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一章 让鲜血染红恒河-历史粉碎机-
历史粉碎机

第四八一章 让鲜血染红恒河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真壮观啊!”

    杨丰不无感慨地望着前方,那里五千头战象整齐排列在印军正中,身上披着漆成彩色的皮甲,巨大的象牙上装着铁制的锋刃,背上驮着象龛,象龛上那些手持弓箭和长矛的士兵严阵以待,共同组成一个庞大的阵型,恍如奇幻世界中的场景就这样在曲女城下绵延。

    这一幕别说那些仆从骑兵,就连他部下的具装骑兵都一脸震撼。

    这完全是超乎想象的。

    “大帅,这得用床弩啊!”

    河中军重骑兵二旅旅长徐辉小心翼翼地说。

    他们并没有携带床弩,河中军南下的就重骑二旅,作用只是作为整个联军的核心,作为那些仆从军的信心保障而已,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也根本没参加过任何战斗,他们都是具装骑兵,甚至连神臂弓都没有,只是每人一张骑兵弓,更不可能携带床弩这种重型武器,但很显然马矟是无法对付这些怪兽一样的战象,具装骑兵赖以克敌制胜的重装突击也没用,他们再重还能重过战象去?

    杨丰淡然地一摆手。

    “传令各军,列阵等待,看我如何破敌!”

    他高傲地说。

    “前进!”

    紧接着他对驭手说道。

    那名忠心耿耿的驭手,立刻催动了他们的巨象,缓缓走出阵型,在无数震撼的目光中,就这样孤零零一头巨象,驮着背上的神王和神后,径直走向前方,走向那五千头战象和二十万大军共同组成的庞大阵型。

    他对面的印军中,波罗王朝的开国之君,同时也是印度密宗的保护者,印度本土佛教的守护者,刚刚一统恒河中下游的瞿波罗一世和他部下的二十联军,都在同样疑惑地看着这一幕。他实在猜不出杨丰的意图,虽然这个入侵者已经被传言形容为妖魔,但一头大象冲击五千头战象和二十万大军也是匪夷所思的,他们就这样眼看着杨丰向前,随着距离拉近杨丰和身旁虫娘的形象在他们眼中越来越清晰,很快已经可以看清面容,然后所有看清两人的印军将领和士兵无不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这不是凡人,这简直就是神灵。

    尤其因为角度问题,背对着太阳的他们,正好可以看到那钻石和各类宝石反射的璀璨光芒,无数细小的多面体宝石几乎形成一片七彩的霞光,将虫娘的身影变得隐约缥缈,而她身旁全身金甲的杨丰在这七彩的霞光映照下更是无比威严。

    就在这时候,杨丰停下了。

    所有印军士兵紧张地注视着他。

    “无知的凡人!”

    他站起身,在巨象背上用俯瞰众生的目光,看着对面的瞿波罗一世和二十万印军,用怜悯的语气说道。

    紧接着他张开双臂仰望填空。

    “昊天上帝,降下您的愤怒,惩罚这些愚蠢的罪人吧!”

    骤然间他高喊道。

    天空中一道流星瞬间而至,在印军战象阵的上不足百米处,一个蓝色光门出现,下一刻一个巨大火团拖着烟火的长尾,带着刺耳的呼啸坠落,还没等下面的瞿波罗反应过来,这火团正落在他的战象前方,紧接着一团恐怖的烈焰轰然炸开,一下子将他连同战象一起吞噬……

    好吧,杨丰终于联系上小倩了。

    其实没什么意外,就是受到了辐射的干扰而已,他把美国人的核动力航母给炸了,破损的反应堆向外释放严重的辐射,整个夏威夷都已经被迫疏散,这些辐射也干扰了小倩对他的通讯,虽然小倩依旧能接收他的灵魂能量信号,但她发出的信号却受到干扰无法传到杨丰这里。另外就是杨丰这边的时间和那边严重不同步,这边已经过了多年,那边实际上就几个小时而已,小倩尽管全速脱离,但还是直到几天前才脱离辐射区,至于现在扔过来的,不过是一艘商船上的桶装航空煤油而已。

    当然,不只是一个。

    装满煤油的铁皮桶,带着桶上油漆燃烧的火焰,一个接一个不停地落下,因为高度实在太低,几乎全部落在了很小的范围內,恐怖的烈焰升腾起来直冲天际,就连杨丰乘坐的巨象都被吓得试图逃跑,但因为杨丰的亲自控制,无力抗拒的它只好悲鸣着停留在那里。

    而在杨丰背后数百米外,列阵的联军中,所有人全部下马,虔诚地叩首膜拜在地。

    这一刻杨丰就是神。

    而印军却瞬间崩溃了。

    崩溃从象阵开始,尽管
额尔古纳密码:萨满谜图帖吧
那熊熊烈焰只是把瞿波罗一世和他后面不足一百头战象吞噬,但象这种动物不是驯顺的马匹,它们还保留着太多野兽的本能,其中之一就是怕火,而且是非常害怕,除了韶州之战潘美用床弩硬生生射败了南汉军战象的例子外,几乎所有冷兵器时代交战中,战象都是被火击败的,而杨丰却直接制造了一片火海,整个象阵的所有战象,在那直冲天际的烈焰面前,都毫不犹豫地惊恐悲鸣着掉头逃离。

    然后印军的步兵也崩溃了。

    哪怕他们没有被杨丰此举吓得崩溃,也照样被自己一方的战象踩踏崩溃了,整个战场上二十万印军全线崩溃,发疯一样向着后方的曲女城,甚至向着恒河岸边狂奔而逃。

    “杀,让鲜血染红恒河!”

    杨丰站在巨象背上,拔出他的中军旌纛,向前一挥吼道。

    在他身后,所有叩拜完的士兵全部上马,恍如海啸怒涛般,汹涌向前很快绕过他和烈焰,瞬间开始淹没那些溃败的印军。

    而就在这同一天。

    “镇定,这里离家两万里,这里是绝域,生或者死,你们手中的武器就是你们的一切,杀掉所有敌人,让他们的血染红这河水,他们的财富,他们的女人,都任凭你们去拿,后退只有死路一条,怯懦只有死路一条,我们的船上没有回程的粮食!”

    张光晟亢奋地吼叫着。

    在他身后是帕吉勒提河那广阔的河面,无数远航两万里的大唐战船缓缓逆流而来,在这片一千年后叫做加尔各答的土地上,无数全身重甲的唐军士兵,背靠着河岸,以鹿角,盾牌和超长的长矛组成了墙壁,在他们中间是无数的床弩一字排开,在他们后面无数神臂弓严阵以待,在这些神臂弓手的后面,更多的唐军士兵正乘坐小艇登上河岸,穿着沉重的盔甲扛着各种武器,带着海上漂泊的感觉摇摇晃晃源源不断赶到。

    而在他们的另一边,一百多头战象正缓缓向前,在战象身后,是数以万计的印军士兵。

    但全是步兵。

    这里是波罗王朝地盘,他们的精锐全都跟随瞿波罗北上曲女城,但却没想到唐军的庞大舰队居然会从海上而来,好在这里是波罗王朝核心,那些留守的官员们在王储达摩波罗率领下,还是以最快速度,拼凑起所有能找到的战象和士兵赶来阻击唐军。

    然后双方的大战就这样开始了。

    很快战象开始了冲锋。

    张光晟和另一边指挥的李希烈互相看了看,同时露出一丝带着疯狂的笑容,紧接着同时吼道“火!”

    所有床弩前方,士兵燃了那巨箭上包裹的棉布,浸泡过原油的棉布瞬间燃烧起来,下一刻,张光晟和李希烈的命令同时发出,床弩旁的士兵砸下制动,三张巨弓的力量瞬间让带着火焰的巨箭化作一道道流星,眨眼间飞过一百丈距离,纷纷击中了那些冲锋的战象。可以扎进城墙的恐怖力量,让这些连杨丰护体能量都挡不住的巨箭轻松穿透战象的厚皮,甚至扎进了它们的骨头,剧烈的疼痛和箭头上烈火的烧灼,让这些可怜的大象悲鸣着纷纷停下,紧接着本能地掉头开始逃跑。

    “继续,看着吓人,却不过是如此!”

    张光晟长出一口气说道。

    在那些战象制造的混乱,阻挡了印军前进的时候,却月阵型中的唐军士兵以最快速度用绞盘拉开他们的床弩重新装箭,紧接着第二轮巨箭带着火焰射出,而这时候印军的战象实际上已经崩溃了。

    很显然这些印军还有勇气,他们的步兵举着盾牌纷纷上前,同时步兵后面大批弓箭手跟随,但可惜还没等他们进入射箭的距离,伴随张光晟和李希烈的命令,唐军阵型內的神臂弓手扣动扳机,数千支齐射的弩箭瞬间摧毁了印军的勇气,可以在三十丈穿透重甲的弩箭轻松穿透印军士兵的木制盾牌,然后穿透他们那连甲胄都不多的身体,将他们一个个钉死在地上。

    “杀,南阳王说得真对,只要踏上天竺咱们就是无敌的!”

    张光晟拔出横刀,多少有些无语地说道。

    紧接着他第一个开始了冲锋。

    “这不是来打仗,这纯粹就是来欺负人啊,这样的废物幸亏还有崇山峻岭和万里大海阻隔,要是和咱们大唐靠着,恐怕一个安南军就能横扫整个天竺了!”

    帕吉勒提河面的一艘千吨战舰上,李皋举着望远镜,一脸无语地对身旁何履光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