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一章 鸟尽弓藏-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七一章 鸟尽弓藏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清晨的原野上,具装骑兵的洪流踏着雷鸣般的马蹄声,带着反射朝阳的金光,带着无可阻挡的气势,碾压进了叛军的军营。

    他们是从西北方发起的进攻。

    尽管尹子奇,令狐潮等部十几万大军围困睢阳,但西北方是他们的后背,从睢阳向北全是他们地盘,而西边是运河,他们从没想过会遭遇这个方向上的进攻,军营外围没有任何鹿角之类防御措施,最多也就是挖了些排水的水沟,面对突如其来的骑兵冲击,而且还是最恐怖的具装骑兵,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那些从睡梦中被惊醒的士兵,惊恐地冲出他们帐篷,看着那如海啸般撞击而来的金色,不顾一切地四散奔逃,但瞬间就被撞飞践踏在马蹄下。

    然后整个军营彻底崩溃。

    尤其是当杨丰如同狂暴猛兽般挥动狼牙棒,一片片不停将他前方敌人扫飞的恐怖画面,出现在那些叛军士兵视野后,被这不科学一幕彻底摧毁勇气的叛军士兵们,根本连抵抗的念头都没有,他们发疯一样逃离,然后像瘟疫一样散播他们的恐惧,让所有被惊醒的同伴,以同样的惊恐拼命逃离,而横亘超过一里的骑兵洪流,就这样如同冲垮沙子般,冲垮了阻挡在睢阳西门前的叛军,同样他们头飘扬的旗帜,也明明白白地告诉睢阳周围所有叛军他们的身份。

    杨丰来了。

    河中铁骑来了。

    原本应该在进攻洛阳的河中铁骑来了。

    而洛阳已经被攻下,不仅仅是洛阳,杨丰既然长驱六百里至此,那么也就意味着沿途全部被攻下,然后无论尹子奇还是令狐潮,都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撤军命令。

    睢阳周围十几万叛军全线崩溃。

    而杨丰的大军几乎转眼间就踏平了堵在西门前的所有叛军,然后带着一身血色出现在了睢阳城下,就在这些人马俱甲的铁骑纷纷停住时候,他们最前方的杨大帅站在被填平的护城河边,将手中狼牙棒往地上一杵,背着手在朝霞的金色中望着城头,城头的许瑶也带着激动的颤抖看着他,她脚下的城门缓缓打开,许远和张巡率领城内官员将领匆忙涌出,许远满脸笑容地拱手。

    “南阳公……”

    他还没说完就愣住了。

    呃,南阳公没了!

    许远下意识地转过头,看着身后城墙上,南阳公正抱着自己女儿,毫不客气地亲了下去,而自己女儿也正死死抱着南阳公的脖子。

    “唉!”

    许远长叹一声。

    在他身后张巡等人一脸懵逼地看着城头,然后一个个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这时候才知道,人家南阳公根本就不是来救他们的,人家其实只不过是来英雄救美,他们顺便跟着沾了光而已,当然,这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睢阳得救了才是最重要的,一帮人就那么站在城门前,带着尴尬看着他们的热吻。

    在数以万计的目光中杨丰居然吻了一分多钟,才恋恋不舍地挪开自己的嘴,许瑶也清醒过来,满脸羞红地推开他独自跑开。

    杨丰大笑一声跳下城墙。

    “许公,久违了!”

    他笑着向许远拱手说道。

    “南阳公……”

    许远仿佛没看到刚才那一幕般拱手说道。

    “许公,节帅已进爵邓国公!”

    杨丰身旁的杨献忠打断他的话。

    “呃,邓公,邓公千里驰援,睢阳城赖公得存,数万军民之性命皆公所赐,老夫无以为谢,小女自幼向慕道法,公乃仙人弟子,若不嫌小女资质愚钝,请收其为弟子,使其常随左右得识仙道如何?”

    许远说道。

    “许公所请,敢不从命!”

    杨丰说道。

    说到底许远还是不能让自己女儿给他做妾,但当徒弟就无所谓了,至于他把自己女儿领走后,是在床上教还是在床下教这个许远就不管了,反正就是个借口而已,既然跟着杨丰当徒弟那就是出家人,既然是出家人当然也就与家人无关了,这样吴兴沈家也就不用搞出自家女人给寒门做妾这种事情了,就像明知道杨丰把自己女儿拐走的李宓,至今还信誓旦旦地对外人说他女儿访名山修道去了一样,好像有谁不知道她女儿修的是杨氏欢喜道一样

    总之就是个遮羞布。

    哪怕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个也是必须得有的,这些世家都是这个样子。

    女儿丢了就丢了,但是这个颜面不能丢
女人三十转大运小说5200


    至于杨丰当然无所谓了。

    人到手就行,他才不在乎是何种形式呢!

    话说这师傅和徒弟……

    他的心中忽然一种莫名的兴奋,话说这女徒弟好像还可以多收几个啊!

    睢阳获救代表着河南战场的尘埃基本上落定。

    尹子奇和令狐潮率领叛军向北逃往东平,在碻磝津渡河逃回河北,并且和同样逃到河北的安庆绪合伙,他们继续尊安庆绪为大燕皇帝,然后以相州为都城。

    这时候李亨已经把郡改州了。

    郭子仪和王思礼的大军同样解南阳之围,被困在河南的武令珣和田承嗣两部,很聪明地以各自控制的许州和陈州,再加上两人部下总计七万叛军向朝廷投降,并且向李俶请求率军为朝廷效力。为了招诱更多叛军投降,在向杨丰咨询了一下他是否介意不杀田承嗣,杨丰很大度地表示他不介意后,李亨封武令珣为陈许节度使并赐名忠武军,正式拉开了封叛军将领为藩镇的序幕。同时赏守睢阳之功,以许远为汴宋节度使,辖区汴宋滑曹四州,这一带原属于河南节度使统辖,但这时候河南节度使是贺兰进明,因为对睢阳见死不救和许远等人势如仇敌,李亨也不好再让他们隶属贺兰进明。

    而且河南节度使辖区太大,之前这些地方都在安禄山手中,贺兰进明无非就是着一个名头而已,实际上躲在泗州的临淮关,但现在收复了,就必须得分割一下。

    但设立节度使是必须的。

    因为只有设立节度使才能调动这一带的力量进行后续作战。

    而贺兰进明直接改徐泗节度使,辖徐泗海宿四州,来瑱为淮西节度使,统辖颖亳蔡申光寿六州,鲁炅依然是山南东道节度使,辖唐邓隋襄安五州。

    而设立这一堆节度使的目的只有一个……

    不用杨丰了!

    虽然李亨给杨丰兑现了之前承诺的一切,给这家伙进爵南阳郡王,给这家伙加司空位列三公,给这家伙加安西,北庭,河中三镇节度使而不是行营节度使,可以说位极人臣,但却调他和西域三镇军返回长安,借口是吐蕃人入寇,需要西域三镇的精锐们镇守关中,甚至必要时候支援陇右和河西,防止吐蕃攻陷陇右阻断西域通道,杨丰是西域三镇节度使,这个重担非他莫属,至于河北剩下战事交由郭子仪等人负责就行。

    话说李亨不敢再继续用杨丰了。

    这家伙这段时间的表现实在是太耀眼甚至刺目了。

    虽然李亨相信杨丰是忠心的,但是以杨丰目前的威名也有过分了,这种事情上他忠心也不行,他已经到了功盖天下眼看快要不赏的地步了,而且整场大战完全就是杨丰和西域三镇军的表演,其他各军完全就是一种陪衬,这很不好。

    这会让杨丰在老百姓心中的光辉盖过皇帝。

    更何况杨丰还有仙人招牌,他在洛阳说的那话李亨仔细想想也能品出不同的味,必须让杨丰的光辉暗下去,如果杨丰再率领西域三镇军一路打到范阳去,彻底平定了河北,那么他就可以说无比耀眼就连皇帝都得在他阴影下,这一是李亨肯定不能接受的。再说杨丰真要打下范阳,李亨也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封赏他,他都已经是郡王,已经位列三公,再往上难道还封他为国王啊,万一那时候杨丰不满意,或者他手下不满意,以杨丰那时候的威名要搞事情,恐怕这天下没人敢阻挡他。

    已经没有更高的封赏给他了,那他要是不满意想做曹操呢?

    难道还给他加九锡?

    李亨必须得让杨丰止步于河南了。

    不能再让他继续向前了。

    反正河北已经不足为虑,至少剩下那些叛军已经没有对外威胁的能力了。

    此时朝廷各路大军对河北的包围圈已经形成,在河南和两淮设立这样一堆节度使,由他们自己招募军队,连同郭子仪等部一起杀过黄河,李光弼已经打进河北,事实上隔断了史思明与安庆绪,郭子仪这一堆节度使几十万大军压过黄河完成对安庆绪的最后一击就行了,这样就可以冲淡杨丰形象,只要解决了安庆绪,剩下几乎全天下的兵力围攻史思明,他就是再能打也终究就那实力,哪怕四面八方硬挤也能把他挤死了。

    完全不需要再用杨丰,不需要再让他那晃瞎人眼的形象继续矗立在大唐上空,大唐不能有第二个太阳,他的光辉都掩盖皇帝了,那就必须得把他遮挡起来。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