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零章 睢阳-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七零章 睢阳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洛阳。

    杨丰端坐在战马上,一脸笑容地举着手,向两旁欢呼的人群致意。

    在他身后是安禄山的马车。

    可怜安禄山终究还是被咬舌自尽的传说给坑了,他勇敢地咬掉了自己大半截舌头,结果白白忍受了那剧烈的疼痛却没有死成,到这时候居然连血都差不多止住了,当然,这得益于他的血脂实在太高,估计放到现代给他抽血会让护士姐姐抓狂。这样的人血液粘稠本来就容易止血,而且他也没咬到主要血管,只不过是咬下截舌头,送到现代的医院里甚至都能给重新接上,当然也不可能那么容易死。

    此时他只能无可奈何地瘫在被杨丰拆了车厢的马车上,就像一头超大号的肥猪般,被一路展览着返回洛阳,好在他眼睛看不见倒也不至于太难堪。

    但对于洛阳的百姓来说,这就完全可以称得上狂欢了。

    这可是大燕皇帝。

    在过去的整整一年多时间里,这堆日渐腐烂的肥肉,就像恶魔般压在他们头,让他们每天都在战栗中,让他们在睡梦中都发抖,甚至杀了他们无数亲人,搜刮尽了他们所有的财富,奸了他们无数女人,让他们每天都在恐惧中煎熬,每一次他的这辆马车出现,他们对他们来说都恍如一只食人的怪兽。

    而现在他终于现出原形了。

    他的血色光环退去,剩下只是堆正在腐烂的肥肉而已。

    无数洛阳百姓在用他们所有能用到的词语咒骂着安禄山,向他扔着各种散发恶臭的东西,甚至还有人扑到马车旁想咬他的,不过这种行为立刻被两旁的具装骑兵喝止,倒是跟在一旁的杨献忠,拿着个蘸了盐水的小皮鞭时不时在安禄山身上抽一鞭子,听着他的惨叫发出得意的笑容,然后两旁的洛阳百姓也跟着一起笑,他们就这样一直走到了上东门。

    此时李俶和郭子仪等人也都已经到达,李俶紧接着就下马迎上前。

    杨丰同样下马行礼。

    “元帅,末将擒安逆以献!”

    杨丰说道。

    “邓公辛苦,大唐江山赖邓公再造!”

    李俶激动地托着杨丰双臂说道。

    “尽忠报国乃臣之本分,更何况大唐天命不改,丰生即为修道者,又岂敢不以维护天命为己任,天命昭昭,人间自当顺应,若安逆之胆敢犯上作乱,天谴必然降下,此贼如今已遭天谴命不久矣,元帅若要将其明正典刑,或者在洛阳立即行刑,或者迅速将其送长安,以免其逃过斧钺之诛!”

    杨丰说道。

    “送长安,立刻送长安,陛下大驾已至凤翔,正可以此逆贼献于陛下!”

    李俶说道。

    既然这样杨丰就不管了。

    紧接着他和李俶携手进洛阳,两旁百姓无不下拜,其中甚至还不乏指指说他是仙人的声音。

    很显然这就是杨丰想要的。

    他刚刚说了,他之所以为大唐尽忠是因为大唐的天命没有改变,那么作为此时大唐与神仙关系最近的人,他自然要为维护天命而战,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是唯一一个能证实大唐乃天命所归的人,换句话说他隐然成了天的代言,他能够证明大唐的天命,反之他也能证明大唐失去天命,大唐的天命是否还在,完全由他说了算。当然,这种话他不会明说,甚至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有这个意思,但民间却可以形成这样一种印象,杨大仙并非因为是大唐的臣子而为李家尽忠,而是因为李家的天命没有改变,那么当他需要造反的时候,只需要一句话,大唐失去天命了,这就足够了。

    换句话说他将代表神权。

    同样如果他将西域的修改版道教向内地传播,也就很容易被老百姓接受了,因为他代表神权,只有他才有权来解释信仰,当然,这还需要时间来潜移默化地进行,总之从这一刻起,他就在神的道路上开始迈步了。

    安禄山就在当天紧接着被装进一辆特制的囚笼,并且以最快速度送往长安,以便抢在李亨到达长安前把这份大礼献给他。

    至于李亨如何处死他……

    这个没有什么悬念,凌迟处死是必须的。

    而进入洛阳的各军也迅速分兵,郭子仪的朔方军出龙门向东抄武令珣和田承嗣等部后路,和走商洛道的王思礼一起救援鲁炅解南阳之围,他们的实力足够了,朔方,陇右,河西三镇再收拾不了那俩简直就笑话了。而西域三镇军分两路,白孝德率领安西和北庭军沿洛河而下出虎牢直奔陈留,切断河南叛
蔷薇处处开之分心最新章节
军北逃退路,此时黄河上就那几个主要渡口,河阳,延津,滑台,东平碻磝津,这几个关键的一堵,叛军几乎就无法渡河了。而杨丰率领河中铁骑出轘辕关,一人三马全速向东直插睢阳去救他红颜知己,睢阳已经被围困半年了,没有得到过任何的援军,而且城内粮食不多,这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至于李俶率领那些纯属打酱油的朝廷直属军坐镇洛阳,反正安庆绪也没胆量杀回来,他想杀回来也做不到,毕竟河阳浮桥都已经断了,这时候已经是初夏,黄河那可是真正天堑了。

    这些就不关杨丰的事情了。

    他率领重骑兵旅以每天超过一百五十里的速度不停向前,沿途各城在看到河中军龙抱日月旗后无不投降,杨丰也不管后续,只要给他开门的就直接过去,就这样两天后先于白孝德到达陈留,陈留的叛军已经知道安禄山被抓的消息,并且在洗劫了城内财物后匆忙逃往滑台渡河北逃,杨丰在陈留过汴河并沿着汴河东岸继续南下,当天夜晚即到达雍丘,雍丘守军毫不犹豫地开城投降,杨丰略作休息紧接着启程黎明时候到达睢阳。

    “他们居然没跑?”

    杨丰登上一处土丘,看着远处叛军连营意外地说。

    “节帅,咱们太快了,他们未必知道安禄山已经被擒,洛阳已经被咱们拿下,此地距洛阳近六百里,攻破洛阳至今不过五日,他们又没有专门的驿道通信,消息传的没那么快,而且沿途各城皆降,也没人给他们来报信!”

    杨献忠一语道破。

    “那就算他们倒霉了!”

    杨丰说道“传令准备进攻!”

    紧接着他拎起了狼牙棒,在他身后黎明的微光中,四千正在休息并且吃东西的具装骑兵纷纷上马,然后摘下竖着挂在身后的马矟……

    睢阳城头。

    “杨君!”

    一身甲胄满脸憔悴的许瑶,蓦然间从睡梦中惊叫着醒来,紧接着一脸苦涩地看着四周那些睡梦中的士兵,很显然她做了一个梦,她揉了揉脸坐起来,抱着双膝坐在那里,看着黎明的天幕上那依稀寒星,还有那条隐约可见的银河。

    “纤弄巧,飞星传恨……”

    她轻声吟咏着。

    当初一起乘船南下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一时间她仿佛又回到当年,回到了那段快乐的日子。

    他们在船上一起吟诗一起下棋,一起在蔚蓝色大海上,在帆船的摇晃中,欣赏那海天一色的美景,听杨丰讲那些万里之外的异国传说,吃着他精心烹饪的美食,唱他写的新词,虽然这个家伙花心一些,身边的女人多一些,可他却依然像是施加妖法般,让她一颗芳心彻底沦陷,这些年来她拒绝了所有求亲者,哪怕她知道两人终究是有缘无份,吴兴沈家的女人不可能去给一个寒门做妾,但她宁可终生不嫁,也不愿意毁了这段美好的回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她带着一丝羞涩低声说道。

    但可惜不远处那些受伤士兵的s吟,却瞬间将她拉回到了现实,拉回到了这座粮食耗尽,却被十几万敌军团团包围,已经被鲜血染红,到处都是腐尸气味的孤城。

    “杨君,只有来世再见了!”

    她黯然地喃喃自语。

    在她背后一缕金色朝霞绽放,黑夜瞬间被驱散,几乎同时,敌军的连营后方,一片同样金色闪耀,她下意识地揉了一下眼睛,紧接着从怀里抽出杨丰送给她的望远镜对准那里,下一刻她骤然发出一声尖叫,在她的叫声中城头所有人全部惊醒,离她最近的许远急忙过来。

    “何事惊叫?”

    许远问自己的女儿。

    许瑶用颤抖的右手指着远方地平线,然后把望远镜递给自己父亲,许远急忙对准她所指方向。

    “援军,援军到了!”

    下一刻他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声。

    城墙上所有人难以置信地愣住了,紧接着张巡不顾一切地夺过许远手中的望远镜望向远方,在他的视野中,一面红色的旗帜出现了。

    “红色旗帜,金龙抱日月,朝廷哪支军队使用这样的旗帜?”

    他愕然说道。

    “河中军,是南阳公的河中军,南阳公的河中军,南阳公的河中军来救咱们了。”

    突然间他惊叫一声。

    城墙上瞬间一片沸腾,而在这无数的欢呼中徐瑶傻了一样站在那里,紧接着眼中的泪水流下。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