡间的女神了。无数各国百姓带着无比的虔诚叩拜在她脚下,当然也叩拜在杨丰的狼牙棒下,这些小国的都城同样没有城门能让大象直接通过,最后都得杨丰动手来一棒。美到令人膜拜的女神,搭配一个无敌的战神,这套完美组合制造的视觉冲击不断摧毁那些百姓的信仰。

    这才是真神!

    他们那些从来只存在于籍和僧侣口中的神灵,在这两人的光辉下黯然失色。

    同样一座座道观也开始了建设。

    毕竟对那些君主来说,这既是讨好李隆基的机会,也同样是讨好杨丰的机会,这时候的河中,想舒舒服服过日子就必须先得让这两人满意,尤其是战无不胜,所过之处白骨如山血流成河的杨丰,那就更是必须全心全意地伺候着了。

    这时候大食的内战已经告一段落。

    阿布木s林击败了所有进攻的大食军,牢牢控制了巴比伦尼亚,正在向北部的摩苏尔和南部的巴士拉进军,战败的其他各地大食军退各地观望,隐然已经开始割据,曾经强大到令整个河中为之战栗的大食就这样被毁了,国家分,都城血洗,国君被炮烙在自己的都城,人头已经装在匣子里送往长安,就连大食在这个河中经略使面前尚且是如此的结果,更何况他们这些小国,在他面前唯一明智的选择就是低下头,别惹他不高兴,因为惹他不高兴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不就是修道观传教嘛!

    又不是什么大事!

    他要是真逼着,这些国君实际上就是全改信道教也无所谓,对他们来说什么有利信什么,现在明显信道教对他们有利。

    “你是怎么把公主弄成这样的?”

    李嗣业愕然地看着公主。

    此时他们在宁远国都西鞬城,实际上就相当于现代的曼纳干,宁远实际上归李嗣业管,不过他们翁婿一家也就不必分那么清楚了,安西军现在根本没功夫管河中,他们的主要力量放在葱岭,放在保护丝绸之路南道并阻挡吐蕃的向外扩张。

    虽然杨丰的洗劫生活很诱人,但他们也知道,这种事情除了杨丰谁也干不了。

    安西军也干不了。

    没有人能做到面对坚城时候到达即攻克,这是一切的基础,如果不能到达即攻克,别说杨丰这样十万级别的远征,更别说这种超过五千里的远征,就是一万人级别,五百里的远征也做不到,因为后勤无法解决,杨丰可以三千里奔袭敌国都城,是因为他不需要后勤,他的大军只要带着随身干粮和少量饲料就行,反正到达目的地直接攻克,干粮不用吃完就可以在别人的城里喝酒吃肉了。

    这是杨丰南征的基础。

    但别人没法复制他的成功,这一安西军上下都明白。

    好在杨丰从不吃独食。

    比如这次南征来,价值整整五十万缗的白银就直接送到了他老丈人的手中,用以分给安西军上下,北庭那边同样如此,杨丰还额外给北庭的赵崇玼五百匹阿拉伯马,毕竟赵崇玼负责给他看家,他敢无所顾忌地带着河中军一多半兵力南下,丝毫不考虑北边还有个和他有深仇大恨的葛罗禄,就是因为葛罗禄人南边还有北庭的两万一千唐军精锐,这才是杨丰从来不考虑后方安全的原因,葛罗禄人要是敢趁机抄他家,赵崇玼的两万一千北庭军立刻去葛罗禄人那里灭门了。

    西域三镇这是一个集团。

    “这个,这个就没法跟您说了,总之这是仙术,说了您也不懂。”

    杨丰笑着说。

    “两月前圣人下旨,解除了安禄山的河东节度使,河东节度使一职由杨国忠遥领,以前朔方节度副使蓟郡公李光弼为河东副使,另外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入朝,加太子太保,兼御史大夫,据说还要加尚左仆射,同中门下平章事。”

    李嗣业淡淡的说道。

    “这与我们何干?”

    杨丰说道。

    李隆基已经走第二步了,而且做好了应对安禄山造反的准备。

    唐朝官制为三省六部制,理论上尚令第一,但那是李二做过的,以后根本就不再任命,实
太平(女尊)全文阅读
际就只有俩仆射,所以剩下就是中令第一了,也叫右相,也就是杨国忠现在的官,剩下门下省老大侍中称左相,这时候是陈希烈,深谙为官之道的老油条,从李林甫时候就已经是左相了,以李林甫的口蜜腹剑居然都没干掉他,可想而知油滑到什么程度。而唐朝宰相并不是说有这个官职,而是一种习惯性的称呼,实际上就是指组成政事堂的几个大佬,中令,侍中,尚左右仆射,但尚左右仆射因为理论上不是正职,所以额外还得加上一个同中门下平章事,意思就是和中门下的大佬一块商议处理政事。

    但不一定非得是左右仆射,别的官职,只要加了这个,那么也就等于可称宰相了。

    当然,这是中唐以后了。

    现在构成大唐政府最高决策机构的就这些,右相中令,左相门下侍中,分左右不是因为谁高谁低,而是中省和门下省位置一个在右一个在左,再加尚左右仆射,这就是大唐的宰相们,而哥舒翰加尚左仆射,同中门下平章事,也就等于成为了宰相之一,李隆基和杨国忠此举就是要用他来对付安禄山了。

    “哼,你敢说与你无关?”

    李嗣业冷笑道。

    “那个,长痛不如短痛,我还是那句话,安禄山要是真忠心,那么他就肯定不会造反,他要是不忠心,那么没人搞他早晚也会造反,那样的话越晚危害越大,还不如给他来个干脆的。”

    杨丰说道。

    “只怕你们玩火真玩成大火啊!”

    李嗣业说道。

    “那又何惧,大不了咱们安西北庭河中三镇来个万马救中原,再说那洛阳,崤函道,潼关三重铁壁挡着,难不成安胖子还真能打进关中?”

    杨丰说道。

    李嗣业叹了口气,对此很显然并不乐观。

    当然,这就不关杨丰的事了,他紧接着便和虫娘离开宁远,向北沿着一条穿过山区的道路返碎叶,这时候已经是初秋了,返碎叶的杨大帅紧接着收到李隆基对他攻破大食,并且斩杀大食国君,重新建立波斯王国的奖励,他如愿以偿地被晋爵为南阳郡公。他原本是冠军侯,而冠军县属南阳郡,也就由县侯升郡公了,并且由冠军大将军晋升辅国大将军,正二品仅次于他老丈人了,并加勋官上柱国,当然,这些都是没用的,唯一实实在在的就是实食三百户了。

    另外还有对他家人,包括他死了的便宜爹,他便宜妈,他的哥哥统统都有封赏,就连他刚成亲的老婆李秀都得了个郡夫人,也算一门荣宠。

    当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紧接着杨大帅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根据大帅府的下人流传出来的说法,大帅修仙到了紧要关头,已经离开帅府前往天山深处,准备寻找一处清静洞府闭关,至于闭到什么时候这个不好说,反正这种修仙的事情谁也没个准,河中军的所有事情都交给了副使白孝德负责,财务由杨夫人来负责,总之杨大帅这个冬天是肯定要在山上冬眠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修仙嘛!

    不都得找个神仙洞府,然后不不问外事清心寡欲,一闭多少年,杨大帅此举实属正常。

    但也有小道消息在民间流传。

    说是杨大帅其实是在南征过程中受了内伤,毕竟那大食也是西方大国,大食皇帝身边肯定也少不了个奇人异士什么的,要知道人家那也是有宗教的,作为西方大国,又是大食教的教主,说不定大食皇帝本身也有法力,杨大帅虽说获胜并且把人家给炮烙了,但应该也付出了代价,之前护卫公主巡视就是强撑住,故意安定人心的,一来那就得立刻找个地方养伤去了。

    总之就是流言纷起,甚至这流言还在向河中以外传播,而且在传播过程中越来越走样,传到长安时候居然都有说他重伤不起的,还有他是如何与大食皇帝兼教主大战三百合,互相斗法的经过都加上了,虽说他最终拿下大食教主,但却被大食教主以妖术重创,就连碎叶都是被抬的。

    谣言嘛,都是这个样子。

    流传一万里的谣言没更夸张一些就很不错了。

    然后这谣言继续传播,一直传播到了遥远的范阳8)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